Panax - 红楼国师贾敬_分节阅读_100 红楼国师贾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什么时候皇帝会御驾亲征,一是胜局已定,皇帝去赚军功了,二来就是刚开国的那几年。现在明显不是第二条么,而且据说李大人已经问好了,国师也去,这就更安全了。到时候雷一打,雨一下,妥妥的功劳到手。

    皇帝打算御驾亲征,安排了丞相和六部尚书共同处理朝政,皇后快临盆了,交给他亲娘太后看着也放心。

    早朝上一顿乱吵,最后皇帝拍板定案,自己当了大将军,二哥和南安郡王都是副使,国师监军,钦天监监正随军,贾敬家里两个孙子长见识,一起打仗去了。

    ☆、第62章 六十二

    前面说过茜香国跟大青国中间隔了茫茫大海,坐船也得二十来天才到。当然,这很有可能是茜香国地处偏僻,物产不多,造不了大船的缘故。根据往年来往通商和朝拜的经验,茜香国人口也就四十万左右的样子,因此这五万兵力可以说是举全国之力了。

    军队已经从京城出发了,在路上行进了三天,因为是赶着去打仗,所以一路都是急行军,要不是吃了贾敬的丹药,纵是皇帝天天只坐在銮驾上被拉着前行,骨头都要散架了。

    这天晚上,安营扎寨之后,几人坐在帅营,听兵部侍郎仔细分析战报。

    说实话,五万兵力真心不算什么,因此懂行的几人在朝上也没做太多纠缠,先发兵了再说,剩下的事情路上都能搞定。皇帝御驾亲征,国师一家老小都跟着,这摆明了是去抢战功了。和平了这么多年,能有这功劳不容易。

    不过还是要搞明白茜香国为何来犯。

    架子上挂着大青国的地图,茜香国在东南角快要出了地图的地方,因为没人去过,只根据推测和史书,拿了个不大不小的圆圈代替。

    兵部侍郎手里拿着跟树棍,指着代表茜香国的圆圈道:“陛下,茜香国与我朝实力悬殊,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必不敢来犯,因此臣推测他们必是糟了不能抵抗的天灾了。”

    皇帝点头,觉得兵部侍郎说的很有道理。“不对,要照爱卿这种说法,茜香国进犯必是有所图,如何……”皇帝当了这一年多的皇帝,每日耳濡目染,已经逐渐向合格的皇帝靠拢了,因此心中觉得这说法大大的不妥。

    皇帝沉思,没人敢出声,等到皇帝理清思绪,又道:“大军上路已有三天,战报送达又是三日前,从东南之地快马加鞭送战报过来又是两三日。要是茜香国遇了天灾,这几日已经够他们掠夺物资,再返回大海了。”

    皇帝左右看看,两个监军默不作声,侍郎头顶冒汗,眼睛时不时的斜看向贾敬。

    跟国师有什么关系呢?

    贾敬见所有人都在看他,不紧不慢的将袖口整理一番,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陛下,臣夜观天象,这几日海上风浪甚大,出不得海,所以臣认为他们掠夺城池是为了短暂休养,只要我等加紧赶路,必能在风浪平息之前将人截住。”这风浪头几日还能说是天注定,后来就是贾敬努力的成果了,儿子孙子都带出来了,总不能让茜香国再逃回去。还有求上门的几个关系,都做到国师了,如何能让人失望而归呢?

    侍郎这才松了口气,趁着皇帝不注意的时候擦了擦已经流到眼睛里的汗。

    这番话听在皇帝耳里,心里又给国师记了一功,皇帝也没多问,便说:“既如此,今日早早休息,明日加紧行军,不能浪费了国师的苦心。”

    “慢,臣还有一事禀报。”皇帝的二哥,在皇帝明显表示“大家歇了吧”之后,又出声将人拦了下来。老皇帝在世的时候,大将军一向都是他做,这次有可能是大将军换了什么都不懂的皇帝做,也有可能是随行了一大批明显是来捞军功的二世祖,还有一个插手插太多的国师,他终于忍不住了。

    皇帝自诩礼贤下士又能听得百家之言,开口的又是二哥,因此很是有耐性的让他开口说话了,不过他二哥想说的可不止一件事,兴许是憋的太久,二哥跟倒饺子似的,将肚里攒了许久的心事全说了出来。

    “陛下此行很是不妥。”二哥一开口,下面站着的几人就眼角一抽,齐齐往后挪了半步。

    “从古至今,哪有皇帝为这等小事御驾亲征的,这等战事理应交给我兵部才是。”二哥一开口,话就有点冲,他虽反反复复在心里念过要平和,不过这话一打开,就有点不受他控制了。

    皇帝听了这话心里也有点不高兴,不过又想到朕都出来了,你能奈我何,便点点头,说:“二哥说的在理,只是朕想着要鼓舞士气,又想着趁年轻看看我大好山河,再说这场战事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才出了京城。”

    二哥又开始摇头了。“陛下,兵贵神速。要不是……”二哥顿了顿,总是是将下面几个字噎了回去。“我军已经开战了。”

    皇帝脸沉了,众大臣又往后挪了半步。

    贾敬咳了两声,说:“天色已晚,该散的都散了吧。”

    众人见皇帝没什么表示,开口的又是国师,一个跟着一个急匆匆闪出了营帐,转眼间营帐之中就剩下四人了,除了皇帝,老二和贾敬,还有另一名副使,南安郡王。

    “国师为何还在营中留着?”老二突然发难道。

    贾敬还没开口,皇帝先说话了,“国师,国师,自然是能参与进来的。”

    “陛下!”老二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这人如何能参与军中决策,还带了儿子孙子,两个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这话过份了,虽然贾敬去年也觉得他儿子孙子是废物,但是这话只能自家人说说,况且还不能给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了。

    “殿下慎言!”贾敬抬起头来,目目生辉。“我贾氏一族祖上也是靠着军功起家的,祖上是被封了大将军的。”话音刚落,营帐外面几道闪电,轰隆隆雷声作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