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x - 红楼国师贾敬_分节阅读_84 红楼国师贾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第二天圣旨一下,忠顺王几乎要气得直接从床上跳下来了。好你个贾敬,又阴我。

    贾敬挠挠鼻梁,彼此彼此。

    ☆、第50章 五十

    康和被急招回京和忠顺王被派了个修书的差事,使得林如海又多了一段休养生息的时间,不过依旧紧张。

    很快就到了九月份,马上就是国公爷的四十六岁大寿了。与上回到九月十三才开始准备不同,这次才过完中秋,就有贾珍的同僚隐晦的问了下月他爹的寿辰打算怎么过法,请不请客,关键是请不请他。于是这一次的寿宴分外的隆重。

    上一次发出去的请帖只回来一半人,还有好多是只派了管事的来送礼,事后这批人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们没抓住机会呢,也不知道今年的寿宴还有没有他们的份了。

    书房里,父子两个在商量请客的名单,贾蓉贾蔷两个在一边记录。首先贾珍的同僚都得请,下来是六部的尚书侍郎,还有丞相,给蓉儿蔷儿上课的国子监的老师……名单好长,这摆明了就是照着能上朝的官员来一份就是了,再加上四个郡王,虽然这些人不一定会都来,但是皇帝不会认为他结党营私吧。

    至于荣府,不是没想着趁这次贾敬的大寿再拉拉关系,不过国公爷为了怕麻烦,再加上每日来拜访的人实在是太多,于是他专门从宫里请了几个侍卫来看大门,皇帝自然是许了,还给当差的人每人都涨了银子,再加上国公爷府上特别香甜的茶水,这顿时成了除了在乾清宫门前站岗以外最大的肥缺。

    贾敬是打算彻彻底底的奔向新生活了,因此跟贾府有旧的一个没请,比如王子腾,再比如史家的两个侯爵。不过这些人都送了寿礼过来,还有个姓薛的,他家的夫人跟王夫人是姐妹,也送了很是丰厚的一份寿礼。

    寿宴很是热闹,收到请帖的人都说要来,好在新的荣恩公府够大,人全坐下了。二十几张大桌子摆在会芳园里,唱戏杂耍好不热闹。

    皇帝也凑了一腿子,他本来想自己来的,自从当了皇帝之后他深刻的意识到只有祭祖和秋猎才能出宫了,或许还要加上一个封禅。皇帝任性的念头被几个内侍跪在地上阻止了,最终皇帝也只得写了个寿字让戴公公带去了。

    皇帝亲自赐字,让在座的各位官员兴奋之余全部跪倒在地,今天能收到这请柬真是值,还瞻仰了一把皇帝的墨宝。于是众人对贾敬的受宠程度又有了个新的认识,尤其是国子监的众人,坐得无比端正,不出意外,咱就算是未来御史甚至可能是丞相的授业恩师了。

    还有那些家里有适龄未婚姑娘的大人们,这组孙三代四个光棍,无论哪个看着都很顺眼。

    荣恩公的实际年龄是大了些,可人看起来不老啊,又是现存唯一的一等公,照这架势,未来还有高升的希望;贾珍,前面死了个老婆,还有一个算是被休了,但是这也架不住他是荣恩公唯一的继承人这个事实,虽然宁国公的爵位袭给贾蓉了,不过上面还有一个一等公的爵位等着他呢。

    贾蓉贾蔷两个就更不用说了,人长得周正,贾蔷忠义,贾蓉是荣恩公三代单传的独苗苗。荣恩公也是花了大力气栽培他们,亲自去了国子监请老师来教,加上荣恩公又是皇帝的心腹,这两个孩子是已经能看出未来的潜力股。

    寿宴忙忙叨叨一整天,下来还有三天的施粥等仪式,不过这个就不用贾敬亲自参与了。

    寿宴过了没几天,荣恩公府上收到了林如海送的寿礼,送礼的下人不住的道歉,说是路上突遇暴雨,耽误了日子,希望太爷莫怪。

    礼单稀松平常,是寻常人家往来常送的东西,不会显得特别贵重。打开一看,里面除了林如海的信,还有黛玉的信,这是要打亲情牌了?

    黛玉的信写的没什么特殊,看不出什么东西,倒是林如海的信情真意切,先是感谢贾敬给他儿子女儿治病,后来又说自知跟贾敬也没什么交情,只希望他能在关键时刻看在他曾经给黛玉治过病的份上,黛玉又叫他一声舅舅,略略照顾一二便是了。

    贾敬看着这信皱眉了,他依旧担心林如海不死心,或者是要算计他?贾敬心中不安,又觉得这信也没超出交情一般的人家该写的内容,所以暂时将东西放在一边。

    谁知过了没多久,他照例去皇帝的御书房里聊天的时候,听到巡盐御史死在任上了,这不是林如海么,他怎么死了!

    贾敬急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招了道士和尚出来,让他们去打听消息了。

    晚上两人回来,脸色还有些为难。

    原来林如海是死在他亲纳的姨娘房里,贾敏一怒之下又将这姨娘给打死了,可这姨娘家里是地主出身,也算是个良妾了,好好一个姑娘让贾敏打死了,他们又怎肯善罢甘休。要不是官府出面将人关起来,林如海的头七都没法好好过。

    贾敬一听林如海死在姨娘房里就知道是吃了他给的丹药了,想给林家留个后,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被贾敏坏了事。贾敬越想越不对,又翻出当日林如海放信的小木盒来。他连礼单都是放在送礼之人的怀中的,为什么平白找了个木盒放信呢?

    这一看还真被他看出不对来了,木盒四壁里都有夹层,厚厚的雕花盖子里藏得东西更多,一共一百五十万两的银票。里面还有封信,说这两百五十万两其实是盐税,除了老皇帝没人知道,现在全部给了贾敬。贾敏也活不了多久了,希望他能略略照拂黛玉和他姨娘肚里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孩子。

    贾敬将手里的银票扇得哗啦啦直响。盘算了一个晚上之后直接去找了皇帝,他还记得他儿子孙子还有闺女在外流浪一个多月,还有蔷儿,人都瘦脱了形,还有在最后关头算计他性命的忠顺王,这次说不定能把仇都报了。

    林如海自从入夏以来,就已经大病了两回了,三伏天里,人人都是流汗,就他还穿着薄夹袄。就算大夫不说,他也知道自己怕是活不久了。

    贾敏不用太担心,贾敬给的丹药没没剩几颗了,无非就是他在桥上略等几月而已。可是黛玉怎么办,林家难道就要在他手里绝后了吗?于是贾敬上回说着丹药的功能就越发的清晰了。

    “这药丸是锁阳气的……一旦行房,体内所有阳气必定泻入女子体内,儿子是跑不掉的……”

    临死之前,他决定赌一把。

    先是吃了贾敬给的丹药,然后又以冲喜为名,纳了个小户人家的闺女。

    “敏儿,你我也没个后,黛玉今后怎么办呢?”林如海枯瘦的手握住贾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