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x - 红楼国师贾敬_分节阅读_7 红楼国师贾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贾敬和雷才两个一人靠着床头,一人靠着床脚,在幽暗的油灯下不多时就昏昏欲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五皇子清醒了,枕头下面有个硬硬的东西膈得他脖子不舒服。伸手一摸,是个大约两三寸长的木质八角盒子,还有淡淡的清香。

    打开一看,里面有四颗大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的药丸,金光闪闪的,竟然比桌上的油灯还要亮,一看就不是凡品。五皇子心里突突的跳了两下,飞快的看了贾敬一眼,发现他眼睛还闭着,便将盒子又塞回了枕头底下。

    他这次中暑,是因为下人说在西山发现一株仙草,气味清香,闻着就让人通体舒服。如果能找到仙草进献给父皇,他离太子之位就能再进一步。不过仙草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也许是村民没记住地方,也许是仙草自己有灵性,自己换了地方,五皇子跟着个山民在山上绕了了半天,仙草没找到,反而将自己折腾中暑了。

    但是现在,这贾敬精通药理,又炼丹有术。五皇子一直记得上回二哥练武练的中暑了,晕了整整一天,喝了三天的药汤子才能下床。贾敬医术高明,如果能为自己所用,又是添了一门助力。

    想到这儿,五皇子一下子来了精神,觉得通体舒泰,对贾敬的信心又升了许多。

    贾敬早在五皇子有动作的时候就惊醒了,见到五皇子摸出他枕头下的药盒,脸上那副压制住的惊喜模样,觉得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些。怪不得上次占卜的时候算出来前途一片光明,原来是应在这里了。

    子时刚过,回京城报信的侍卫张勇带着太医和另外四名侍卫,驾着马车装着中暑常用的药材到了玄真观。

    太医头发花白,被张勇拖着往前踉踉跄跄的走着,前襟都被扯松了。

    进了屋子,张勇见到五皇子还是好好的睡着,脸色也算不错,这才放下心来。

    本朝的规矩,侍卫绝大多数都是从朝廷众官员的子孙中选出来的,这一方面是种荣耀,另一方面也是知根知底,用起来更信任。

    像今天这种情况,五皇子要是有事,跟着五皇子一起出去的四个侍卫,没一个能落着好。别的不说,他的父亲、兄弟的前途可能就此终止了,还有他的妻子儿女,基本就阴阳两隔了。

    张勇又看了一眼雷才,只有这个人是五皇子出宫建府后自己收的。雷才孤身一人,一点根基也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人派来的,五皇子偏生对他信任的很,好在这些年过去了,上面的皇子也倒了三个,雷才一直忠心耿耿,一点儿差错都没出。

    五皇子被吵醒了,他自觉已经好了五、六分,力气也恢复不少。见到太医气喘吁吁的样子,心里生出几分不满来。“本王已经好了,你们在马车上歇一晚,明早回京。”

    但是太医职责所在,还是硬着头皮说:“殿下,让老臣把把脉吧。”

    五皇子很是不屑,连手也没伸出来,一点都不配合。说到底,他的不满多是针对他父皇的,太医不过无辜躺枪。从小父皇就只喜欢太子一人,他们剩下的兄弟在父皇眼里的地位跟皇女差不多。太子叛乱的时候,五皇子真心是不理解,父皇宠爱太子都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在他看来,只要太子开口,父皇是必会让位的,何苦叛乱呢。

    父皇被气得起不来床的时候,他担心之余更多的是幸灾乐祸。他们剩下的皇子跟父皇本就没多大感情,有时候两三天才能见父皇一次,除了请安,再没其他话。父皇的时间,除了处理朝政,全部用在了太子身上。

    也许父皇从来都没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儿子,他还记得太子叛乱,三哥和四哥想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知被父皇镇压了。三哥和四哥都受了箭伤,父皇只是命人随便的给包扎了一下,便将人扔到了地牢里。缺医少药,没过一个月,三哥和四哥都病死了。

    给父皇侍疾的时候,五皇子看了跟他跪在一起的二哥、六弟和七弟,发现他们眼中的神情跟自己每天照镜子的时候一样。对父皇的怨恨和幸灾乐祸,他们全都一样。

    不过现在太子倒了,剩下的这些人机会都是均等的。

    看着眼前的太医,五皇子心中对父皇的怨恨又加了几分。这太医在太医院里基本是个隐形人,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地方,看什么都不擅长,父皇派他来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五皇子沉默片刻,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将手伸了出来,他怕这太医回去后在父皇面前说他态度不够恭敬。他得忍了这一时之气,才能笑到最后。

    太医坐在床边的矮凳上,号了半天脉才说:“殿下已无大碍,就是稍有些体虚。”

    这还用你说。五皇子今天不知怎么得,情绪波动比往常都要高了些。这些太医拿着父皇给的俸禄,还没一个半路出家,自学成才的炼丹师厉害,等他当上了皇帝,第一个就要整治这太医院。五皇子又看看一边无比镇定的贾敬,心想哪怕请这个人来当太医都好。

    忙乱了一阵,太医也没开出什么药方,大家又各自歇下,等着天亮回京城。

    第二天一早,五皇子以要静养为由,跟雷才一辆马车,剩下的七名侍卫中有三名是头天跟五皇子上山的,还有四名和太医一起挤到了另一辆马车上。

    ☆、六

    车轮辘辘,连坐在前面赶车的车夫也听不见里面的对话。

    “京城之中人人都说贾敬一味好道,别的事情一概不管,放纵家人胡作非为。现在看来他人之言不可尽信……”五皇子叹了口气,说:“人人都在装,包括……”

    “殿下慎言!”雷才打断了五皇子的话,“小心隔墙有耳。”

    五皇子意志有些消沉,父皇派了这样一个太医给他看病,足以见得他在父皇心目中是没什么地位的。他虽然以前就觉得父皇对三哥和四哥下手太狠,对剩下的儿子也没什么亲情,但是父皇这次没将他的性命放在心上,五皇子心中是又酸又涩,难过极了。

    突然,五皇子眼中精光一现,想到了个令人震惊的念头,他看着雷才,说:“武德,贾敬是什么时候去的玄真观?”

    雷才一边摇头,一边说:“怕有一年了吧,他是去年秋天去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