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ax - 红楼国师贾敬_分节阅读_3 红楼国师贾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焦大拿袖子胡乱在脸上一抹,说:“大爷不用担心,他们不敢欺负焦大。今日是我听见赖升派活,这才硬跟着过来了,”焦大笑了笑,“临走赖大管家怕我路上无聊,还给了我一壶酒。”

    贾敬回忆起刚才在门口见的那几个宁国府的下人,看着没一个上二十的,都是些年轻不经事的小厮,赖升又给了焦大一壶酒,这计策使得如此低级,贾珍是真当他爹跟他一样笨么。

    “行了。”贾敬像是看不惯焦大痛苦流涕的样子,说:“你都一把年纪了。让他们给你端些水,你去前面的大殿等着,那里凉快。”至于他们指的是谁,贾敬也不知道,玄真观一共就这么多人,看焦大能使唤得了谁吧。

    说完,他也不等焦大回答,转身回了房间。

    要说宁国府家大业大,每年有大概两三万两的进项,贾敬离家的时候,账上还有三四十万两银子,加上其他贵重东西,怎么着也有百万两上下。贾敬带着两个奴仆住在玄真观,每月给道观不过三五两银子,炼丹的药材好些都是早年积累下来的,用来买药材的钱大概也是这个数,就算再加上原主养在暗室里那几个用来双修的男男女女,他一月也花不了二十两银子。

    光贾珍的继妻,一月的月钱就二十两了,还不算别的那些首饰衣服吃食等可以公费的花销。

    坏了!原主还在暗室里养了五个人,两女三男!

    贾敬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太大,凳子应声而倒。咚的一声,贾敬迈出去的脚步又停了下来。现在不能去,院子外面人太多。那些人被运进来的时候就是避着人的,遣散出去就更不能让人看见了。

    严格来讲,贾敬并没有在玄真观出家修道,因为道观根本不收他。作为一个能在玄真观供上香火的大老爷,贾敬是很受欢迎的,但是作为一个一心修道,想挂靠在玄真观下还没入门的道士,贾敬是带不来什么效益的。

    这玄真观虽不及清虚观有名气,但是里面的道士也是一心向道。在问了贾敬几个问题之后,道观里几个年长的道士都觉得贾敬跟道家无缘,没让他正式挂名。贾敬住的,是给来道观里做法事的客人住的院子,换句话说,给钱就行。

    至于清虚观,人根本就没接贾敬的名帖。

    这小院的大门开在玄真观后面的一条小巷,后门跟玄真观的花园相通。那条小巷上平时没什么人来往,安静的很,观里的道士自有去处,跟贾敬也没什么话,所以那暗室里样的人都养了快两个月了,也没人发现。

    但是还是得将人送出去,这些人都是打着买下人的名号从人牙子手里买来的,虽然贾敬手里捏着他们的身契,不过贾敬想想就觉得膈应,双修也不是这样修的,这明显是采补么,还是被人采补,看他的脸都瘦成什么样了。

    中午的太阳晒得人昏昏欲睡,贾敬才刚来第几天,身子还没调理好,不多时就困得厉害,便又爬上床,睡了一觉。

    贾敬做了个梦,梦里的他以旁观者的身份经历了原主的人生和梦想。醒来的时候他还能感受到心口的悸动和欢喜,总而言之,他要想彻底的使用这身子,撇开所谓的因果,得有两个条件:一是炼成长生不老丹,二是当上真正的道爷。

    叹了口气,长生不老丹倒是容易,原本他在回阳救逆汤的基础上改改,增加几味锁住阳气的药材,再加点稀释过的血液,至少能让人挺过三天,将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了再走。现在的话,如果血液再浓些,想必坚持的时间更长,而且,他尝药材的时候,发现这里的药材药性更强。长生不老丹大概是没问题的,只要不断了药材,一直吃就是了。

    至于道爷,他现在不已经是了么,原主苦求不得的技能,他不敢称自己是满点,但是九十分是有的。别说是道爷,就算原主的愿望是道爷这个职业的终极目标——国师,对他来说也是不在话下。不过这个国师职业除了基本技能满点,还要在皇帝面前混个脸熟,还必须得混到皇帝心里,这个可就有点难度了。

    贾敬睡醒一觉就到了晚饭时间,晚饭依旧像中午一样的清淡,甚至比中午还要再单薄一些。“唉……”贾敬长叹一口气,放下了筷子,没肉吃不下啊。

    就在贾敬盘算着他大概多久吃不上肉的时候,来福端着个小盒子进来了。这盒子跟他发现在床边放丹药的盒子一样,都不是凡品。

    来福将盒子往桌子上一放,问:“道爷今晚上要哪个?”

    当贾敬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差点就要破了他的面无表情,抓起盒子扔出去了。哪个都不要!

    这盒子里放的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双修的药,每三天吃一粒,然后去做一些他认为对身体好的运动。

    “今儿就算了。”贾敬手搭在盒子上,“药放下,你走吧。”

    屋里又剩下贾敬和李顺两个人,贾敬食指指尖向下,用指甲在盒子上轻轻磕了两下,问:“那五个人……是怎么来的?”当初他只跟李顺说了要找几个年少的孩子,男女不拘,没过多久,人就送到了暗室。贾敬记忆里李顺做事滴水不漏,他心里还能感受到对李顺的放心,可是不把事情搞明白了,他怎么睡得着觉呢。

    李顺低着头,声音平稳,“太爷放心,我找的都是卖了死契的人……都不是本地的。”这种事情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是私底下谁没做过两件,无非就是有没有被发现,或者手脚干不干净而已。

    “你带我去看看。”

    暗室在院子里原本是仓库的那间屋子的地下,仓库本来就是背阴,阴冷潮湿,在八月的傍晚,房间里很是闷热,平白多了几分烦躁。

    李顺将屋角的一个大缸推开,露出了一个挂着铁钩的木板。

    也许这玄真观原本就不是什么正经地方,不然怎么会连客人住的院子里都有这隐秘的暗室,贾敬心里的愧疚稍微减了几分。不过暗室监禁什么的,实在是太没三观了。

    暗室里藏东西倒没什么,谁都有个秘密,贾敬原本也会将自己宝贝的丹药或者秘方什么的放在银行的保险箱,或者在家里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不过藏人就很让人费解了,这里还是传说中的半封建半奴隶制,奴仆如果签了死契,可以说生是东家的人,死是东家的死人,哪怕你用它来做花肥,只有有契约在手,官府是不会来管的。

    换句话说,暗室里这五个人都签了死契,不管贾敬拿他们来干什么都不会有人管的,那原主为什么非要将人藏起来呢?贾敬想不明白,他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偶尔还能感受到原主的情绪,比如上次见到焦大的时候就有点淡淡的焦虑,但是对于原主的想法,他就一点都摸不着了。

    李顺在前面举着油灯,两人顺着台阶往下走了有十来步,到了个不到两米高的暗室,暗室是长方形,不到二十平米,沿墙边放了几张床,上面躺着原主用来双修的五个人。

    李顺点了桌上的油灯,房间才稍微亮了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