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清岩归山

小说: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作者:御剑斋

    

    小师叔勤练武功了。

    消息一经传出,全观惊讶。

    向来顽皮捣蛋、逍遥惫懒的小师叔竟然如此勤练武功?

    那位拉屎都要坐着的清玄小师叔,竟然还闻鸡起舞,日落不休?

    这么诡异的消息别说是众位门中弟子了,便是叶清玄的几位师兄也不敢相信。

    大师兄清正道人先来的,看了清玄舞了一套剑法后,连说三个“好”字,转身就走,自己儿子都没多看一眼;

    四师岳清兰姐,又来看了一遍,走得时候眉目带笑,自此以后,清玄的饮食比往日好上数倍,别的道士吃素,四师姐专门从外院送来吃食,鱼肉不断;

    三师兄清松最后来的,看了清玄打了几遍剑法,默然不语,草草记录下剑法中的变化,回去就开始研究了,一连三日不见踪迹……

    当师傅的如此,底下的三代弟子们就更不敢小视了。

    每日清晨,众人都会时不时的能看到带着云明小师弟勤奋练功的小师叔,屁股后面也总会跟着盯梢的云萱。

    似乎任何气氛都是能够传染的。

    一年一度的门派大比在即,所有的同门弟子也都加入了修炼行列,青云观一时之间武学氛围极为浓厚。

    眼见观内习武气氛热烈,大师兄和三师兄更是在每天早课咏经之后,设立了“早操”,共同演练武艺,并同早课、晚课一样,成了观内每天都要遵守的定制。

    呼呼啦啦一大家子,算上火工道人一共六十几号,每天一大早便排着整整齐齐的队列,一同演武,先练由师祖灵虚真人改编的【养气培元功】,再练起叶清玄改进的【青云三十六剑】。

    经此改变,青云观开始摆脱民间俗观的做派,一步步开始往正式的宗门大派方向发展。

    **********

    青山观外环绕,翠柳门前依依。

    七月,入秋了,云州的天气依然不见凉爽。

    又是一日清晨。

    青云观的大门“吱吱呀呀”地被推了开来,两个睡眼稀松的小道童拖着扫把走出大门。一个身材结实高大,环眼粗眉,却诡异地一脸络腮胡子,只是面目看起来还有些青肿,同时身上还缠满了绷带;另一个比之前者,整整挨了两个脑袋,身材矮小,但唇红齿白、眉清目秀,让人不自觉地产生好感,只是眼睛似乎有些毛病,看东西老是眯着眼睛,似乎不这样就看不清东西一样。

    身形粗野,满脸胡子的正是马云勇,之前一役,让马大胡子浑身是伤,足足躺了两个月,这才稍稍好了几天,身上的伤还没痊愈利索,便迫不及待地出来活动活动,找点事干。

    而另一个,则是林云聪,天生重度近视眼,遗传自他老爹,没事手老在眼前扇呼,去赶走那根本不存在蚊子,明显飞蚊症严重。

    清晨的空气真是新鲜。

    马云勇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腰腹之间一时还有些疼痛,不过已无大碍。

    md,在床上一躺将近两个月,混身的骨头都快生锈了。不过上次这一架打的,还真他娘的过瘾。

    正在得意之时,背后咣的一下,身高马大的马云勇竟也被来人撞了一个趔趄,而撞到自己之人倒是向后来了个屁墩,自己捂着脑袋大呼疼痛。

    回头看了眼来人,马云勇哭笑不得,没有好气地说道:“我说云聪啊,你这眼神算是好不了了,回头买个拐棍,免得哪天滚下山去把自己摔死。”

    后面林云聪一边揉着脑袋,一边爬起身来,委委屈屈的说道:“对不住,对不住,马云勇师兄,小师叔说了,好好修习内功,我的眼睛是能够治好的……再说了,你好好地突然站住干嘛?害我摔了一跤。”

    “皮痒痒是不?”马云勇挥了挥拳头,自以为气势豪雄,但想起林云聪根本看不清楚,无奈地叹了口气,“男子汉要有大志有大勇,你算是知道我不欺负弱小了……哼,先由得你神气,等你眼神好了,我再让你识得爷们拳头的厉害。”

    知道马云勇外凶内善,嘴硬心软,林云聪小道士也不以为意,嘿嘿直笑,开始了扫地。

    晨风阵阵,微有些薄凉。

    马云勇抱着大扫帚斜靠在大门旁,说道:“唉,今年的师门大比怕是赶不上了,真是遗憾啊。”

    “别闹了,你这身伤能现在下床就知足吧,还想跟人打架?拜托你别趁机偷懒好不好,快些帮我扫地。”林云聪一边埋怨,一边扫着地。

    “哼,”马云勇对着低头干活的林云聪,手舞足蹈般地比划了一套组合拳。“你说二师伯他们这次能带回几个门人弟子呢?”

    说到这里,林云聪也停了下来,一脸向往地说道:“不管带回来几个,我都再也不是观中辈分垫底的那个了。”

    是啊——当师兄了,感觉真好。

    两人一阵感叹。

    青云观中,除了大师伯家的两个小宝贝外,无论辈分、武功、年纪,都是马云勇和林云聪这两个人垫底,马云勇十二岁,林云聪十一岁,固然是最被人照顾的小师弟,可处处被人让着,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马云勇、林云聪都是世俗子弟,不是孤儿。马云勇的父亲马大善人,当年是位纵横西南的马匪,听了青云观二弟子封清岩的忽悠,金盆洗手当起了大财主。没想到果然时来运转,发了大财,成了远近闻名的马大善人。

    至于林云聪,老子是青阳镇县衙中主管仓储的账房先生,吃着皇粮,公务员,却因为家中子女太多,林云聪老五,自幼体弱多病,是听了算命先生说只有把这孩子献给神仙才能养得活,这才把当年刚满三岁的林云聪送到了青云观。

    两人在云字辈中,按照进门顺序,排名最是靠后的两人。

    林云聪甩开心思,低下头继续干活。

    扫了半天,身体突然被人撞了一下。回头一看,却是马云勇,林云聪小眉头一皱,疑惑地问道:“云勇师兄,你不去扫你的那边,干嘛来打扰我?”

    “什么?什么你的一边?这边一直是我扫的,我说你眼神不好吧,你还不乐意听,我都扫干净了,你还来扫什么啊。”马云勇瞪大了双眼,嗷嗷喊道。

    “是,是么?”林云聪的确眼神不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自己扫错了地方,“哦,那对不起啊。”

    “算啦,算啦,还不快回去扫另一边?”马云勇强忍嘴角的笑意。

    “哦,好啦,好啦。”

    林云聪拖着扫把,到另一边又从头扫起。

    另一边的马云勇忍到差点岔气。

    正在林云聪打扫,马云勇偷笑的时候,一阵悠然、嘹亮的歌声从山下传来。

    命还空,性还空,

    物我双忘阐慧风。

    冥冥一混同。

    运神功,契恒通,

    反素灵光天地中。

    虚形处处通。

    ……

    却是一首《长思仙》,歌声潇洒,意态风流,说不出的飘逸灵动。

    一个青色身影,随歌声而来,歌声伊始,人还在山下,歌声结束之时,人却已到了观前。

    来者三十岁许模样,面如冠玉,举止潇洒,上唇两撇微微上弯的小胡子让整个人有一股风流不羁的性格。身形匀称,一身青色的道袍,洗得已然泛白,但仍极为干净,素带缠腰,腰际还挂着一个酒葫芦。一袭道袍,又让这股风流之势带上了一股出尘之气,气度分外让人心折。

    来人目视观门上之牌匾,神色颇为激动,“青云观啊,青云观。想不到,一别将近两年,今天,终于又回来了……”

    “施主!”

    正当来人感慨万千,双眼含泪的时候,一个倒霉的声音打断了来人的沉思。回头一看,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眯着个眼睛走上前来。

    林云聪眼见有人上山,但此时尚不是开观让人上香敬神之时,于是习惯地走上前来,劝告来人。

    “施主,此时尚早,青云观尚未开观奉香,还请施主稍后……哎呀!”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已经吃了一记爆栗,耳畔响起了既熟悉又带着些戏谑的声音。

    “我说云聪啊,两年不见,你这眼神还没见好转啊?”

    “啊?”

    林云聪一下子懵了,话音萦绕耳旁,是如此熟悉,可这……却委实想不起来,只好凑着眼睛往前观看。没想到屁股上立刻被人踢了一脚,一个谄媚的声音继而响起。

    “嘿嘿,嘿嘿,恭迎二师伯回山,弟子马云勇见过二师伯老人家了,二师伯万福,二师伯万岁!”

    从来人上山之后,外表粗豪,内心小算盘一堆的马云勇便认出了来人。正是青云观灵虚真人的二弟子,也是度化他老爹的封清岩。一秒记住 海岸线小说网 海岸线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