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小说:花钗十二树 作者:沐洁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潜心向学与被迫着学终究是不同的,兼之郑媞实际上聪慧的紧,耐下心来之后,效果很是喜人,教导她的善医嬷嬷也高兴自己要交的主人转变过来的态度,自是十分耐心地倾囊教授。

    其实说是禁足,禁的也是郑媞的足,旁人要来看她也还是允许的,过了六七日后,郑泽更是日日下了衙门便来跟女儿玩,还带了好些个东西市胡商那儿淘来的有趣玩意儿来给女儿,郑杏也是,三不五时的便会去瞧一瞧妹妹,这些薛氏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也并没有阻止。

    郑媞先是有些跟父亲赌气的,不过因为想通了父母为着自己好的心,在郑泽带了稀罕玩意儿来之后,便“勉勉强强”与父亲和好了,郑泽少年时候便以才学出众而闻名,看书之杂非常人所能想象,医书自然也是有所涉猎,时常能给郑媞解惑,同先时在黎阳时给尚且年幼的郑媞启蒙一般。

    除此之外,十一娘也来找她说了几回话,堂姐妹俩前些日子虽说略生疏了些,不过时间一日日过去,倒也慢慢的与往常无异了。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善医嬷嬷依旧教导着郑媞。这位嬷嬷本事着实不小,腹中也颇有一些学识,教授郑媞的时候,并非拿着书卷照本宣科,而是将一些药理融进日常事件中,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在郑媞看来,比那些腻腻歪歪的话本子还要有趣儿,竟也真心投入了进去,薛氏见之心喜,特意将京郊一个陪嫁小庄子拨给了郑媞,让她与那善医嬷嬷去捣鼓这些草药去。

    就连向来对孙辈宽容宠爱的何老夫人闻言都高兴了起来,再见郑媞来问安,便将她给打趣了一番,说道:“果真是得有个人拘束着你,现下不挺好的吗?”

    郑媞有些难为情地脸红,抱着何老夫人的脖子撒娇:“您都不疼我。”

    何老夫人拍拍她:“疼,怎么不疼呢。”又扬声冲身边贴身使女道,“去把我屋里梳妆台最下头那只小匣子拿出来,今儿个这小魔星在,免不得要做回散财童子了。”

    使女笑盈盈地福身去了,二郎媳妇小薛氏道:“大母是那散财的菩萨不错,我看呀,咱们阿媞说不准还是那搂才的小童儿呢。”她是薛氏娘家的侄女,与郑媞本就是表亲,这样的话说来不仅不会叫人恼怒,反是有几分亲热在里头,将人都逗得笑了起来。卫夫人与何县君也都抿嘴而笑,不过却未达眼底,看到了对方也在笑,均是不动声色地将目光撇开。这俩妯娌原就不是十分亲密,经了大慈恩寺的中毒事件后,虽说也都是受害者,奈何也均是在心里头结下了梁子,关系又淡了一层,若非每日里都要晨昏定省,恐怕面都不想见到对方的了。

    何老夫人见状不由心里暗自叹气,经历了一场朝代更迭,郑氏嫡系死伤颇重人才凋零,只是这么几个人的小家,却也这般多的明争暗斗。看来得叫不多会儿,使女就将匣子取了来了,都是些女眷们喜爱的首饰和小玩意儿,给每个儿媳妇孙媳妇孙女曾孙女都分到了。

    诸人自然都笑意盈盈地奉承了何老夫人一番。

    到了八月里,世子妇崔氏不只是因贪凉而多用了些冰或者是其他什么缘故,到了晚间的时候,竟是腹中疼痛,医士与稳婆都是家中世仆,很快便进屋为世子妇诊断,竟是羊水破了,连忙着人烧水准备,又将人扶进了早早就收拾出来的产房里。崔氏这已是第二胎了,因着当年生龙fèng胎的时候伤了身子,中间隔的年数便有些久了,又是早产,此时竟是生地有些艰难的样子。

    今日是何家的太夫人大寿,何老夫人已经带着卫夫人几个儿媳妇孙媳妇回门去贺寿了,两府之间隔了好几个里坊,仆人传话又要车马赶回,一时间也回不来,大房里倒是有小薛氏与八娘九娘在,小薛氏忙前忙后,见那产房里一盆盆的血水端出来,长嫂在里头声响全无,不免就有几分胸闷难受,然后竟是软软地倒了下去,幸好让仆妇们接住了,叫医士一诊断,原来是有孕了,见不得那血腥物事,一时间竟是顶不上用场了。

    夫人产子,能主事的只余下两个未出阁的小娘子,这算是怎么回事,只是仆妇们却也不敢放了两位小娘子走,毕竟再是小,也是主人家,仆人再体面再有用,哪里能决定主人院子里的事体?

    九娘抿了抿唇,有些不愿意,她本就是庶出女,在嫡母的手底下讨生活,正该小心谨慎才是,今日这等事何等麻烦。嫡母无子,又才失了孩子不久,长嫂此胎若是保住了嫡母难免更加不爽快,她自己的孩子定然舍不得磋磨,先嫡母留下的孩子她不敢磋磨,其他房头女孩儿一个七娘是公主之女,居于别府,十娘是四房的掌上明珠,就剩下自己最倒霉了。更何况,女子生子就如同在鬼门关上转一圈,难产是何等可怖之事,而且是晦气事儿,本就不该未出阁小娘子家过问的。

    长嫂往日里待自己也只是面子情,再无其他,自己能不多沾惹是非就不多沾惹是非好了,自己与八娘两个小娘子,只消推说几句,然后让人请长兄回来便就是了。况且若是连那些个顶尖的稳婆医士都没法子了,自己与八娘在或不在又有什么打紧?

    九娘拉了八娘一把,轻生将自己的想法润色了一二说了出来,她与八娘年纪相差不过半年,一嫡一庶,她又一贯来捧着八娘,是以两人关系最好,甚至比同是卫夫人所出的八娘的两个胞妹十一娘十二娘要来的更加亲密一些。她说的话,八娘多多少少都会听进去一些的,只是这次八娘却是皱起了眉头看她,思虑了一番后说:“不可,我卫家的当家夫人生产,家里竟没个主事人,怎么都说不过去。”

    九娘有些不高兴,还想再说什么,八娘却打断了她:“好了,九妹妹,你身子不舒服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早上不是还说了腹痛吗?”

    九娘张了张嘴,到底是不敢就这样将嫡姐一个人扔在这里,也就没接八娘递过来的台阶,咬了咬唇说:“已经好多了,倒是不必特地回去歇息。”心里头却是难免有些恼了八娘,却又无计可施,只在心头哀叹自己虽是父亲诸多儿女中,少有的几个被记到族谱上的,可到底处处低人一头。如今她已经十一了,只不知嫡母能否看在自己这么些年来小心奉承的份儿上给自己寻一门好亲事……

    胡思乱想中,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八娘九娘能做的也就是在旁等着镇着,未时一刻,先是大郎急匆匆地策马赶了回来,女眷中卫夫人与小何氏婆媳两个随后两刻钟也进了二门。

    卫夫人与小何氏都是生产过的,到了崔氏的院子里,见虽有些忙乱,倒也未失章法,便放下了心,叫来主妇科生产之事的医士过来问询了一番,晓得长媳此番生产有些艰难,又听说次媳是有了身子晕过去了,卫夫人叹了口气,吩咐小何氏在这儿看着,自己则是前去探望,并没有叫两个女儿也走,只说听话点儿,现在都忙,莫要添乱等等。

    八娘九娘见有长辈回来主事了,心里也松了口气,听话地回去了。而一直等到戌时时分,何老夫人等都回到了家,崔氏才渐渐开了产道,又喝下去半碗催产药,含了一片人参片使力,许是实在太痛,一直忍着疼的崔氏最后痛呼了出声,更是叫等在外头的人心焦。

    晶娘眼里已经含了泪了,与弟弟灿郎手牵着手,何老夫人也亲至了,郑媞被薛氏搂着,大郎君自己则是急得火急火燎的,脸色煞白的,终于在亥时正听到了产房里的一声婴儿啼哭声。初时还以为是自己急晕了出现了幻觉,待到人恭喜他,方才有些醒过了神来,又过了好一会儿,稳婆抱着洗干净的孩子出来报喜:“老夫人夫人们大喜,郎君大喜,世子妇又为郑氏填了位小郎呢,母子均安。”

    孩子被小心翼翼地放置到何老夫人的怀里,大郎君也上前摸了摸孩子的小襁褓,然后便忙不迭地问稳婆与医士:“阿崔如何了?”虽说稳婆已经说了母子均安,他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稳婆笑道:“确是母子平安,世子妇虽伤到了些,但是慢慢调养数月,便就无大碍的,医士已经诊断过了。”借着大郎君又传了医士来问话,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何老夫人等看完了孩子,又去到产房里看了看累及睡去的崔氏方才各自回转,等到洗漱好睡下,亦是夜深。躺在床上,何老夫人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值夜的使女以为老夫人是因为新得了曾孙而兴奋,却不知何老夫人想的还是府里头的人丁太稀少了些,像前朝时候,郑氏嫡系人丁繁茂,举族聚居,虽说事情杂了一些却不会如今日这般忙乱,孙媳妇临时发动了却每个适合的人主事,独独留下个小薛氏,偏又在今日受累晕倒诊出有孕了。

    嫡系还是不够繁盛啊。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