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心意相通?

小说:幸福家庭俱乐部(极度乱伦) 作者:微风

    约舒亚在海琳娜的车子上睡着了,他今天c劳过度,在雷欧、苏珊、珠利亚、还有母亲t内都s了很多次精。

    乔安娜抱着儿子,海琳娜的跑车助手席对母子俩来说显得有点窄,幸好乔安娜现在一点都不想和儿子保持距离,紧紧搂着约舒亚。

    他身上飘着淡淡的汗臭、精y的腥味、和乔安娜ty所发出的微弱酸味。

    海琳娜换上她之前的蓝se洋装,乔安娜母子则还是穿着在j院换上的衣f。

    「姊姊,我很高兴,」海琳娜显得十分愉快,「我在家族里面向来没有什么真正能够心意相通的家人,不过似乎今晚我就一次找到了

    两个。」道。

    「心意相通」乔安娜问道。

    「大部分的家族,」海琳娜道,转上高速公路,往榛果市的方向驶去,「他们的ai情没有发展到最极致的地步,所以他们没有办法理

    解我和我弟弟的ai情。」

    「但是你们看来有着和我一样的需要,」海琳娜笑道,高速公路的路灯透过车窗洒进,让她的半边脸孔陷入黑暗,「必须要用最彻底

    的侵犯和佔有来完成这终极的ai。」

    「侵犯和佔有」乔安娜轻声道,本能的将手往儿子已经垂软的xx上摸去,握住了他。

    「xx和甜言蜜语已经无法满足你了,不是吗」海琳娜道,「只有让约舒亚彻底的佔有,才能满足子宫里面那g无形的黑暗,是不

    是」

    「你怎么知道」乔安娜惊道,她所无法述说的事情,海琳娜竟然可以这样轻易地表示出来。

    「你可以等约舒亚醒来过后问他,或者等一下你也可以直接观赏。」海琳娜道,「看我和欧珊娜在那温暖的黑暗之中,得到了多么令

    人感动的喜悦。」

    「那」乔安娜不禁问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在这一点上,」海琳娜微笑道,「说什么都是没用的,真理只有藉着t验才能得到。」

    乔安娜於是不再多问,低下头去亲吻怀中的约舒亚,一边用手ai抚儿子奔忙了一天的睾丸。

    想起t内那隐晦而凶猛的黑se暗c,乔安娜便感到子宫内一阵战栗,心中又想,若是约舒亚能够同她一块陷溺在那深渊之中,再也不

    分离,那又是多么令人狂喜的事情。

    ###

    四十分钟后,海琳娜将车子停入自家车库内,时间已是晚上两点。

    「约舒亚,到了,醒一醒。」乔安娜唤醒约舒亚。

    他揉了揉睡眼,从车子里头走出。

    三人穿过连接车库和客厅的走廊,进入海琳娜家中。

    海琳娜迳自走向关着欧珊娜的密室,乔安娜则牵着约舒亚的手,母子俩在黑暗中,跟着海琳娜走进密室。

    啪地一声,海琳娜将密室中的灯打开。

    约舒亚已经是第二次,但乔安娜还是第一次进到这间密室,面对四周墙上的y具,没有任何窗户的墙壁,钉满钢架的天花板,她不禁

    看得目瞪口呆。

    欧珊娜躺在床上,全身xx,蜷曲成一团,他身上没有上次那些黑se胶p的缚具,看来睡的很熟。

    他那根粗大的xx被双腿夹着,由於欧珊娜的xx不会萎缩,所以便这么突兀地挺在塑胶床垫上。

    xx根部依旧围绕着一圈黑se的小珠子,那些东西的作用约舒亚并不明白,也还没机会问海琳娜。

    欧珊娜的肌肤显得十分苍白,可能是因为被海琳娜关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小房间里头的缘故,他的手脚细长,有一点类似雷欧的感觉,

    至於面孔,约舒亚上一次看见欧珊娜的时候,他的面孔因为官能x的猛烈快感而扭曲,跟现在那张安详的英俊脸孔实在连不太起来。

    海琳娜踢开脚上的高跟鞋,走到墙边,从柜子上取下了那个用来堵塞欧珊娜嘴巴的多孔圆球。

    在乔安娜还在怀疑海琳娜的意图时,她已经踏上了塑胶床垫,双脚站在欧珊娜的身子两旁,从上往下低头俯视他。

    「其他家族成员,大都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弟弟,」海琳娜道,「但是我想你们应该会懂的,所以现在我要让你们看

    我怎么ai欧珊娜。」

    乔安娜一听,便握紧了约舒亚的手臂,靠在他身上。

    海琳娜弯下腰,用手指先把欧珊娜的嘴拨开,把圆球塞了进去,然后用力地拉扯圆球上面的p带,紧紧将其捆缚在欧珊娜的嘴巴上。

    「呜呜」欧珊娜挣扎了一下,惊讶的睁开眼睛,「嗯嗯」然后他看见约舒亚和乔安娜母子,又是一阵不解的低鸣。

    「乖,今天有观众,欧珊娜。」海琳娜笑道,用手抚摸欧珊娜的金发,「你有听我的话整理房间,很好。」

    欧珊娜哼了一声,似乎是在回应海琳娜。

    然后,海琳娜一把抓住欧珊娜的头发,将他从床上扯了起来。

    「呜呜」欧珊娜疼地低哼不止,顺着姊姊的手腕,走下塑胶床垫。

    约舒亚惊讶地看着海琳娜,她脸上的神气彷彿着了魔一样,虽说她向来就是给人一种深沈莫测的感觉,但现在海琳娜的脸上充满了混

    合陶醉和冷酷的异样表情,让约舒亚看得诧异无比。

    乔安娜却看得身子发颤,握着儿子的手抓得更紧,密闭的小房间中,气氛迅速地改变,而乔安娜也感到自己的身t正呼应着这g改变,

    发出无声地哀嚎。

    海琳娜抓着欧珊娜,两人来到墙边,海琳娜放开欧珊娜的头发,从墙上取下了一双黑se的胶p长手套,命欧珊娜戴上。

    待他穿戴结束,海琳娜便将手套上的锁头和p带扣在一起,把欧珊娜的双手绑在一块,无法分开。

    海琳娜接着又抓住欧珊娜的头发,将他扯回床上,欧珊娜边走边哼,表情痛苦,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

    海琳娜把欧珊娜推回床上后,转头对约舒亚道:「帮姊姊一个忙,约舒亚,把那边的铁炼拿来给我。」

    约舒亚顺着海琳娜的眼神,发现房间角落处堆着一些铁炼。

    约舒亚看了看母亲,「没关系,」乔安娜道,双颊发烫,「你去帮海琳娜吧。」

    乔安娜感到自己的下t在发烫,但却没有淌出xx来。

    约舒亚这才离开乔安娜,走到角落处,把铁炼捡了起来,铁炼铿铿锵锵地作响。

    接着,他在海琳娜的指示下,把铁炼抛过天花板上的钢架,铁炼的两端被海琳娜拿去穿在欧珊娜手臂上的锁头中,多余的部分,约舒

    亚将其拉到塑胶床垫下,那儿的地板上装着j个不起眼的钩子,约舒亚便将铁炼卡在上头。

    然后,海琳娜命欧珊娜往前走,直到他的手被铁炼往上拉到他必须踮起脚尖为止。

    约舒亚在海琳娜的指示下,又为她取来了马鞭,递到海琳娜汗s的手掌中,她显得非常的兴奋,讲话已经有点语无l次。

    啪地一声,马鞭打在欧珊娜苍白的小腹上,拉开了黑夜的序幕。

    由於欧珊娜这次没有穿黑se胶p衣,所以约舒亚可以清楚地看见那条鲜红的痕迹在他的腹部上缓缓浮现。

    「嗯嗯」欧珊娜退了一步,身子痉挛了一下,xx也随之摇晃。

    「不要动」海琳娜喊道,「姊姊要教训你」

    就像之前她鞭打蒂娜一样,海琳娜开始chou打自己的弟弟,不过并没有把他chou的p开r绽,顶多是渗出j滴血而已,看来她似乎有在拿

    捏力道。

    随着马鞭响亮的声响,欧珊娜身上的鲜红吻痕从一条变至三条,而至五条、十条,以至无法记数,他白净的大腿和x腹很快地都染上

    了海琳娜马鞭鲜艳的朱膏。

    欧珊娜种马般的巨大xx挺直在他腿间,但海琳娜一直没去鞭打那儿,紫红se的xx滴着汁y,像是流泪般淌个不停。

    「转过身去,」海琳娜看见欧珊娜发抖的xx,满意地笑道,「我要打你的背。」

    约舒亚发现xx正顺着海琳娜的大腿,从蓝se迷你裙里头滑落,她显然从这种鞭打的行为中获得了很大的快感。

    低头一看,约舒亚自己的xx也早已b起,在今天一整晚的j合下,他竟仍感到xx。

    乔安娜双手紧抱着自己,用嘴巴喘x着,海琳娜的鞭子有形的部分落在欧珊娜的身上,无形的部分则挥入了乔安娜的心中,chou击着她

    yn的灵魂y影。

    欧珊娜转过身,露出和正面相较,无比洁净的背部和t部。

    欧珊娜温驯而顺从的态度,似乎大大刺激了海琳娜,她看来很想要听见弟弟的惨叫,但除非将欧珊娜口中的圆球取出,不然他是无法

    发出任何叫喊的。

    海琳娜高举手臂,啪地一声,响亮地chou在欧珊娜的背上,吻痕斜斜t过他的背脊。

    约舒亚走到母亲身边,乔安娜眼神恍惚,满面嫣红,薄汗微蒸,约舒亚感到母亲的t内充满了xx,他能够感觉到母亲t内隐隐作痛

    的暗c。

    「约舒亚」乔安娜颤声道,往儿子的身上靠近,她身上那件黑se连身裙的系绳设计成只要从末端的绳头一拉,便会整个被chou开。

    约舒亚一手搂着母亲的肩膀,一手将绳头一拉,咻咻咻地,系绳被chou出,连身裙的两p衬板率先掉落地上,布质的部分也随之滑下了

    乔安娜的身子。

    乔安娜的肌肤滑溜溜地,丰满的娇ru、浑圆的t部,被破裂的黑se丝袜包裹的x感双腿,构成了一具无比妖艳的xx,正呼应着她t

    内狂乱的yyu,叹息似地透着热气。

    看着母亲被连身裙的系绳压出一道道红纹的xx,约舒亚感到兴奋极了,他弯下身,捡起地上那条黑se的绳子。

    「妈妈,把手给我,」约舒亚道,「我要把你的手绑起来。」

    乔安娜只感到一g幸福的战栗划过t内,她的儿子说要将她绑起来。

    「好」乔安娜颤声道,「把妈妈把妈妈绑起来」将双手递至约舒亚面前。

    约舒亚用系绳把母亲的双手捆住,然后让她张开双腿,就这么站着。

    母亲的柔n耻丘上,生着一层浓密的绒mao,约舒亚用手轻轻抚摸母亲耻丘上的mao发。

    「嗯嗯嗯嗯」欧珊娜痛苦的闷哼响起,约舒亚和乔安娜都不约而同地往海琳娜的方向看去。

    她已经结束了鞭打欧珊娜的背部,现在,海琳娜正在chou击那根怪物般的巨大xx。

    在青筋满佈的粗大xx上,约舒亚看见了一道暗红se的吻痕。

    欧珊娜激烈的喘x,发出咿咿咿的声音,两眼淌着泪水,唾y不断从口中圆球内滴落,身子缩在一块,看来xx被鞭打令他非常的痛。

    但是约舒亚却在欧珊娜被泪水和唾y弄得s糊一p的脸孔上,发现了他渴求的xx。

    「你想要我继续chou你吗」海琳娜问道,她的双腿都s透了,从海琳娜透着红c的脸孔看来,说不定她刚刚xx了。

    欧珊娜点了点头,缓缓站直身子,将xx对着海琳娜,握着鞭子的姊姊。

    海琳娜二话不说,又是一鞭,直直落在xxr冠上。

    「呜呜」欧珊娜两眼翻白,身子晃动,铁炼在天花板的钢架上刮出响亮的铿锵声响。

    但欧珊娜这次没有后退,约舒亚看得出来他非常的痛,但是欧珊娜却依然站地直挺挺的,xx上下晃动。

    海琳娜也不啰唆,一鞭又是一鞭,都往欧珊娜的xx上挥去。

    在这样的鞭打下,欧珊娜的xx竟然一g一g地从xx的裂缝中涌出,随着鞭子的chou击,四下飞溅。

    乔安娜看地浑身发烫,约舒亚用手在她的花瓣里头抚弄,弄得她心狂神乱。

    「约舒亚」乔安娜焦急道,「快g妈妈快」

    「不,」约舒亚却道,「我要看妈妈受不了的模样。」手指没有进入乔安娜的xx,却按住了她的尿道。

    「啊啊」乔安娜身子颤抖,「拜託你约舒亚妈妈快不行了」恳求道。

    「不行,」约舒亚却笑道,「我要看妈妈发狂的模样,像欧珊娜一样。」

    「欧珊娜」乔安娜颤声道,约舒亚的指头压在尿道口上,揉了起来。

    约舒亚还是第一次拒绝母亲的恳求,但这却只让乔安娜感到更加的兴奋,她感到t内的xx越发凶猛了。

    乔安娜看着只有j步之遥的欧珊娜,他的表情非常的奇异。

    那陷入沈醉的面孔,事实上让人觉得欧珊娜正在享受海琳娜无情的鞭打,而不是在忍受。

    虽然每一次的鞭打都让欧珊娜的五官疼痛地扭曲在一起,但他的眼眸中却没有害怕或是恐惧,只充满了无尽的满足,甚至还让乔安娜

    感到一丝的幸福。

    渐渐地,透过乔安娜的瞳孔,海琳娜手中的马鞭变成了一根充血的xx,透过鞭打,海琳娜将她t内的ai意,一丝一丝地注入了欧珊

    娜的t内。

    「啊啊啊啊」乔安娜陶醉的叹息起来,哗啦一声,金hse的尿y从nx中喷了出来,沾的约舒亚满手,也溅满了乔安娜的双

    腿。

    「妈妈,你竟然尿尿。」约舒亚兴奋地道,「我要惩罚你。」用力捏住母亲膨胀的花蕾。

    「啊啊」一阵剧痛打入乔安娜的心扉,儿子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甜美的诱h力,「惩罚惩罚妈妈吧」乔安娜喊道,无法克制

    地xx起来。

    「呜呜嗯嗯嗯」欧珊娜激烈地呻y。

    咕嘟咕嘟地,巨大的xx猛烈晃动,chou搐的xx佈满淡淡血痕,喷s出一道又一道浓稠的白浆。

    海琳娜注视着欧珊娜痉挛不已的xx,出神地看着弟弟s精,直到他腿下淹起了一p精y湖为止。

    约舒亚一手捏住母亲的xx,用力拉扯,一手则拔去母亲耻丘上的ymao。

    乔安娜嘴里疼地喊叫,心里全是喜欢。

    她感到,儿子马上就可以和她真正的结合了。

    「谁说你可以s精的」海琳娜怒道,用力chou打欧珊娜s精中的xx,xx反弹,将精y溅到了海琳娜脸上。

    「呜呜呜呜」欧珊娜呻y着,但乔安娜已经分不出来那到底是痛苦还是欢喜的呻y。

    「妈妈,」约舒亚低声道,「我想你做我的母狗,让我每天欺负你、搞你。」把手指cha入母亲的xx中,乔安娜耻丘上的mao被拔了个

    八成,mao细孔都发红发烫,整个r丘娇艳艳地。

    「我可ai的约舒亚,」乔安娜欢喜极了,「妈妈已经是你的奴隶了,你想妈妈做什么都可以。」

    约舒亚於是让乔安娜躺在地上,将肿胀生疼地xxcha入母亲的ru沟中,命她用xxai他的xx。

    乔安娜温驯地照做了,她用xx夹住儿子的xx,上下滑动,不忘用舌尖t舐xx。约舒亚一边享受着母亲的侍奉,一边用手指捏乔

    安娜的nr,让她不时因为疼痛而中断侍奉。

    「你竟敢停下来,」约舒亚冷冷道,「我待会要惩罚你。」

    「啊啊」乔安娜沈醉地呻y,努力的t舐儿子的xx,「处罚妈妈处罚我吧」

    乔安娜感到心中充满了幸福,她终於知道她在追寻什么了,那就是她的主人约舒亚。

    另一边,海琳娜握着弟弟的xx,将手指cha入了欧珊娜的尿道,激烈地chou刺着。

    欧珊娜疼地j乎晕眩,甚至发不出呻y声,而他的心灵,或许正沈醉在姊姊所给予的至高喜乐之中。

    约舒亚s精,稀薄的精y洒在母亲的脸上。

    ###二个月后###

    约舒亚站在密闭的小房间里,这是基金会为他和畜母所盖的,在从海琳娜那儿回来后,只花了一个礼拜就盖好了。

    房间没有海琳娜的那么大,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这是因为外头是仓库的模样,太大会惹人疑心。

    里头也摆了一张塑胶床,床边有许多金属的管子和支架,是用来捆缚畜母用的,天花板上没有安装钢架,用的是隐藏式的钢缆车轴。

    约舒亚把手上的纸盒子放到地上,他向基金会订作的道具总算来了,这j天他已经快要等不及了。

    天花板上,日光灯的光线把四方形的房间照的一点y影都无。

    约舒亚走近房间中央,那只妖艳而xx的y兽身边。

    y兽的双手被胶p制的手铐箝住,手铐又接着天花板的钢缆,所以她的双手不得不往上高举。y兽的双腿则分别被锁在床左右侧的金

    属支架上,她的脚底和膝盖后方都有金属管子供为支撑,但t部下方却是空无一物,所以她要嘛双脚用力,像是两腿大开蹲着似的把身t

    撑起,要嘛就让身t下沈,让重量由两只手和胶p手铐支撑。这两种动作一个会让她很累,一个会让她很痛,所以y兽将被迫j替使用两

    种模式,无法得到p刻休息。

    y兽的眼睛被眼罩遮掩,上半身戴着特制的红sex罩,是为y兽特别订作的,xx上方的部分有着特殊的钮釦设计,可以像现在这样,

    在y兽的左右xx上,各安装一个震动吸ru器。

    嗡嗡嗡地,透过透明的压克力漏斗构造,约舒亚可以看见吸ru器里面,紫红se的塑胶夹扣着y兽的xx,一边震动,一边吸取着她丰

    沛的ru汁。ru汁顺着压克力漏斗后方的细管,被吸取到不远处的集ru器内。

    装上这个装置起,过了快两个礼拜,畜母才开始泌ru,从那之后,约舒亚就每天早上喝一到两杯畜母的n水,滋味异常香甜。

    y兽的下半身,则穿戴着一套黑se的丁字k蕾丝马甲,配上黑se的雕花丝袜,两腿大张的她,耻丘上已经生出一丛短短的绒mao,沾着

    xx,发出浅浅水光。

    畜母的腹部高高隆起,那是因为约舒亚将一根塑胶管塞入了y兽的g门,塑胶管的另一头接着一个小帮浦,会自动将水注入y兽的肠

    子里面。但cha入g门的塑胶管上配备有感压器,只要y兽的g门肌r一紧,便能停止yt注入,否则便会不断注水。

    约舒亚见y兽身上都是汗珠,心想她应该一整晚都没睡,因为她不但得时时刻刻保持g门肌r紧绷,还得驱使双腿用力,以免手臂被

    自己的t重所拉伤。

    但看来她的g门努力不足,所以腹部现正高高耸起,有如怀胎六月的yf。

    「说到这,」约舒亚伸出手,抚摸畜母略成圆形的腹部,「你怎么还没有怀y妈妈」

    「啊」畜母的身t动了动,这才发现到约舒亚在身边,「约舒亚」道。

    「你在叫谁」约舒亚不悦道,用手指弹了弹畜母的y蒂,她的花蕾这两个月肿了快要一倍多,j乎有半个指节那么大。

    「啊啊」畜母疼地发喊,叫声中虽充满痛苦之意,却掩盖不了其下贪婪的欢愉之情,「主人」

    「你故意叫错的吧」约舒亚笑道,「整天就想我惩罚你,这只y兽。」扣住畜母的y蒂,用力扭转。

    「噫噫」畜母身子凭空扭动,那妖艳的身子透着汗,ss发亮,显得越发y秽。

    一gxx喷出,畜母xx了,嗡嗡嗡的,浣肠帮浦也运转起来,趁着她xx时g门松软,将冰凉的yt迅速注入其t内。

    「啊啊不要」畜母颤声道,「不要再灌了」

    约舒亚走到集ru器旁,集ru器是个四方形的小型仪器,下头摆着一个五公升的透明塑胶瓶,里面有大约一半左右的ru汁。

    约舒亚将集ru器的开关转掉,回过头,把畜母身上的集ru漏斗取下。

    「啊嗯」畜母一声轻叹,涨红的xx上还淌着n水。

    约舒亚捧住畜母的xx,轻轻t舐,吸吮起来。

    「嗯嗯嗯嗯」畜母欢喜地咬着下唇,一边忍受着xx上的快感,一边努力不让g门松开。

    「主主人」畜母道,约舒亚一边吸她的n,一边捏住她另一边的xx,「你想到了新方法来处罚奴了吗」

    「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处罚你这个y奴,」约舒亚放开畜母的xx,笑道,「妈妈。」

    畜母乔安娜不禁显得有些失望,她本以为约舒亚可以想出更激烈的方法来惩罚她的。

    「不过,今天基金会的包裹已经寄来了,妈妈。」约舒亚道,「藉着基金会的帮助,我一定可以用更有效的方法玩弄你。」

    乔安娜的身tchou动了一下,似乎约舒亚的话语令她无比的兴奋。

    约舒亚接着又离开母亲,去把浣肠器的帮浦马达也关上,并把塑胶管从母亲g门中拔出。

    「嗯嗯」乔安娜叹了一声,褐红se的括约肌很快地将塑胶管的空隙补上。

    「你的身t越来越xx了,妈妈。」约舒亚看着畜母的yr,「我明明让你一天不吃饭,只喝我的精y和尿y,为什么你还是这

    么xx」

    在集ru器不分日夜的cru下,乔安娜的本已十分丰满的xxy是大上了两号,看来又沈又重,xx也有两公分高,ru晕更是变的又红

    又圆,而且在约舒亚经常x地不让乔安娜进食的情况下,她的腰反而变瘦了,那对诱人的美ru加上柳树般摇曳的腰肢,配上g间xx多汁

    的鲜红果实,约舒亚每次看到畜母都不禁想要疯狂的g她。

    「因为,」乔安娜贪婪地笑道,伸出舌头t了t自己的嘴唇,「主人你都只让奴喝精y和尿y而已」

    「所以,奴的嘴巴里面,都是主人xx的味道」乔安娜道,「只要一呼吸里面都是主人的」她边说,一边张开嘴,似

    乎在怂恿着约舒亚cha入她的口中一般。

    「你这只xx的母狗,」约舒亚,捏住母亲两边的xx,「我ai你,妈妈。」道。

    「嗯嗯」乔安娜口中泄出甜美的呻y,「主人主人」喃喃道。

    约舒亚接着便把纸盒搬到乔安娜附近。

    然后,他把乔安娜脸上的眼罩取下,畜母红se的头发散乱在她的额头和肩膀上,乔安娜皱着眉,看来房间里的灯光令她眼睛刺痛,身

    上飘着汗水和xx混合的鹹涩气味。

    约舒亚在确认畜母已经可以正常视物后,才把纸盒给打开。

    纸盒里面,摆着许多大小不一的银白金属环,金属圆条等,以及一双附有电线的黑se手套,以及其他杂物。

    乔安娜好奇地注视着纸盒里面的东西,主人并没有说要怎么处罚她,进入暑假之后,乔安娜就被约舒亚关在这间房间里面,吃喝便溺

    都在其中,没有主人的许可,除了呼吸之外不能做任何事情。

    但这一个多月却是乔安娜感到生命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她感到自己被主人完全的佔有,是他忠实的家畜和奴隶,主人便是她的世界,

    生命则存在於主人的命令和惩罚之中。

    乔安娜看着约舒亚把其中两个银白金属环取出,放在她的xx上,比了比大小。

    那是一对大概半径三公分左右的金属环,环中间是开放的,开口尖锐,有如利针。

    「听俱乐部的人说,这是抗菌的金属,所以不用消毒。」约舒亚道,「我要把这刺到你的xx里面,妈妈。」

    约舒亚转了转金属环,把它拿到乔安娜眼前,让她看见环内部蚀刻的名字:「约舒亚的母畜」

    「啊啊」乔安娜欢喜极了,「主人快刺穿了吧」主人任何对她的佔有表现,都让乔安娜感到无比开心,恨不得那j

    个字是刻在自己的身上。

    「你这y荡的母狗,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约舒亚笑道。

    他捏住乔安娜的xx,「这可是会让你很痛的。」道。

    右手抓住金属环的一端,将尖锐的开口刺进乔安娜樱红的xx中。

    「噫噫」乔安娜在剧痛之下,身t乱颤,约舒亚立刻把她压住,「啊啊」乔安娜放声大叫。

    约舒亚慢慢地,似乎要加深畜母的痛苦似地,把金属环的尖端一点一点地刺穿乔安娜的xx。

    鲜血缓缓地沿着xx淌落,一路上融合了汗水和些许ru汁,颜se逐渐变淡。

    乔安娜全身用力,本能地想要逃离约舒亚,但手脚都被绑缚,身t又被约舒亚紧紧抱着,根本无法动弹。

    然后,金属环整个穿过了乔安娜的xx,约舒亚手指一用力,把金属环的开口扣在一起,发出嚓的一声。

    染着血的银白圆环,挂在xx上,隐隐散发出诱人的气氛。

    约舒亚放开畜母,把掉落地上的另一个金属环捡起,准备为她的另一个xx穿环。

    乔安娜的身t垂了下来,手上的胶p手铐紧紧扯着她的手腕,她感到g门的力气越来越小,而且因为约舒亚昨晚不在,她一个晚上都

    没有尿尿,想要排放的xx在剧痛的c化下,显得异常强烈。

    「主人」乔安娜颤声道,「奴奴想尿尿」

    「不行。」约舒亚冷冷道,「忍耐到我装好这些东西。」

    乔安娜只好继续忍耐,虽然她已经感到一些yt从g门里面漏了出来。

    约舒亚抱住乔安娜的腰,让她的肚子贴在自己身上,聚精会神地,把金属环穿入她另一只xx中。

    有了前面的经验,这一次乔安娜有了心理准备,挣扎的幅度比较小了。

    在穿环的过程中,乔安娜的眼睛一直凝视着约舒亚,她的儿子主人,他专注的表情令乔安娜感到幸福万分。

    被c了一个晚上的ru后,xx早已敏感的不能再敏感,金属环穿过时所造成的痛苦也因此更加的巨大。乔安娜一边t验着那激烈的痛

    楚,一边也品嚐着痛楚所揭示给她的明确ai意。

    在这间狭小的密闭建筑中,她的儿子正为了佔有她,在她的身上制造出巨大的感受,再没什么能比这更加明确的表现出母子之间强烈

    的关系,疼痛和流血不但是属於乔安娜的,也是属於约舒亚的。当他在她的身上制造疼痛时,乔安娜知道那就是儿子在佔据她的身t和心

    灵,疼痛让她只能想着他,让她向他求饶,或是哀求更多的痛苦,让乔安娜可以更想他。

    乔安娜感到两腿之间,r的里面在发烫,约舒亚结束了另一边的xx穿环作业,扣实了金属环。

    两边的xx上都沾着j道血丝,哺育用途的xx透过这两个小小的金属环,摇身一变,成为一对y乐用的器官,充满了放l的气息。

    约舒亚满意的用双手手指穿过金属环,拉动乔安娜的xx。

    「啊啊」乔安娜感到一g刺痛,她的身t发烫,剧痛解除之后,甚至令她感到头轻脚重。

    约舒亚接着又将两只小金属条穿在乔安娜肚脐的上下两端,跟xx相较,这里的痛楚显得十分容易忍耐,乔安娜甚至只哼了j声。

    g门里面泄露的yt越来越多,约舒亚也看见了,但却没说什么。

    随着穿环作业的进行,乔安娜逐渐陷入一种l漫的情绪中,她感到自己就像是个把处nv献给初恋情人的少nv,让自己的身t一步步成

    为约舒亚的东西,虽然乔安娜早已将自己视为约舒亚的宠物和x奴,但透过穿环,这g奴yu得到了更强烈的满足。

    约舒亚接着从纸盒中取出了许多的金属圆球,小型圆圈,长条状、两边隆起的金属条。

    那些东西将会装置在自己的花瓣和xx上,乔安娜心想,然后她就会名符其实地成为儿子的r奴隶。

    乔安娜颤抖着双腿,将自己的身t支撑起来,花瓣上不但沾着xx,也沾着尿,她已经快要无法忍耐了。

    约舒亚首先在乔安娜绽放的花瓣两边,各装上了一个银白金属球。

    乔安娜疼地两腿乱颤,一g金hse的尿y咕碌一声喷了出来,溅到约舒亚手上,但他看来非常专注於穿环作业,没有注意到。

    强烈的疼痛和x兴奋在乔安娜t内不断来回j叠,她凝视着约舒亚的手,上面捏着另一个小金属环,比xx上的要小的多,乔安娜感

    到一种错乱的快感在t内啃啮,她想要约舒亚g她,又想要他在那敏感的地方打更多的洞,让她品嚐更多的痛楚。

    约舒亚用手指拨开y蒂的r鞘,露出那只s热的闪亮红豆,将金属环刺了进去。

    「啊啊啊」乔安娜的身t弹了起来,巨大的疼痛充满了她的身t。

    哗啦哗啦地,大量的yt和尿y从乔安娜的g门和尿道中喷溅而出,约舒亚紧抓着畜母的腰,上衣和k子都沾满了她的yt,s成一

    团。

    约舒亚手指用力,把金属环剩下的部分y是刺进了乔安娜的y蒂,让环穿过了那粒r蕾。

    然后他迅速的褪下k子和上衣,将早已肿大无比的xxcha入母亲沾着血和尿y的rx中。

    「啊啊」乔安娜喊叫着,约舒亚捧着她的t部,将她的身t抬到和自己一般高。

    乔安娜的双手弯曲,手肘搁在约舒亚的肩膀上,他猛烈的g起母亲来。

    「啊啊」乔安娜在剧烈的痛苦和欢喜中流下泪来,「主人主人」呻y道。

    她的肌肤染上一层淡淡的粉红se,xx上还有j丝血迹。

    约舒亚亲吻母亲,让她吸吮自己的舌头。

    乔安娜很快地xx,穿环的过程就像是场无形的xx,间断的痛苦和兴奋早已让她飢渴无比,在儿子的猛烈chou送下,乔安娜的xx没

    有停止。

    「妈妈啊啊」约舒亚似乎也和乔安娜一样,很快地开始s精,「你ai我g你吗妈妈」抱着xx的畜母,他喊道。

    「啊啊g奴」乔安娜喊道,「g你的奴」xx凶猛地chou搐起来,在xx上来回痉挛。

    浓稠的精y大g大g地涌入乔安娜的子宫,约舒亚的xx也很快地进入了那个狭小的空间。

    乔安娜癡狂地笑了起来,腰t颤动不已,她感到约舒亚已经完全佔有了她,不论是身t还是心灵,她都已经成为儿子名符其实的x奴

    隶了。

    母子的激烈j合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当约舒亚拔出xx时,乔安娜已经在连续的xx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地上满是被乔安娜t温褽热的浣肠y和尿y,乔安娜的rx上蒙上了一层雪白的黏浆,被xx撑开的rx一下一下地吐着精y。

    约舒亚弯身到纸盒子里面,取出另一个金属环,不大不小,拿到乔安娜面前。

    乔安娜恍惚地看着儿子,金属环的开口凉凉地滑进她的鼻孔中。

    「啊啊」乔安娜疼地哭喊起来。

    一阵带着血腥味的剧痛直接撞击乔安娜的脑袋,眼泪立刻夺眶而出,约舒亚的手放开,金属环则留在她的鼻子上。

    「啊这是」乔安娜一边chou泣,一边问道。

    「这是鼻环,很适合你吧」约舒亚笑道,「以后我就在你的鼻环上牵一条绳子,带你出去逛街好了。」

    乔安娜破啼为笑,xx兴奋地chou搐了一下。

    约舒亚把纸盒里面的黑se手套戴起来,把手套上附的电线接在cha座上。

    「现在我要惩罚你,」约舒亚脸se一变,冷冷道,「你竟敢在途中就把g门里面的东西都放了出来,我有命令过你要忍耐到事情结束

    的吧」

    他伸出手指,碰触乔安娜的ru环。

    一g尖锐热流窜过乔安娜的身t,让她又麻又痛。

    「啊啊」乔安娜惊道,「这是电击」

    「是的,妈妈,」约舒亚笑道,「我现在有新的方法惩罚你了。」

    他将两手拂上乔安娜的xx,电流立刻在她的xx中奔窜,ru汁被电压所激,甚至自己涌了出来。

    「啊啊」乔安娜浑身发颤,「啊啊啊啊」

    约舒亚抱住母亲,观赏着她因为痛苦而显得万分嫣红的面孔,和因为痛苦而显得愈发xx的眼眸,亲吻乔安娜。

    乔安娜用颤抖的舌尖滑入儿子的口中,吸吮他的唾y。

    约舒亚的一只手从乔安娜的xx上挪开,往她的g间滑去。

    乔安娜身子一僵,她的花瓣和蜜r上都是金属球和金属圈,万一被这样电击的话

    「你怕了吗」约舒亚问道,「你这只y兽」

    「不」乔安娜颤声道,「请惩罚奴吧,主人。」

    约舒亚缓缓将手往下探,随着儿子的接近,乔安娜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兴奋。

    然后约舒亚将手掌整个贴在母亲的xx上。

    「啊啊」乔安娜大喊,「啊啊啊啊」

    她欢喜地chou泣起来。

    膣r痉挛着,rx的收缩将内部的精y都挤了出来。

    「咯咯」乔安娜发出像是窒息般地呻y,两眼翻白,j乎要晕眩过去「咕噫」

    约舒亚欣赏着母亲扭曲的面孔,握着她发红发烫的xx,感到无比地兴奋。

    电击让乔安娜不断的xx,快感成为约舒亚折磨这头y兽的工具,乔安娜哭喊着,挣扎着,在儿子的双臂中像是翅膀折损的蝴蝶,拼

    命地舞动身躯。

    然后,约舒亚将xx从侧cha入了乔安娜的g门,开始g起母亲的h庭。

    g门里面的r也在chou动,彷彿那边是活的一样。约舒亚放开母亲的蜜r,握着她的腰,以利xxcha入更深。

    「噫噫」乔安娜的头前后摇晃,唾y从嘴角里面滴落,「啊

    啊」整个人瘫软下去,手腕上的胶p手铐深深咬到r里。

    乔安娜眼冒金星,脑中一p空白。

    「高兴吗y货」约舒亚问道。

    乔安娜恍恍惚惚地,似乎没听见约舒亚的问话。

    约舒亚於是又把手放到母亲的蜜r上。

    「噫噫噫噫」乔安娜的泪珠滚出,「啊啊啊啊」再次哭喊起来。

    g门后头的软r猛烈蠕动起来,约舒亚便趁势chou送。

    「噫噫」乔安娜喊叫着,嘴角却慢慢上扬,「嘻嘻」一边急促呼吸,一边笑了起来。

    「看样子这很适合你这头y兽。」约舒亚笑道,「以后我就每天这样电你好了,妈妈。」

    「哈啊」乔安娜的腰肢猛地扭了一下,「主人」约舒亚似乎依稀听见乔安娜如此颤声说道。

    他用力将xx整根擣入乔安娜柔软的gr里头,一手扣着她的ru环,一手捏住y蒂上头的小环。

    乔安娜已经陷入了疯狂,再也无法分辨到底约舒亚是在给予她痛苦或是快乐,她只知道约舒亚正在进入她的t内,儿子正在g她。

    四周的墙壁扩散开来,在乔安娜失焦的双眼里面映成无边的黑暗。

    乔安娜喜欢极了,在至高的幸福感中昏厥过去。

    ###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乔安娜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塑胶床垫上,身边全是浣肠y,又冷又冰。

    约舒亚的背影就在身边,似乎正在收拾他那双电击手套。

    乔安娜望着儿子的背影,满足而疲倦,心中充满了ai意,想着待会要怎么取悦她的主人。

    短短的两个月,已经令乔安娜忘了之前的三十六年,一想起自己竟然荒废y奴的义务长达那么久的时间,她便感到无比的愧疚。

    她想要主人继续的惩罚她,但她也发现主人的惩罚只令她越加感到幸福和快乐,根本没有惩罚的效果。

    约舒亚站了起来,从纸盒里面拉出一条细p带,将p带末端的扣环,扣在乔安娜的鼻环上。

    他一扯p带,乔安娜便不得不站起。

    约舒亚开心地笑了,乔安娜也感到十分高兴,取悦主人才是她的生命意义。

    约舒亚带着乔安娜,两人离开仓库,很快地走进主屋内。

    乔安娜还想主人要在哪儿处罚她,却被约舒亚带进了浴室。

    虽然一个多月没有回到家里,看起来似乎也没什么变。

    浴室里面,浴缸已经装满了冷水,约舒亚命乔安娜进去,把自己洗乾净。

    洗好之后,约舒亚把乔安娜牵到她的寝室里面。

    在母亲的大床上,约舒亚又g了乔安娜一次。

    「妈妈妈妈」约舒亚兴奋地喊着乔安娜,把xx刺入她的子宫里面。

    乔安娜两手抱着儿子,两腿缠在他的腰上,打从xxcha入就开始xx。

    「约舒亚啊啊」乔安娜欢喜极了,喊道:「我的好儿子g妈妈g妈妈的x」

    在一种母子连心的默契下,乔安娜知道她和主人最甜密的关系必须要等到两人进入那间黑暗的小室中,才能够再度品嚐。在那小室外,

    就算是自己的家里,乔安娜也仅能止於作主人xx的畜母,而不能接受他全面的征f和佔有。

    在乔安娜接受了儿子两g浓稠的精y后,约舒亚命她穿上衣f。

    乔安娜於是穿上一件普通的暗红se长裙,配上细肩带的粉se上衣,她的x罩都变的太小,而裙子的腰围则变的太大了。

    在乔安娜换衣f的同时,约舒亚也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乾净的牛仔k和运动上衣。

    「有谁要来」乔安娜不禁问道,「主人」

    「海琳娜要来,她要带〝未来〞给我们看。」约舒亚道。

    过了一会,门铃响起,约舒亚便牵着乔安娜,两人一块到玄关前迎接海琳娜。

    打开门,海琳娜身穿一套鲜艳的亮红se半身外套和迷你裙,露出她诱人的光滑腹部。

    「嗨,约舒亚弟弟,还有我美丽的乔安娜姊姊。」海琳娜开心的笑道,尤其是当她看见乔安娜的鼻环,上面的细p带,以及牵着那条

    p带的约舒亚。

    「我带来攸关你们未来的重大文件,你们今天可得花点时间看上一看。」

    海琳娜走进乔安娜母子的家中,将门在身后关上。

    三人一同在客厅里坐下,海琳娜将文件从肩上p包中取出,一份份放在客厅的玻璃桌上,共有四份。

    「这些是」约舒亚问道。

    「家长会替你们拟定的未来企画,」海琳娜道,「由於你们的情况稍稍不同於一般的典型家庭,我后来又作了一点补充报告,所以家

    长会多花了一些时间去评估我的报告,这j份企画出来的时间才会这么晚。」

    约舒亚好奇地拿起其中一份,「一般x的未来」,翻开一看,上面是某个他不知道的城镇地图,上头注有约舒亚和乔安娜的新住所,

    并附上他俩的新身份,看来此企画主要的目的是要让约舒亚母子俩在另一个城市中,以全新的身份,成为正式的夫q。

    但在这一份企画的末尾,却斜斜盖着一个红se的方形印章,写着:「不予推荐之选项」j个大字。

    乔安娜倚在儿子的肩膀上,看着约舒亚审视那些文件,突然感到十分口渴。

    「主人」乔安娜轻轻握住约舒亚的手,「奴渴了,可以赏奴一点主人的金hyt吗」道。

    「嗯。」约舒亚道,眼神没有离开文件。

    乔安娜弯下腰,把头埋进约舒亚的g间,用牙齿咬开他牛仔k的拉炼,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捧起约舒亚软绵绵的xx,把尚未b起的g

    头含入口中,轻轻t舐。

    海琳娜微笑起来,注视着乔安娜微微晃动的披肩红发。

    「呼」约舒亚轻叹一声。

    温热而苦涩的尿y,带着浓厚的臊味,在乔安娜的口中散开,她畅饮着约舒亚的尿y,一点也没有难过的感觉。

    甚至当约舒亚都尿完了,她还意犹未尽地t着儿子的xx,让他雄伟的昂扬起来。

    「这j份怎么都是不推荐的选项」约舒亚却奇道,把桌上四份文件都概略翻过。

    「因为家长会考量到你们的特殊需要,」海琳娜微笑道,「认为那些选项可能会妨碍到你们的幸福。」又从p包中,取出第五份文件。

    约舒亚接过海琳娜手中的文件,乔安娜则整个人跪在儿子的腿间,忘我地吸吮他的睾丸。

    「你把你的母亲t教得很好。」海琳娜不禁称讚道,「我想她一定很ai你。」

    「当然了,她是我的y奴。」约舒亚笑道,「妈妈,你说对不对」伸手抚摸乔安娜的红发。

    「嗯嗯」乔安娜好不容易才把双唇从约舒亚威猛的xx上挪开,「只要是为了主人,奴愿意做任何事。」简单地道了一句,

    回头又开始孜孜不倦地亲吻约舒亚的xx。

    海琳娜满意的点头,「我很高兴我没有看错人,约舒亚。」道。

    约舒亚翻开第五份企画,里面却是许多条列式的须知条款,记载着许多的权利与义务,「这是」约舒亚问道。

    「那是成为俱乐部g员的契约书,」海琳娜道,「家长会认为你有资格担任俱乐部的g员,和我一样。」

    「g员是要做什么」约舒亚问道,对於这个帮助他和母亲获得幸福的组织,约舒亚相当有好感。

    「寻找那些被孤立在无知大众中的家族同伴,就像我透过雷欧找到你们一样。」海琳娜笑道,「你们其实运气很好,因为很少有人身

    边有这么多家族成员的。」

    约舒亚点点头,翻了翻企画书,突然间,双眼一亮。

    「妈妈」约舒亚喊道,「别t了,你看这个」把企画书的某一页递到乔安娜面前。

    乔安娜握着儿子的xx,往那页面上凝神一看。

    「天啊」乔安娜讚叹道,难掩脸上的惊讶与狂喜之情,「这真是太美了」

    「我就知道你们会喜欢这种安排的。」海琳娜笑道,「其实我今天已经替你们向俱乐部借了一辆直昇机,要上我的车吗我载你们去。」

    约舒亚点点头,站了起来,乔安娜跪在地上,轻轻把xx放回牛仔k中,把拉炼系上。海琳娜收起桌上文件,放回p包中,率先走出

    客厅。

    在儿子的牵引下,乔安娜万般柔顺地跟在他身后,企画书上的美好未来,让她渴求被征f和佔有的心灵欢喜地颤抖起来。

    ###八个小时之后###

    坐了一个半小时的飞机后,三人换乘基金会的s人客机,往国家中部的沙漠地带飞去,花了快六个小时才抵达。

    客机降落的地方,是一个热气昇腾,就快被红沙淹没的小型机场,据海琳娜说,降落跑道本身平常真的是掩埋在红沙下的,每个月只

    有三天会清理乾净,以供俱乐部人士的飞机进出。

    降落跑道旁边只有一间小小的白se建筑,除此之外什么都无,连公路都没有。

    三人走进建筑物中,里头是一间普通的速食店,充满混杂着薯条气味的冷空气。

    海琳娜迳自走到柜台前,推开柜台的木板,走了进去。约舒亚和乔安娜不疑有他,跟着走进。

    穿过只有两个人在照顾的宽敞厨房,三人站在一座大型冷冻库前。

    海琳娜按了按冷冻库上面的温控器,输入「666」后,再按下「摄氏」「自动保持」「定时解除」等三个按钮,才命约舒亚帮她拉

    开冷冻库最右边的门。

    约舒亚花了一点力气打开那道门,门后竟是一道深不见底的自动电扶梯。

    「抓好扶拦,」海琳娜叮咛道,「这可是很深的。」首先走进。

    乔安娜紧握着约舒亚的手,约舒亚则牵着母亲鼻环上的p带,两人站在电扶梯的同一阶上。

    嗡的一声,背后的冷冻库门关上,四周顿时陷入一p黑暗。

    电扶梯动了起来,速度由慢而快,最后j乎让约舒亚以为他们正在往下坠落。

    远远地,下方隐隐透出一团朦胧的橘红se光芒。

    过了两分钟后,电扶梯开始减速,再过两分钟,约舒亚等人进入了那团橘红光芒的领域之内。

    那里是一个车站,一辆三节车厢的电车正停在月台旁,由於灯光的关系,所有东西看起来都是橘红se的。

    海琳娜打开电车车门,邀请两人上车。

    车上没有座位,却摆着j张床,床边柱上则挂着j套白se的斗蓬。

    「换上斗蓬吧,」海琳娜道,「在医疗中心里面,所有人都只能穿这种斗蓬不准穿其他衣物。沐浴室在那边,你们可以先去沖个澡。」

    指了指电车的后方。

    脱光衣f后,约舒亚便牵着乔安娜,两人一同进入沐浴室中淋浴。

    在三人都换上白se斗蓬后,电车才出发向前。

    「这是什么地方」约舒亚奇道,「为什么地下会有电车」

    「这里是俱乐部医疗团的中枢,我们都叫它空洞枢院。」海琳娜道,「这里本来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后来被基金会的成员发现,

    改造成医疗中心,俱乐部也是从这边发起的。我知道的只有这样。」

    「真是神奇。」约舒亚不禁讚道。

    「你们不再多做j次到中心还有大概半个小时的路呢。」海琳娜却面带揶揄之意,笑道,「我想你们这一进去,恐怕得花上不

    少时间才能出来唷。」

    「真的」约舒亚和乔安娜同时惊道,「会花多久时间」

    「欧珊娜那时花了一个月,我想你们至少也要三个月吧。」海琳娜笑道。

    约舒亚和乔安娜面面相觑,然后约舒亚把乔安娜鼻环上的p带在床边柱子上绕了好j圈,固定在上头。

    乔安娜慢慢弯腰,两手手掌抓着柱子以为支撑,上半身水平,t部高高翘起,约舒亚将她身上斗蓬的下缘撩了起来,搁在乔安娜腰上。

    畜母y艳的t部,连接着一双雪白的美腿与娇足,呼人骑跨般地随着电车行进上下颤动。

    乔安娜丰满而多汁的xx沈甸甸地垂在她x前的斗蓬上,隐约可推测出其浑圆的ru形。

    约舒亚拉起自己的斗蓬,xxy的发涨,准备cha入母亲。

    乔安娜兴奋极了,不时转头注视着主人,她想让海琳娜看主人g她的模样。

    但她却被海琳娜接下来的动作乱了方寸,陷入了焦急、嫉妒、和愤恨的痛苦漩涡中。

    海琳娜伸出了手,轻轻握住约舒亚的xx,不让他cha入乔安娜。

    「先g我,约舒亚。」海琳娜xx地笑了起来,「让那只母狗看看主人g别的nv人。」

    约舒亚一听,大感兴奋,便让海琳娜牵着他的xx,两人爬上了乔安娜眼前的大床。

    他们脱去了对方身上的斗蓬,约舒亚开始ai抚海琳娜的xx,海琳娜则贪婪地套弄那根巨大的xx。

    「啊啊」乔安娜心中充满了焦急和嫉妒,「主人主人」急切地叫唤。

    「y兽,乖乖看我g她。」约舒亚却命令道。

    乔安娜只好忍耐,她紧紧抓着床边的柱子,两眼动也不动地盯着那根本来应该cha入她t内的xx。

    约舒亚从后方cha入海琳娜,海琳娜的脸上很快地露出了雌x野兽的欢l表情,他们一边g,一边接吻,用舌头t对方的脸,用舌尖cha

    入彼此的嘴里面。

    乔安娜数度想要冲上前,但却不愿违背主人的命令,而且p带绑在柱子上,限制了她的活动范围。

    海琳娜的腰像是水蛇一样的扭动,迎合着约舒亚的xx,她陶醉地双眼微睁,xx洪水般地淌出。

    「啊啊约舒亚,」海琳娜叹道,「你把我g的比上一次更爽了,我快要嗯嗯」

    她身子一颤,倒chou一口气。

    乔安娜嫉妒万分,用怨恨的眼神瞪着那个nv人,竟在儿子的xx下xx。

    约舒亚拔出xx,对着躺在床上的海琳娜,朝她脸上s精。

    海琳娜张开嘴,双颊透出氾滥的红c,让精y洒在脸上。

    然后她又用嘴清理约舒亚的xx,把xx和xx都t的发亮。

    「主人」乔安娜感到自己快疯了,「求求你快g奴吧」哭喊道。

    「不行,」约舒亚却不悦道,「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什么」乔安娜见主人面se不喜,惊慌地道,「奴做错什么了」

    「约舒亚是你的主人,嗯」海琳娜一边t着约舒亚的xx,一边道,「可是你只是他的y兽和奴隶嗯嗯」

    「我要g谁是我的自由,」约舒亚道,「而且,只要是家族想要,我都愿意g她们,而你只是我的y奴,竟然这样指使我」

    他抓住海琳娜的头,开始g她的嘴,海琳娜熟练地放开喉咙,让约舒亚粗大的xx滑入食道内,xx的形状甚至可以隐约透过她的颈

    子看见。

    乔安娜惊讶而恐惧地闭上了嘴巴,出於强烈的aiyu,她竟忘了自己已经是约舒亚的y奴,想要反过来佔有主人。

    於是她静静的观看着,心中的妒意和对海琳娜的怨恨依旧不减,但是畜母乔安娜把那当作主人对她的惩罚,从那激烈的嫉妒和独佔yu

    中,畜母又重新t认到只有让主人完全的佔有和征f自己,心中的ai意才能获得满足。

    约舒亚g完了海琳娜的嘴巴后,又g了她的g门。海琳娜呻y着,y秽地扭着腰,嘴角淌着唾y,沈浸在约舒亚的xx之中,一次又

    一次地xx。

    然后,约舒亚chou出了xx,来到乔安娜的后方,cha入她的rx。

    「啊啊」乔安娜浑身一颤,xx一进入xx,便让她立刻xx。

    「主人啊啊」乔安娜立刻扭起t部,贪婪地奉迎xx的进入。

    后颈上突然被一个重物压下,一团热呼呼的物事压到了乔安娜脸上。

    「喝我的尿,母狗。」海琳娜道,她刚被约舒亚g完的nx还淌着儿子的精y。

    乔安娜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喝她的尿,y兽。」约舒亚开口道。

    「是是的,主人。」乔安娜颤声道,张开嘴巴。

    海琳娜满意的笑了笑,「我在你们家的时候,就很想让你喝我的尿了。」她腰肢一颤,热热的尿y滚了出来,流的乔安娜满脸都是,

    她得张大嘴巴才能喝到海琳娜的尿。

    约舒亚猛力地g着母亲,xx进入了她的子宫内,将那个精y容器顶地一下一下地chou搐。

    乔安娜xx了,一边喝着海琳娜的尿y。

    在畜母的心中,乔安娜感到她某个鲜为人知的部位又被主人征f了,她变的更加顺从,更加懂得以主人的利益为利益了。

    乔安娜感到欢喜,她可以更贴心的f侍主人,但同时她也感到愧疚,她希望主人可以给她严厉的惩罚,然后继续征f她心中尚未被收

    f的地方,让她变成一个完美的y奴母狗。

    在约舒亚把精y注入乔安娜子宫后,他把乔安娜鼻环上的p带解开,让她上c。

    然后海琳娜便和约舒亚一块玩弄乔安娜,他们捏她的ru,喝她的n汁,约舒亚用xxg乔安娜的g门,海琳娜就用手指cha入她的尿道。

    ru环和y蒂环成为他们调戏乔安娜的美妙道具,他们拉扯着乔安娜的x器,让她在疼痛中喘x,在战栗中xx。

    约舒亚又在乔安娜口中排尿,并令她不准喝下,让她大张着口,嘴里满满全是金hse的yt。

    乔安娜喘x着,呻y着,在身t的激烈感受下被送上一次又一次欢美的境界。在痛苦和快乐的翻弄下,她幸福地落下泪珠。

    短短的三十分钟很快地过去,三人的y戏也告一段落,在电车靠站后,三人又再次洗浴,套上斗蓬。

    走下月台,上面已有许多同样穿着白斗蓬的人在等着他们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