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危机出现

小说:九龙狂帝 作者:释不争

    此语一出,白衣女子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不过很快,她便恢复过来,她再一次打量了陈不凡一眼,然后严肃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不凡呵呵两声,心中暗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龙帝,那你还不得激动死,当然了,在没有确定你是敌还是友的时候,我还不能亮出自己的身份,万一你是我的仇人怎么,我当场就得陨落在此。我才没有那么傻呢。

    深吸了口气,陈不凡笑道:“那石棺外面不是写了吗,那些文字虽然是介绍龙帝的,但是里面却埋葬着一个女人,如果说,你跟龙帝没有关系的,我还真是不相信,只是现在我不能确定,你到底是龙帝什么人,是龙帝的爱人呢,还是龙帝的亲人,又或者说只是朋友,又或者是仇人,不过能葬在龙帝的石棺中,你应该不仅仅只是朋友那么简单。”

    白衣女子冷笑一声,道:“看你年纪不大,没想到心思倒是挺缜密的,这就是你为什么来找我的原因?”

    “算是吧!”陈不凡笑得有些尴尬。

    “这里可是西大陆,而你却知道龙帝那么多的事情,你倒底是何人?”

    “我是谁真有那么重要吗?你是谁才是最重要的。”

    白衣女子没有想到陈不凡会这么问,当下有些呆住了,不过很快,她就缓过神来,白色的衣服在夜风中飘飘起舞,宛若九天仙子一般。

    陈不凡看过无数的美女,可还是被这美丽的身影给吸住了,还好,他是龙帝,定力还是不错的。

    “你若是再不不告诉我你是谁的话,那么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冰冷的声音从那美若天仙的女子口中传来,陈不凡整个身体为之一颤。因为他感受到了杀气。这种杀气让他十分的忌惮。

    面对这种远古时期的高手,陈不凡自然是不会,也不敢大意的,于是他咽了咽口水,准备以龙帝传人的身份暂时亮相,如果这个人与龙帝没有仇的话,相信不会对龙帝传人的怎么样的,就算是仇人,那又如何,这又关他这个传人什么事?

    “之前看到你那么激动的样子,我就猜测,你与龙帝可能有许密切的关系,不过当着那么多的人面,我不好暴露身份,所以才表现得那么镇定,再加上,你当时太过热情了,差点就将我抱在怀中,你是不知道,当时在场的人中,可是有我的老婆和岳父大人呐。”

    陈不凡说完后做出一副可怜的模样,他想借此博取白衣女子的同情,然而他万万想不到,白衣女子不仅没有同情他,反而以一种极为冰冷的口气说道:“我有问你这个嘛!再这么啰嗦,我可真要下手了。”

    晕!

    陈不凡狂晕,心中暗道:如果你是当年龙帝喜欢的女人,那他可真是瞎了眼!

    当然了,这个时候,陈不凡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叹了口气,然后抬头挺胸,极为得意的说道:“我其实是龙帝的传人,唯一的传人?”

    “你是龙帝的传人?还唯一的传人?哈哈哈……”

    白衣女子突然大笑起来,笑过之后,她认真的看着陈不凡,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将其认真的打量了一眼后,戏笑道:“我记得龙帝是有一个传人,不过那人好像是一个太监!难不成你就是那个……”

    晕!

    陈不凡再一次晕了,此刻,他的心中极为抓狂。

    我靠,不会吧!难道龙帝还真有一个传人,只是……

    看来,那应该与我记忆中缺失的那一部份有关。

    为了不让自己跌面子,尤其还是在一个女人面前,陈不凡再次挺起了胸膛。

    “我师傅并没有告诉我他还有另一个传人,所以……”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具有可信度,这个时候,陈不凡也不在藏着掖着了,直接将屠龙剑寄出。

    剑光闪耀,刺破长空。

    白衣女子见到屠龙剑,激动无比,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子竟然真的是龙帝的传人,可是这屠龙剑可是龙帝不离手的东西,就算是龙帝的嫡传弟子又怎样?他应该不会轻易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人,所以,除非龙帝发生了什么不测,又或者是说,这把屠龙剑是这个少年偷来的。

    “哼,仅凭一把屠龙剑还不足以证明你就是龙帝的传人。”

    陈不凡笑道:“如果我会这个呢?”

    说完,陈不凡双手持剑,快速举过头顶,五彩光华将他笼罩其中,随着呼啸的声音尖锐的在空中响起,不一会儿,一道巨芒像是闪电一般连接着天和地。

    “灭天斩,这是灭天斩,这是龙帝的成名绝技!”

    白衣女子脸色震惊无比,如果说屠龙剑还可以是偷或者抢来的,可是这灭天斩绝对不可能,这世界上,会灭天斩的人除她与龙帝之外,再无其他人,而这个人的灭天斩不是她所教,那么就只有龙帝了,所以……这一刻,白衣女子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就是龙帝的传人。

    陈不凡并没有将手中的灭天斩挥出去,将之快速打散之后,笑道:“怎么样,这下你相信了吧!”

    白衣女子并没有说话,她低着头,像在思考着什么,那单薄的身影在夜风中摇曳,尽显落寞与孤单,直到片刻之后,她才缓缓抬起头,那双清亮的双眸仿佛两颗宝石一样闪耀着光泽。

    那是眼泪!

    陈不凡一眼就看了出来。

    不知道为何,看到白衣女子悲伤的模样,陈不凡心生不忍,他虽然对这个女子没有太多的印像,但是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他们相遇,不然也不会在雨夜的时候,被惊雷轰出一道巨坑。

    “屠龙剑是龙帝最深爱的东西,就算你是他的嫡传弟子,他也不会轻易将这心爱的东西交给你,那么龙帝现在怎么样了?”

    “他死了!”陈不凡回答得很干脆。

    “死了,呵呵……”女子仿佛陷入到了无尽的悲伤之中,但是转瞬之后,她就从悲伤之中走了出来,凌厉的目光落在陈不凡的身上,冷冷的说道:“你在说谎,以龙帝的实力,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他是自杀不行吗?”

    “自杀?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龙帝再强悍又有何用,当他被心爱的女人抛弃,万念俱灰,于是就选择了自杀。”

    “你说他是为情自杀。”

    陈不凡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一下,白衣女子沉默了,一张脸阴沉得跟乌云似的,就好像整个世界欠她钱一样。

    看着这一幕,陈不凡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暗道:“我靠,不会吧!难不成这人是单相思,她喜欢龙帝,而龙帝却喜欢别人,所以龙帝为情所困,并不是因为这个女人,而是因为其他的女人,这可真是…唉,我怎么趟进这混水之中了啊,这下要抽身的话,难度只怕是不小啊。”

    陈不凡虽然不敢开口相问,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猜测**九离十,不然此刻,这个白衣女子怎么会是这副表情呢?

    深吸了口气,陈不凡将自己扮成了小透明,这个时候,他知道,不能惹怒这个白衣女子了,因为女人都是容易情绪波动的动物,她刚才经受了打击,很容易理智失常。若是真的发起狂来,还不知道会做什么过激的行为了。

    为了让自己扮演好小透明的角色,陈不凡没有说话,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因为只有那个白衣女子主动离开,他才能算是真正的安全。只是这个时候,时辰已经不早了,如果再继续耽搁下去,那么他偷偷离开家族的事情就要被莫里克家族的人知道了。

    若说心里不着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着急有什么用啊,如果有用的话,那就多多着急啊!

    “我靠,这丫的一直这样沉默下去,搞得我心里慌慌的,你到底想要闹怎么样,给个明确的说法,再这样下去,我都要发疯了。”陈不凡越发的发狂起来。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个女子都没有说话,陈不凡真的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正准备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冒着生命危险离开之时,这时,白衣女子突然间像是发狂一般的大笑了起来。

    “呵呵,竟然是为了那个贱人自杀的,堂堂龙帝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自杀,哈哈哈……”

    这下,陈不凡终于可以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测,这个白衣女子果然是爱上了龙帝,但是龙帝却爱了别人。

    为了不激怒白衣女子,陈不凡立马将逃离的想法扼杀在心中,他抱了抱拳头,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前辈用情之深,晚辈深感佩服,可是感情是这个世间上最奇怪的事情,他既不能勉强,也不能强求,只能是两个内心真心相爱,方才有可能走到一起。”

    “当年若不是那个女人插足,我和龙帝之间又岂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们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都是因为那贱人的出现。”

    说完这句话,白衣女子突然冷漠的看着陈不凡,周身杀气蔓延。

    “你和龙帝长得有几分相向,而且自称是龙帝的传人,可是如果是龙帝传人的话,他是不会轻易将屠龙剑交给你,可是你不仅拥有屠龙剑,还会灭天斩,这说明了什么,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

    闻言,陈不凡一头雾水,心中抓狂道:这是什么鬼啊!什么东西我应该比你清楚才是?我又不是龙帝的情敌。怎么可能知道这么清楚。

    正当陈不凡以为白衣女子受到了刺激在发神经的时候,突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忽得凝重下来。

    “我靠,不是吧!难道这女人以为我是龙帝与那贱人生的孩子?天呐,如果她真是这么认为的话,那么今天我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早知道我特么就不来这里了。”

    陈不凡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他虽然见过许多的大世面,也经历过数次的大屠杀,可是还从来没有真正的与一个远古时期的高手交过手,最多他也就是与青樱道人这样的高手来过几次生死博杀。可是青樱道人虽然快到武破虚空之境,但是相对于远古时期的高手来说,还是差得远了,所以,陈不凡一旦与白衣女子交手,基本上没有胜算的可能,即便有大头怪相助也是如此,更何况,现在大头怪根本助不了他。所以现在他的处境其实十分的危险。

    深吸了口气,陈不凡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慌乱才是最致命的。于是,他故作镇定的否定道:“前辈,你的想像力还真是丰富,我发誓,我不是龙帝的孩子。”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在生死选择之下,人都是会撒谎的。”

    “那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呢?”

    “你自杀于此,我便相信于你。”

    陈不凡无语,极度无语,他冷笑道:“就算我是龙帝的儿子,你难道就一定要杀了我吗?龙帝既是你一生最爱的人,那么你要做的,就是远远的离开他,然后祝他幸福,可是你呢?龙帝已死,你却还没有释怀,还将上一辈的事情迁怒到下一辈身上,这样做,难道不失大家风范吗?”

    白衣女子冷笑道:“当年那个贱人当第三者的时候,她有跟我讲要保持大家风范吗?”

    无言以对。

    陈不凡被白衣女子怼得无言以对,可是这个时候,不管怎样,他是一定不能承认自己是龙帝的孩子,而本身的事实是,他根本不是,又何需承认什么,他堂堂龙帝本尊,还需跟一个女人撒谎吗?

    不过,好像之前是撒了谎的。

    此刻,陈不凡很想将自己的真实身份相告,可是他又怕这个女人怀恨在心,万一她在知道他是龙帝之后,反而会痛下杀手,所以,他只能暂时以龙帝传人的身份自居。或许这样,还有希望可以化解这个危机。

    (本章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