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小说:前方江湖请绕行 作者:txt下载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手指略有一点颤抖,习若瑶轻轻压了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她拔开了瓶塞。

    哇——剧烈的恶臭飘来,她几乎吐了出来。

    这……这是药吗?谁家的药会这么臭?而且是剧烈的恶臭啊?程依依会不会搞错,把它制成了毒药?如果那样的话,出现副作用怎么办啊?她已经病入膏肓了,可不想再雪上加霜啊。

    程依依则冰冷地盯着她,目光好像在说,敢怀疑我的能力,小心有你好看!

    反正已经到了这里,前面是死路一条,闯不闯得过去,试试看再说吧!

    将小瓶紧紧握住,仰头一口,把瓶中的液体全部倒入了口中。

    苦,辣,臭,酸,辛。

    各种味道强烈地刺激着她的舌头。

    好不容易把它咽了下去,习若瑶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这药也太难喝了吧?唐丫丫的毒药可比这味道好得多!经常甜兮兮地就让人吃下去了,哪像这个这么恐怖啊。

    药刚一下肚,习若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丹田有热气慢慢浮现出来,压抑在体内的真气居然开始慢慢运行,四肢百脉承受着真气的慢动,没有疼痛,反而有一种久违了的舒展的感觉,像一个卧病在床很多年的人,忽然可以下床走动一样。

    嘴角一抹压抑不住的弧度浮现了出来,习若瑶两只眼睛闪出精光。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杨少恺和南宫培同时凑了过来。

    她们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用目光相互对视了一眼。

    刚才李肖可和东方泪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想要从禅师手里拿到红豆,绝对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也许杨少恺和南宫培相互很讨厌,可是这个时候,他们俩居然同时站到了习若瑶的旁边,一左,一右,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既然没有退路,那就放手一博吧!

    向前迈步的时候,习若瑶眼角的余光向后一扫,羡慕得眼泪差点掉下来,程依依和唐丫丫坐在楼梯口吃糖果……

    唉!人各有命啊!

    “禅师,得罪了!”杨少恺这孩子无论什么时候总是这么有礼貌。

    坐中央的禅师目光射了过来,直落在习若瑶身上,她觉得这道目光几乎把她的灵魂看穿,可她一点没有退缩,迎了上去,也许她跟佛有点缘分,但她更魔更有缘分,就现在来说,是佛是魔都不重要了,只有结果最重要!

    啪——真气从身体四周发出,习若瑶身上的贴身校服再次寿终正寝,扣子迸开,衣裙齐舞。

    杨少恺纵身第一个跃了出去,可是他的速度却一点也不快,相反有点沉,有点慢,有点缓,看起来还有一点压抑,像是推着重重海浪在向前攻。

    这是传说中杨过自创的黯然**掌!

    想不过杨少恺小小年纪就学得家族的真传,可惜他的掌力虽然深厚,却并有杨过先辈当年悲痛欲绝的心情,发挥不了这套掌法的极致。

    即便这样,禅师也没有轻敌,一跃而起,一套少林大力金刚掌迎了上去。

    两人在空中交手,每一次对击都没有清脆的拍掌声,反而是沉闷的撞击声,这种声音听在人的耳朵里格外恐怖,因为这意味着内力与外力的共同交锋。

    南宫培也顾不得看热闹了,一把折扇平面展开,紧握在手里,跟在杨少恺后面冲了上去,砍,挑,劈,削,招招全力。

    可是禅师同时应付他们两个人,竟然一点吃力的感觉都没有,潇洒的姿态像是清晨活动筋骨。

    也许他们三个加起来也不会胜,只要得着空,禅师两指一伸,他们就得定在那里直到比赛结束。

    现在不拼更待何时?

    习若瑶两袖一甩,两条红红的丝带充盈着真气飞了出去,一左一右同时攻去,很像李肖可刚才的招式,不同的是,她只是想把禅师捆起来。

    左侧接了杨少恺一掌,右侧又还了南宫培一掌,禅师无瑕再顾及习若瑶的丝带,被它左右同时缠身,绑了一个结结实实。

    习若瑶心中一喜,运用内力一拉,整个人飞了过去,直取禅师胸前的红豆。

    啪——禅师居然身体不动,单凭内力就将她的丝带全部震断。

    而习若瑶向前的趋势明显,身子飞在半空,根本没有后退的可能。

    禅师一指正对着她凌空点出。

    她细长的眼睛瞪大,脑袋中全部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啪——点中了,可不是点中了习若瑶,而是点中了南宫培。

    离禅师很近的南宫培早就看到了情况不妙,他离习若瑶太远,根本无法推开她,于是他下意识地选择了替习若瑶挨下这一指。

    慌乱的习若瑶只能继续上前,抱住南宫培被点的身子,扶着他落地。

    可是禅师居然没有再点出第二指。

    杨少恺从禅师身后晃了出来,他两指正中禅师的后肩膀。

    险中求胜!以一换一!

    “禅师,得罪了!”杨少恺转过身来,伸手取下来了他佛珠上的红豆。

    而禅师只是微微一笑,闭上又眼,不再说话。

    “宝贝,赶紧走吧,时间所剩不多了。”南宫培展开一双丹凤眼,笑嘻嘻地对着习若瑶,他轻松的神情完全没有一点沮丧。

    “你……你没必要这样的……”习若瑶扶着他的手有点抓紧,禅师的点穴,她是解不开的,南宫培,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资格了。

    “从我见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不快乐。”南宫培继续笑着讲话,眼角眉梢满是****的情义,“读心术也读不到你紧闭的灵魂深处,只看到你身体与灵魂的痛苦,即便如此,我却看到了你对武林令的渴求,也许……我只能帮你这么多,快走吧。”

    在他的微笑中,习若瑶眼泪险些掉下来,这个败家的公子哥,没事搞得这么煽情做什么?

    杨少恺走到被定住的李肖可和东方泪身边,用力地反点了几下他们的穴道,他们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对不起,我解不开禅师的手法。”

    “算了,被禅师点了,我们也认了。”李肖可轻轻一笑,完全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忽然他从口中吐出一颗红豆。

    “这……”杨少恺下意识地将红豆接了过来。

    “留着也是浪费,送你了!兄弟一场嘛。”李肖可灿烂的笑容里,满是洒脱。

    “好,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杨少恺知道李肖可的性格,看似文弱,实则仗义,他既然决定把红豆让出来,就不是开玩笑的,与其浪费时间虚伪地推脱,不如带着他的希望前进。

    “该出塔了!”杨少恺带着一行人迈步走向了最后一层出口的楼梯。

    能吃着粮果度过最后一关,唐丫丫明显笑得很开心,卖命的事情别人做了,她只负责过关就可以。

    习若瑶则是不说话,低着头走楼梯。

    奇怪,走了一阶又一阶,这底层通往塔外的楼梯应该比上面几层都要短,可他们怎么走得都要长啊?

    “啊!”唐丫丫一声惊叫,“我们又回来了!”

    果然前面的出口根本不是塔外,而是一层,从这里看过去,禅师等人还是定在那里一动没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

    习若瑶抓着衣袖的手有点抽紧,这里的感觉,怎么像是回到了魔教?

    魔教上山的阶梯上就布有这种楼梯,怎么走也走不到头,其实只是一种简单的障眼法,为了阻拦不受欢迎的外人而设置的,小时候她不知道在这种阶梯上下多少个来回了,怎么走出去,她比谁都清楚,就算蒙着眼睛她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摆脱这里。

    “难道我们掉进桃花岛的奇门遁甲阵了?”唐丫丫抓着脑袋上的首饰使劲地想。

    “这不是桃花岛的奇门遁甲阵!”习若瑶居然飞快地反驳了她,“这……这……这是另外一阵比较简单的阵。”

    “简单?怎么走?”唐丫丫反问。

    “我……我可以带着你们走,试试看吧。”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她的心却跳得厉害,尽管忐忑,却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

    二十一,二十一,江水上云梯;三十七,三十七,落泥来得及。

    小时候一边唱一边跳的歌谣飞快钻进了她的脑海里。

    “向前二十一步,看到一个阶梯上有一处水洼,不要避开,直接踩下去;再继续向前,走三十七步,看到一处污泥,不要绕开,直接跳进去!”

    “瑶瑶,你不是拿我们开涮吧?”唐丫丫觉得她的话太不可思议了。

    “走走看。”相反程依依却特别支持她。

    “走吧,我第一个来。”杨少恺主动承担了向前探路的重任。

    压抑下胸口的跳动,习若瑶紧跟其后。

    二十一步,果然看到了一处水洼,踩了下去;没有水,只是楼梯,再向前,三十七步,又见到了一处污泥,双脚一齐跳了下去,眼前的楼梯消失不见了,塔口的小门居然映入眼中。

    “哇!我们走出鬼打墙了哇!”唐丫丫高兴得直叫。

    习若瑶心中虽然松了一口气,可是又有一根弦绷了起来,在江湖里,怎么会见到魔教的障眼法呢?

    吱嘎——杨少恺推开了小门。

    刺眼的阳光立刻涌了进来。

    伸手挡往额头,好半天功夫眼睛才适应光亮的塔外世界。

    真没想到,居然一路侥幸闯过所有关卡,习若瑶嘴角浅浅一笑,可惜却没收获什么红豆,到底还是白来一场啊。

    几个人一起走出四重塔,不远处校方的很多老师依然聚集在广场的主席台上,等候最终闯关成功的胜利者。

    “哈哈!武林令!我们来了!”唐丫丫一撒腿,直奔主席台而去。

    程依依娇弱的身子一跃,紧跟其后。

    就看看最后的胜利果实吧,明知道不属于她,就看一眼也好!习若瑶知道体内的药力还没有消失,虽然有点变弱,气息略有紊乱,依然能量十足,于是她也跟了上去。

    杨少恺最后一个跃起,四人一齐奔向主席台。

    在接近主席台的时候,最前面的唐丫丫居然一下子停了下来,程依依,习若瑶,杨少恺也依次停了下来。

    “怎么了?”习若瑶不明白唐丫丫为什么要停下来。

    “有一颗红豆,依依有一颗红豆,可是杨少恺却有两颗,摆明了我们得不到武林令嘛。”唐丫丫虽然神经大条,但关键时刻也不糊涂。

    “所以呢?”习若瑶总觉得她有话要说。

    “伸出手来。”唐丫丫对着习若瑶命令道。

    习若瑶微微摊开掌心,她的手掌里没有红豆呀。

    可紧接着唐丫丫居然将红豆放进了她的掌心里,更令她吃惊的是,程依依也将红豆放进了她的掌心里,这样,一眨眼的功夫,习若瑶一下子从一无所有变成了拥有两颗红豆,与杨少恺数量相同。

    “给你的。”

    “给你的。”

    唐丫丫和程依依同时开口。

    看着唐丫丫没心没肺的脸蛋上满是灿烂的笑容,还有程依依冰冷的容颜上居然有一丝柔和,习若瑶觉得眼前有点模糊,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赶紧走吧!”唐丫丫将她一推,小嘴一鼓,“最重要的东西应该给最需要的人,这是依依说的。”

    “谢谢……谢谢你们……”习若瑶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怎么感动,不怎么颤抖,不怎么语无伦次,可似乎不太成功。

    她只能收起掌心的红豆,向着主席台出发。

    啪啪啪——快如闪点的三声响。

    程依依,唐丫丫,习若瑶,三个人居然同时被点住了。

    只顾着被感动的习若瑶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杨少恺居然会向她们出手。

    “你……”

    “抱歉,这两颗红豆,我收下了。”杨少恺一脸春风指面的浅笑,毫不客气地伸手,将红豆从习若瑶的手中拿走。

    “杨少恺!你不要脸!”唐丫丫话竟未同落,又被点中了哑穴,只能用涨红的面庞以示抗议。

    到底……到底还是为了他自己啊。

    习若瑶勉强对杨少恺建立起来的微弱好感灰飞烟灭。

    这跟六年前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将同样的悲剧重新上演一次罢了。

    看着杨少恺沉稳离开的背影,习若瑶慢慢闭上了眼睛。

    因为她们三人离主席台很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老师们纷纷向这里投来目光,可是最终他们迎接的,是收获四颗红豆的杨少恺。

    掌声在主席台上炸开,所有人展现的都是喜悦和欣慰。

    习若瑶不想看,可是她没办法不看,她重新睁开眼睛,想看穿杨少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杨家的名门之后,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呢?

    他平日里杉杉有礼的华贵,难道只是一种伪装?真实的他是如此龌龊如此令人痛恨?

    在闪闪的阳光下,一块可以与日月争辉的红玉从校长手中递到了杨少恺手中。

    很好,很完美的结局啊。

    祖传的圆玉,魔教的寒玉,江湖的暖玉,三块玉都聚集在了杨少恺一个人身上,真是数风流人物,还看少恺啊。

    这么可恶的人却受到江湖中这么多老师的喜爱,这到底是谁的悲哀?

    老天爷,你如果有眼,赶紧劈下一个雷来,打打那个丑恶的杨少恺吧!

    可惜老天依然晴空万里,可是主席台旁边却有一个人影飞了起来。

    负责图书馆的老爷爷一直在主席台旁边安静地坐着,很多人上前恭喜杨少恺的时候,只有他一动没动,现在他却忽然跃了起来,凌厉地一掌直劈杨少恺而去。

    这……这个身姿,这个掌法……

    习若瑶觉得心跳得厉害,几乎快要撞破胸膛了。

    “杨少恺,你这个浑蛋,今天我要替我孙女讨回公道!”图书馆老爷爷的声音苍老却劲道十足,他掌风迅速,身手矫健,后背竟然一下子直了起来。

    可惜校长第一个反应过来,紧接着其它几个老师一齐反应过来,或挡,或击,或阻,最后校长一个点穴,将图书馆老爷爷定在了那里。

    他头顶的白发猛地被风掀走,胡须也掉了下来。

    一个身形英挺面容霸道的老爷爷面孔露了出来。

    “外……外公!”习若瑶激动得叫喊了出来,体内的真气一通乱蹿,“啪”地一下子将被点的穴道冲开,整个人扑上了主席台。

    “在江湖中捣乱的黑手,总算被抓到了啊。”校长看着习若瑶上前抱住图书馆老人,却并没有阻止。

    “外公,外公,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瑶瑶,外公没用啊!”老爷爷叹了口气,“我离开魔教之后,故意在武林中招惹是非,故意打伤一些有名的武林人士,闹得人心慌慌,就是为了让武林令重出江湖;然后又使了催眠术,故意逼一些人伤害你,只是想让你参加武林令的争夺,只有拿到武林令,才能让你的伤痊愈啊,你是外公这么多年的心血,外公怎么舍得看你就这样变成一个普通人?”

    原来这一切都是外公安排的……

    习若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外公。”她轻轻扯出一抹笑来,“外公,我不怪你,我在江湖里,过得很开心,变成普通人又怎么了,有外公陪着我,我就很满足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在武林中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杨少恺之前一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居然站了出来。

    “没错。”校长也表示赞同,“整个武林如此动荡,就是因为你们一已之私,不能就这样算了。”

    如果目光能杀死人的话,杨少恺已经在习若瑶精厉的目光下死了几万次了,她体内的药力几乎要完全消失了,内力无法运行,否则她一定扑上去,跟这个虚伪的坏人决斗!

    “你想怎么样?”她咬着牙反问。

    “至少也要……”杨少恺轻轻上前一步,来到习若瑶的面前,伸出右手,将腰间的寒玉簪取下,插在她的发辫上,“在江湖修完四年的课程。”又将武林令轻轻放到她的掌心,“然后带着你外公,去被打伤的武林世家和被催眠的武林世家中诚恳地道歉吧。”

    习若瑶彻底呆住了,她不敢相信,杨少恺居然将这两块玉都给了她。

    这是做梦吗?

    “嗯,嗯!”校长乐呵呵地点了点头,“这个主意不错。”

    “哼!让我道歉,门都没有!”习若瑶的外公咬着牙一哼,不肯做这么没面子的事情。

    “那……就留在江湖永远看守图书馆好了。”校长温和地一笑。

    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习若瑶的外公闭着眼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像是认命,又像是放弃。

    “它们本来就应该属于你。”杨少恺俯身在她耳边轻轻低语,“有一句话,我欠了你六年,现在应该是时候告诉你了……”

    “什么?”习若瑶的身子有点抖。

    “对不起,谢谢你当时救了我。”

    杨少恺华丽的面庞上居然是孩子气的笑容,映得习若瑶不敢直视,似乎他的目光比阳光还要刺眼。

    这两块玉她收下了,这本来就是他欠她的,可是要不要原谅他,要不要接受他的感激和道歉……再说喽……反正她在江湖的时间还长着嘛……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