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玄辰中中篇

小说: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 作者:txt下载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玄澈拒绝了和思君的婚事,那么坚决不留余地。

    思君颜面尽失,又哭又闹好些时日。

    母后早当思君如亲生女儿般疼爱,见思君这么伤心难过,也病倒了。天父的反映很是淡定,没有训斥玄澈,亦没有安慰思君,许诺思君什么。

    我知道天父心底一定很高兴,他在看母后最疼爱的儿子,如何忤逆她,撕毁她的一片真心。那不是母后的亲生儿子,天父会以一种幸灾乐祸报复的心态看着这场好戏。

    或许,在天父换掉母后亲生儿子的那一刻,他已有了这个念头。

    当我知道,天父暗地里是答应了玄澈和白儿的婚事时,更加笃定了天父在报复。不管是母后,还是思君,他统统都在报复。

    母后的执意反对,只会让玄澈对母后更加抵触,更加不愿服从她。母后和玄澈闹得愈发不可开交,甚至几次被母后惩罚。

    我默不作声在院子中的木兰花树下,寂静饮茶。我和天父有些地方很像,我也在等着看一场好戏,等着看他们闹得支离破碎。

    我什么都不曾得到,在心底最深处也邪恶地希望,他们也什么都得不到。

    玄澈还时常偷偷下界与白儿相见。

    我就站在空虚门,望着白茫茫一片的彼端。明明什么都看不见,还是觉得看到了她和玄澈一起欢快的笑声。我想,她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可惜,她从没对我笑过,我也从没见过。

    玄澈每次回来都喜不胜收,时常与我讲他们在一起的光景。他说他用思君的血染桃花种,拿去妖界栽种在白儿的幽江之岸,开了一片红色的桃花。那里很美,他还邀我一起去游玩。

    我没有做声,没有表情,听他继续说下去。

    他说,他们在红色桃林弹琴作画,相伴舞剑,作诗题词,做尽凡尘才子佳人的文雅韵事。

    我以为,玄澈玩心甚重,只是觉得偷偷摸摸犯禁去妖界与佳人私会很是刺激,不见得能长久。何况,花神思君的血染桃花种岂是那么轻易就能接受。

    万万没想到,玄澈会去扭转白儿被曦蕊改掉的命格。

    至于那一场血光残杀之灾,会如何应验在白儿身上,谁也不知道。

    玄澈居然愿意代替白儿背负那样深重的罪孽,愿意用他的血染天下,换她素指纤白。

    他和我都清楚,以白儿邪妖的身份,若再大肆杀虐,她一定会被天父和母后处死。而玄澈不同,他有天子的身份庇护,有母后和天父的维护,他所做的一切,可以轻易被遮盖过去。即便天规难容,即便天道降下命运反噬,天父和母后也一定会保住他的性命。

    那一刻我知道了,玄澈对白儿动了真心,已到了愿意舍弃性命和天子尊贵身份的地步。如此轰轰烈烈,不顾一切的感情,是我所不能及的。

    当我看到玄澈浴血而归,他脸上未曾散尽的残佞表情,染血的白衫如那修罗战场的血流成河……

    我顿觉彷徨无力,若换成是我,又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

    我一定没有玄澈的勇气。

    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卑微无能。

    玄澈彻底激怒了母后,她降下红莲业火,要将白儿烧成灰烬,彻底从三界中消失。她再也无法容忍,她心爱的儿子,为那个她所憎恨的女人的女儿做任何事,付出任何感情。

    母后以为,只要杀了白儿,一切就都解决了。

    在我赶去阻止时,我又晚了一步。

    玄澈已用他的血肉之躯,挡在了白儿身前。他那一袭飘逸出尘的白衣被赤红的火焰围绕,白皙的脸色映着火光绯红如血。明明那业火烧得他钻心刺骨,依旧用倔强祈求的目光望着母后。

    他不说话,神色却是比任何语言都坚决。

    我就静静站在不远处,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挡在玄澈的身后的白儿。我看到白儿已幻化出眉心封印的追命,憎恨又怨毒地望着玄澈的背影。

    我以为,白儿会在下一刻用追命刺入玄澈的身体。

    最后,她没有那样做。她用追命划破自己的掌心,追命饮血而归。她哭着一步步后退,不住地摇着头。

    在母后又降下一波红莲业火时,玄澈再一次将全部的火光汇聚在自身。大火熊熊燃烧,几乎要将他整个吞没。

    我终不忍,降下磅礴的仙雨,才渐渐控制住母后的红莲业火。

    玄澈的坚持与倔强终于摧毁了母后的狠心,她哭着抱住被大火包裹的玄澈,收了业火,淬毒的目光瞪一眼白儿,带着玄澈回了天宫。

    我一时间站在那里,忽然显得格外突兀。

    白儿已匆匆跑回了幽江之岸,那里早已没有任何生灵,全部葬送在玄澈的刀光剑影之下。

    我看见白儿哭着跪倒在那一片被烧毁的桃林之中。

    她一袭白衣已染血,是被母后的红莲业火灼伤。

    我总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在她面前出现,便在千峰山上的温泉池注入了自己的仙法。她喜欢在这里沐浴,这里的水会帮她洗净怨恨仇苦,帮她修复受伤的身体,给她暂时的安宁。

    那一片残骸的大地,寸草香又一次在贫瘠的大地生长出新的嫩芽,渐渐花开遍野,白色的小花香气扑鼻。

    可千峰山上的温泉池,再也没有出现白儿的身影。

    后来我得知,她去了冥界,在孟婆那讨了一碗又一碗的孟婆汤。

    居然在玄澈杀光她所有的子民后,她宁愿忘记一切,也不要再恨他。

    我知道了,白儿也是真心喜欢玄澈,被玄澈付出的真心而感动。

    我顿悟,得不到不是我不够好,而是我什么都没有做。

    玄澈被红莲业火伤的很重,修养很长一段时间还没有恢复。

    天父坐看一场好戏,还不肯罢手。竟然将思君父母之死的真相告诉了思君。思君正气恼天后用红莲业火伤玄澈至重,性命垂危,旧愁新恨加诸一起,用毒花为母后敷脸,毁了母后的容貌。母后万万没想到,从小养大当成女儿疼爱的思君,会对自己下手!一时间病倒,便再也没有起来。

    这便是天父对母后的报复。

    思君毒害了母后之后,竟然跑来找我,她哭了很久,沙哑着嗓子对我说。

    “玄辰哥哥,我就要死了,你会不会记得思君?”

    我没有说话,一脸冷漠。

    “思君知道玄辰哥哥不喜欢我,我也不求玄辰哥哥喜欢。”

    “你不该来找我,应该去找玄澈。”我漠然转身,给她一个冰冷的背影。

    她不说话了,哭了许久,默默地走了。

    思君以毒害天后之罪被贬去仙身,天父将思君化成了忘川河畔的一朵魔花,受尽怨灵玷污之苦。

    我想天父不仅仅怨恨母后,也怨恨着瞬启的女儿,包括思君,包括白儿。

    玄澈病了很久,我去看他,他抓紧我的衣袖,声音虚弱地对我说。

    “我曾许诺白儿,会驾着七彩祥云去娶她。”

    我没有说话,忽然有些心疼玄澈。

    我陪着他很多天,我在睡梦中时常呢喃一声,“为何我要成为未来的天帝?为何我是天子……而她是妖?”

    我想起玄澈小时候,比我矮一些,经常仰着头看我,问我,“哥哥,你那么出众,为何你不是天子?”

    我说,“做天子不好吗?将来三界王者,执掌三界,纵横天下,独一无二。”

    他总是摇摇头,“我更喜欢四处游玩。”

    我总在心底鄙讽一声,朽木。

    而在这一刻,我真切感觉到玄澈的无奈与悲哀。

    他在睡梦中有时还会笑,笑着说她总说他是个孩子,总说相识时,他还是个少年郎。

    他说她,总叫他“二澈哥哥”,他说他不喜欢这个名字,却喜欢她这样叫他。

    白儿忘记了玄澈的血海深仇,在那一片烧毁的红色桃花林等了玄澈许久,都没有等到玄澈。

    她却等到了天父的召唤,在天父寿宴后,第一次踏入天庭。

    我不知道天父和白儿说了什么,只知道白儿离开天宫后变了一个人。在重新组建的狐皇宫里,广收男宠,不再痴痴等待玄澈。

    养伤的玄澈却不知这一切,待他伤愈后,再下界去找白儿时,发现白儿的背叛,他们彻底决裂。

    我知道,天父一定对白儿说了什么,她才会这样,而玄澈不知缘由,深深的误会撕碎了他们的真心。

    自此玄澈专心天庭政务,再不下界去见白儿。

    那一年,冥界冥王大摆爱子百日宴席,天父派了我的赴宴。终于有了下界的机会,我很想去看一看白儿。玄澈却对我说,想去冥界转一转,看看冥界民生百态。

    他身为天子,未来天帝,一个冥王幼子的百日宴,天子屈尊参加,有损天庭颜面。玄澈便化成了我的模样,去参加冥王幼子的百日宴。

    我得了闲暇,便去了妖界的千峰山。

    我希望在千峰山的温泉池,可以看到她的倩影。

    她果然在那里,喝得酩酊大醉。

    她居然吻了我,满口酒气又芬芳怡人。

    我知道,她将我错当成了玄澈。知道,她的温柔,她的吻,都不是对我。

    而我,自欺欺人地以为,那一切都是对我的。

    我给她吹了一曲“凤求凰”,想起玄澈曾经说的话,安慰她也好,是我的承诺也好,我对她说。

    作者的话:

    ps:玄辰的番外还没终结,亲们敬请期待。多多支持越越新文,支付宝用户,谢谢你天天红包,真的不用这么破费,呜呜,越越都不好意思了。

    4fob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