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于是赶快叫小虎去厨房拿点心过来。

    小童一顿狼吞虎咽,一会的工夫,两碟桃花酥便被一扫而空。小虎怕他吃不饱,又特意去厨房炒了两盘菜端出来。小童和他俩渐渐熟络起来,便不似刚才那般扭捏,一口气又吃了半拉馒头和大半碟炒菜。到了后来,小肚子撑得像个皮球,眼神也比刚才多了些神采。

    此刻戌时已过大半,漆黑的天幕中不见一颗星星。空中零星飘起雪花来,为即将到来的除夕夜增添了几分风韵。小童毕竟是个孩子,在听孟颜说会想法帮他找父亲之后,便好似松了口气,不似刚才那般六神无主。加之对即将到来的新年心怀憧憬,一会的工夫,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和小虎讲起他娘亲做的馍馍有多好吃,隔壁的三叔要带他去放炮仗等等一些孩子喜欢的事情来。后来小童说得累了,便躺在小虎腿上睡着了。不一会,便想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呦!这是谁家的小娃娃,怎么跑到我们店里来了!”孟赫想是刚睡醒,慢悠悠地从楼上踱下来。看到小童,故作惊讶地问道。

    “他爹爹去前线打仗了,怕是….”孟颜疼爱地看着小童,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他娘找不到他该有多着急。”

    “不会找不到的。”孟赫依然慢悠悠的语气,好似一切都了然于胸。

    “哦!爹说的贵客难道是…..”孟颜恍然大悟,忽然明白了什么。

    “嘘!天机不可泄露。快去准备些茶水点心,一会有客人来。”孟赫走到门口,望向门外,像是在等什么人。

    小虎和孟颜刚将瓜果点心端出来,就听到门外有女人的抽泣声。听声音,她似是已经走了很久的路,脚步沉重,呼吸急促,但大概有很焦急的事等着她去办,她没办法停下来。于是就连断断续续的啜泣也显得浪费时间,被极力压制下来。

    不一会,客栈门口便出现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穿着麻布织成的衣裳,因为在雪地里走了太久,裙摆处湿了一大片。她的双眼因为哭泣而又红又肿,脸颊因沾了眼泪又被寒风吹过,有了些皲裂的迹象。许是在风中待得太久,头上的发髻有些松散,一根木质钗子被胡乱地插在头上。

    “请问您是否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童,大约这么高,穿着红色花袄……”见到客栈还开着门,妇人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冲到门口,拉住孟赫的衣摆,便滔滔不绝地问起来。看来她果真是急得快要发疯了。

    “莫急莫急!”孟赫将妇人引进屋,手指着睡在小虎怀中的小童问道,“那娃娃可是你要找的人?”

    妇人看到小童,疯了似的冲过来,瘫倒在小童跟前,摸着小童的脸蛋,泣不成声。孟颜心想,这大概就是小童的娘亲了吧。

    妇人一直哭一直哭,后来终于稳住了情绪。但见她擦了把眼泪,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孟赫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连着磕了三个响头。孟家父女和小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待到众人反应过来,便都走上前来扶这妇人起来。

    “夫人快快请起!这不是折我孟某的寿吗!”孟赫急忙将妇人扶起,又将她让到椅子前坐下。小虎很有眼力价地帮妇人倒了杯热茶,又将瓜果点心送到她跟前。

    “恩公的大恩大德,奴家永世不忘!”妇人向孟赫微微颔首,字字铿锵。

    “哪里的话!这娃娃这般小,又是独自在街上游荡。任是谁见了,都会帮忙的。”孟赫连连摆手,表示这般小事何足挂齿。

    表示这般小事何足挂齿。

    “对恩公来说也许只是小事一件,但对奴家来说,若寻不到孩子,便如在心口上剜了一块肉,是要了奴家的命啊!”妇人说着,用衣袖抹了把眼泪。

    “夫人别伤心了,你看娃娃不好好的么!”孟颜见状,赶快把话题岔开,并给父亲使了个眼色,像在责备他只顾煽情,闹得妇人又开始伤心了。

    “姑娘说得对,他平安就好…..”妇人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改口。

    “要不夫人今晚便不要走了吧,在我们店里住下。今夜就是除夕了,我们大伙一起热闹热闹!”孟颜心想外面天寒地冻,还不知这母子俩住在哪里,半夜三更地往家走多不方便,何况回到家怕是又会回忆起伤心事,便索性要留他二人在店里过夜。正好那娃娃与小虎甚是投缘,二人打打闹闹许是能暂时忘记父亲没有履行的归乡承诺。

    “恩公帮奴家寻回孩子已是天大的恩情,如何还好意思在此吃住叨扰!”妇人有些犹豫,但看到外面冰天雪地,也确实为回家发愁。

    “客栈便是开门纳客的地方,有何不好意思!”孟赫说道,“你母子二人今晚在这住下便是了。若是担心房钱,大可不必。我见夫人袖口处那双刺绣鸳鸯绣得惟妙惟肖,想是夫人亲手所绣,小女孟颜因为疏于管教,一直对女红刺绣不大在行。若夫人真想还孟某这个人情,不知平日是否愿意教教小女针线活?”

    “孟掌柜说笑了。孟颜姑娘一看便是心灵手巧之人,奴家何德何能,胆敢收姑娘为徒!”妇人终于从悲伤与惊吓中恢复过来,言行举止愈发得体,不似刚刚那样惊慌失措。

    “哎!夫人客气了!孟某便做主替你收下小女这徒弟了!以后小女便交给夫人您了!”孟赫说着,不怀好意地冲孟颜一声轻笑,恨的孟颜牙根痒痒。

    “那奴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以后梦掌柜就叫我云娘就好。”妇人冲孟赫行了个礼,便抱着儿子随小虎去了客房。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