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小说:神医傻妃 作者:唐梦若影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第60章

    今天的这一切,似乎是有人,故意不让她回羿王府。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又是那么的急促,特别是太后晕倒的事情。

    她的心中,最牵挂的就是太后,一听太后晕倒,肯定是会着急的。

    所以,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想着进宫,但走进了宫会,却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乌龙,似真似假,所有的事情,都明明存着疑点,但是却偏偏没有证据。

    而中午那有问题的药,更是让她惊心,所以肯定会等到晚上,但是晚上却又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如今,又有人来通知她,今天晚上不必回府,因为轩辕烨不会回来。

    所有的一切连起来,就是不让她回王府,那么王府中,肯定是有着不想让她知道,或者是不能让她知道的事情,或者,就是柔妃今天早上说的那件事情。

    对于那件事,柔妃想说,却又偏偏没说,甚至对太后都没有说

    真的只是因为来着急,而忘记了吗

    是谁让你来传话的孟拂影抬起眸子,望向那个小宫女,低声问道。

    是管事的太监来通知的,说是殿下的人来传的话。那个小宫女并不明白孟拂影的心思,只是说出实情。

    恩,知道了,你下去吧。孟拂影这才摆了摆手,示意她先退下,如此说来,这话肯定是不知道传了多少人了,毕竟外人是不可能进宫的,若是一般的人传话进来,肯定是要经过很多层,所以,这一层一层的传下来,要想查什么也查不出来了。

    按理说,这也没什么,若是轩辕烨真的有事脱不了身,让人来通知她一声,倒也算是正常,毕竟轩辕烨知道太后是真心喜欢她,她留在太后这儿,是绝对完全的。

    这一传话,听起来,合情合理。

    而且,今天太后这边发生了这么多事,她本来也想着留下。如此一来,更是顺理成章。

    但是,想到他的那句话时,她的心中,偏偏就起了疑心。

    他昨天晚上对她说,若是本王不在你的身边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去相信,要用心去判断,特别是关系到本王的事情。

    或者,他早就料到会发生意外,或者,他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但是,此刻却是让她留了心。

    无妨,她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算计她,她倒要看看,那人到底是何目的。

    烨儿今天去哪儿了太后见那丫头离开后,才低声问道,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担心,到底是什么事,竟然晚上都不能回来,难道是出了城吗

    很显然,太后并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担心着轩辕烨的情况。

    拂儿也不太清楚,早上的时候,速风说是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就与速风一起出去了,可能是事情有些麻烦吧。孟拂影微微的蹙了一下眉,也是略带担心地说道,只是,一双眸子却是不着痕迹的望了兰梅一眼,看到兰梅只是微垂着眸子站在一边。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哦,你也不必担心,烨儿的能力,你应该是清楚的,不会有事的。皇太后听孟拂影如此说,心中虽然担心,但是却反过来安慰着孟拂影。

    皇奶奶,拂儿还是有些不放心,想要回去看看。孟拂影的眉头锁的更紧,一脸担心地说道。

    说话的时候,眸子也再次的扫向兰梅。

    兰梅仍旧低垂着眸子,没有半点的反应,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

    孟拂影微愣,兰梅这反应,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回去烨儿既然不在府中,你现在回去做什么还是留在这儿陪陪皇奶奶吧。太后一听,倒是有些着急,连连的说道。

    太后的心思,孟拂影自然是懂的,知道她刚去了羿王府,没有几个可以信任的人,而且,羿王府中,并没有多少的人,也没有几个侍卫,而轩辕烨又不在,太后是担心,她回去不太安全。

    恩,既然皇奶奶如此说,那拂儿就留下来陪皇奶奶。孟拂影本来也并不是真的要回去,既然有人故意的不想让她回王府,那么,她就将计就计,看看,那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刚刚,她只不过就是想要看看兰梅的反应,想要知道,兰梅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但是兰梅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她误会了兰梅还是兰梅太了解太后,知道,太后不会让她回去,所以故意的装出一副平淡的样子。

    她现在,感觉到这皇宫中,似乎没一个可以信的过的人了,当然太后除外,就连皇上,早上说话都有些阴阳怪气的。

    好,好,皇奶奶让人把隔壁的房间给你收拾一下,你今天晚上就住那儿。太后的脸上漫开淡淡的轻笑。

    太后所说的隔壁的房间,其实是跟太后的房间连着的,就在太后房间的左边。

    红儿,你去找哀家隔壁的那间房间收拾一下,被褥全部换成新的。太后突然微微提高了声音,吩咐着外面的红儿。

    此刻,兰梅就站在边上,她却没有吩咐兰梅,反而吩咐红儿,可见,她对兰梅,心中还是起了疑心了,或者也是在故意的试探兰梅。

    是。外面的红儿,低声的应着,然后连连去收拾了。

    兰梅微微的抬起了头,看了太后一眼,唇角微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兰梅,你今天晚上给青竹送饭菜过去没孟拂影的眸子也望向兰梅,有些随意地问道。

    回王妃,本来奴婢是想要去送的,但是,红儿却说她要去,所以,奴婢就没去,是红儿去送的。兰梅恭敬的回道。

    孟拂影的眉头却是不由的轻蹙,红儿这丫头,不会是真的陷进去了吧

    孟拂影没有再多说什么,兰梅便服侍着太后沐浴,更衣。

    晚上,孟拂影陪着太后聊了一会,才回到了太后为她收拾的那间房间。

    只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着床幔,没有丝毫的睡意。

    不知道,轩辕烨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是不是真的不能回王府

    羿王府内。半夜时分。

    轩辕烨却是急急的赶了回来,夜深人静中,羿王府跟平时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轩辕烨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相必那几个女人已经被她打发回去了吧。依她的聪明,那点小事,难不倒她。

    走到正屋时,看到里面透出淡淡的灯光,他的唇角情不自禁的浮出一丝轻笑,没有想到,她竟然还在等他。

    心中也不由的多了几分暖意,知道有一个人等着他,关心着他,原来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

    脚下的步子不由的加快了些许,只是,走到房间外时,却又怕她睡着了,怕吵醒了她,所以,便刻意的放轻了动作,轻轻的推开了门,慢慢的走了进去。

    房间内,灯光有些暗,灯光下,一个女人,微俯在桌子上,很显然是睡着了。

    因为她俯在桌子上,所以看不到她的样子。

    轩辕烨的眸子中,隐过一丝心疼,她竟然就这么睡了,好在现在是夏天,若是冬天,只怕要着凉了。

    因为,他的动作很轻,很轻,所以,并没有吵醒她,她仍旧静静的俯在桌子上。

    轩辕烨慢慢的走了进去,只是,走到房间的中间时,却猛然的停住。

    虽然看不到她的脸,虽然房间内的光线有些暗,但是,他却仍旧发现,此刻,俯在桌上的人,竟然不是她

    不是她那么她去了哪儿这个女人又是谁

    一个急步,快速的向前,狠狠的对着那个女人一扯。

    那个女人,原本正睡的迷糊,被他这么一扯,便一下子滚在了地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清面前的人时,便猛然的惊醒了过来,连连跪在地上,奴婢给殿下请安。

    你是什么人轩辕烨一双眸子中,寒光猛射,直直地射向那个女人,似乎要瞬间的冰结了她。

    回,回殿下,奴婢是今天早上柔妃娘娘送来的。那个女人,倒还算机灵,而在轩辕烨如此的冰冷下,竟然还能够回答出一句完整的话。

    轩辕粉微怔,他以为那些女人已经被她打发回去了,怎么会还在这儿而且还在他的房间里

    你很大的胆子,竟然敢睡在本王的房间轩辕烨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就算留在了王府,也绝然不能在他的房间,这个奴婢,胆子还真是不小。

    回,回殿下,是王妃吩咐奴婢在殿下的房间等殿下的,王妃说,要奴婢好好的服侍殿下。

    那个丫头越说声音越小,开始还有些害怕,说到最后,便多了几分羞涩,而且也多了几分期待。

    要说,她长的真的不错,标准的瓜子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的红唇,却是极为的丰满,性感,清纯中,却又有着几分诱人的妩媚。

    而此刻,在那淡淡的灯光下,更多了几分朦胧,几分诱惑。

    她很显然是沐浴过的,换了衣服的,此刻,只穿了一件极为单薄的衣衫,而里面,只着一件大红的肚兜,那外衫实在是太薄,根本就遮不住什么,就连那红色的肚兜上的绣花,都看的清楚。

    她那丰满的胸,更是将那红色的肚兜直直地挺起,似乎要呼之欲出,有着一种包裹不住的冲动。

    她此刻,正跪在地上,身子微微的轻颤着,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身子再次的向前微微的倾了些许,她身上的肚兜上面的带子很显然没有系紧,竟然脱落了下来。

    而她那丰满的胸,便也终于跳了出来,甚至连那红色的樱桃,都若隐若现。

    而此刻,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害怕,身子一颤一颤的,那胸,也跟着一颤一颤的,更多了几分诱惑。

    如此的情形,只怕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扑了上去。

    只是,轩辕烨的眸子中,却只是那冰到了极点的寒意,手微伸,拿过了桌上了一个杯子,便直直的打到了她的头上,顿时,那丫头的额头便渗出了鲜血。

    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在本王的面前,竟然还敢说谎。轩辕烨此刻的声音,就如同那冬日里的寒冰,一字一字都带着滞血的冰冷。

    那个丫头被轩辕烨掷出的怀子,打中了额头,痛的惊呼出声,连连扑在地上,颤颤地喊道,殿下,奴婢没有说谎,真的是王妃让奴婢来服侍殿下的。王妃把我们几个安排在了后院,吩咐奴婢过来服侍殿下。

    轩辕烨的眸子再次的一沉,这个丫头口口声声说,是拂儿让她在他的房间的。

    这个女人在他的房间里,那拂儿呢

    王妃呢轩辕烨的眸子再次的一眯,冷冷的声音中,更多几分可怕的危险。

    王妃说,她搬去太后那儿住。所以吩咐奴婢要好好的服侍殿下。那个丫头,听到轩辕烨此刻的问话,再次的直起了身子,颤颤地说道。

    而刚刚因为她直直地扑在地上,那红色的肚兜便已经完全的垂了下来,胸前的一切,便毫无了遮掩,那胸前的丰满,在那薄到透明的外衫下,更多了几分朦胧的诱惑。

    她此刻的身子,颤抖的更加的厉害,那丰满的胸,便也跳动的厉害。

    可能是因为害怕,脸上挂着几滴泪珠,更多了几分楚楚可怜,一个美人胚子,带着几分清纯的楚楚可怜,却又带着噬骨的妩媚的诱惑。

    如此的女子,只怕挑选的人,也是费了很大的心机的。

    只是,轩辕烨却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算看了,对他而言,也没有半点的影响,这个女人,比起当年达奚王朝的公主,只怕还差了些。

    滚,给本王滚出去。轩辕烨的眸子中,此刻除了冰冷就是冰冷,再没有半点的其它的情绪,更不要说是被那个女人勾引的情欲了。

    那个女人,这才似乎完全的愣住了,可能,她也没有想到,轩辕烨,对这样的她,还能无动于衷。

    不要再让本王看到你,否则轩辕烨见她不动,再次冷声说道,那冰到滞血的声音中,有了明显的杀意,若不是想要查清事情的真相,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那人女人,似乎这才终于意识到了轩辕烨的狠绝,快速的爬了起来,急急的跑了出去,而在跑的时候,那肚兜便完全的掉了下来,而那薄到透明的衣衫更是什么都遮不住。

    听到声音,赶过来的速风看到她的样子时,双眸微微的圆睁,却随即暗暗的摇头,又是一人可怜的女人。

    而那个女人,出了正屋后,便直直地跑进了后院,速风看到后,眉角微挑了一下,没想到,殿下一天不在王府中,这王府中的后院,就多了女人了,还真是有意思呀。

    殿下,那女人去了后院,柔妃娘娘早上送来的那几个女人,现在都住进后院了。速风走进房间后,低声向轩辕烨禀报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小心地说道,没有看到王妃,下人说,王妃去了和寿宫,早上就走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恩。轩辕烨低低的应着,脸色愈加的阴沉,一双手,也不由的暗暗的收紧。

    那几个女人,留在了王府中,而她竟然去了太后那儿。

    是她让那几个女人住进后院的吗真的会是她让那个女人在来他的房间的吗

    依她刚烈的性子,倒是极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正如她自己说的,若是他有了别的女人,她绝对会把这正妃的位子让出。

    这一切的一切,要说的话,也的确是符合她的作风。

    说不气是那是假的,这样的事情,换了是谁,都会生气。

    她替他答应了那几个女人,而且还将那几个女人安排进了王府,甚至还让其中的一个女人,在他的房间,说什么要好好地服侍他,那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轩辕烨只感觉心中有着一股怒火不断的升腾。此刻,若是她站在他的面前的话,他说不定会控制不住,直接的掐死了她。

    只是,他却又感觉到这件事情中,透着某种阴谋。冷静下来,他的眸子再次的一沉,他应该相信她的,不是吗她既然说了,要接受他,那就断然不然答应那件事。

    他都没有去问她,怎么可以这样下了的断定,虽然这一件一件的事情连起来,的确是太容易让人误会。

    速风,守在外面,不要离开。轩辕烨的眸子微微一闪,突然沉声吩咐着速风。

    速风不明所以,有些奇怪地望向他。

    本王进宫一趟。轩辕烨看到他的疑惑,再次低声说道,你只负责守着本王的房间,不许任何人靠近,其它的,都不必管。

    是,速风明白了。速风连连应着,只是却有些不放心地喊道,可是,殿下,你一个人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轩辕烨已经快速闪出了房间,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

    和寿宫中,此刻也是一片的静寂,一个人影,快速的闪了进来,在院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便快速的闪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内没有灯光,但是,透过那朦胧的月光,他看到床上睡的正香的人时,唇角微微的浮出一丝以笑。

    这一个,才是他的女人。

    微微的迈动脚步,走到了床前,直接的褪了衣衫,便钻进了被子中。

    啊孟拂影正睡的迷迷糊糊的,被子中,突然的钻进了一个人,迷糊中,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是我。轩辕烨快速的捂住她的嘴,低声说道。而此刻,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着急,竟然不是用的本王,而是用的我。

    虽然轩辕烨捂住了她的嘴,没有让她的声音完全的喊了出来,但是,那前面的一部分的惊呼声,却还是惊动了陪睡在太后的房间的兰梅。

    因为兰梅睡的榻是正靠近孟拂影此刻睡的房间的。

    王妃,发生什么事了吗兰梅的听力是极好的,而且,因为晚上是要照顾太后,所以也不敢睡的太熟,一听到孟拂影的喊声,便快速的起了身,小心的问道。

    轩辕烨略带懊恼地望了她一眼,平时这个女人挺冷静的,不管面对多危险的场面,都不会喊出声的,没有想到,这次竟然喊出声,难道,她就感觉不到是他吗

    这个男人,个性实在是霸道,他深更半夜的,偷偷的进了人家的被子,还怪人家惊呼,若是换了其它的人,早就吓的大喊大叫了。

    没什么事,就是刚刚看到一只老鼠,不过现在已经钻洞里了,没事了。孟拂影发觉是轩辕烨时,暗暗松了一口气,微微移开轩辕烨的手,轻声解释着。

    只是,对上轩辕烨那恨不得掐死她的目光时,心中暗暗有些好笑。

    哦。兰梅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便再次躺下了。

    本王是老鼠轩辕烨咬着牙极力的压低了声音,贴进她的耳边说道,那声音中,隐着几分薄怒,这个女人,竟然说他是老鼠。

    不过,想起,她后面接的那句,已经钻洞里了的话,就又暗暗好笑。她还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那她这被子岂不成了老鼠洞了。

    孟拂影看到他那极为郁闷的样子,低低的笑着,而他的身子已经压了过来,狠狠的,略带惩罚的吻住了她的吻,也含住了她的笑。直到吻到她快要透不气来时,才微微的松开了她。

    然后再次贴近她的耳边,低低的说道,本王是老鼠,那你是什么

    你是老鼠,又管我什么事。被他吻的有些气喘,孟拂影闷闷的说道,这个男人,吻上瘾了,动不动就吻她,而且每次都是那么的突然,让她躲闪的机会都没有,而偏偏自己又是每次都被吻的有些迷糊

    你轩辕烨气结,贴着她的耳边的唇,突然的微张,那整齐的贝齿略带惩罚的咬上她的耳垂。

    孟拂影差一点又惊呼出声,他并没有太用力,咬的并不是很痛,但是,耳垂却是极为敏感的地方,被他那么轻轻的咬,她只感觉到,有一种异样的酥麻传遍了全身,身子似乎突然的软了。

    轩辕烨的眸子中,却是散发出异样光彩,原来,这儿,是这个女人极为敏感的部位,呵呵

    感觉到她的异样,轻笑中,他的牙齿却并没有离开,反而轻轻的摩擦着她的耳垂。

    孟拂影身体中的异样,便愈加的明显,似乎有着一种想要释放出来的冲动,但是却又偏偏的释放不出来。

    微微用力想要推开他,可是偏偏,又推不动他,她又不敢太用力,怕再弄出其它的声音,惊动了兰梅。若走到时候再惊动了太后,那就麻烦了。

    轩辕烨算准了她不敢乱动,不想惊动了太后,所以,动作反而愈加的肆意,不仅仅那牙齿在她的耳垂上磨着,而他的舌也时不时的似乎是无意间,又更似是故意的碰到她的耳垂。

    轩辕烨孟拂影实在是受不了,低低的喊道,她那细微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求饶,似乎又有些许异样的低吟,反而,让轩辕烨的身子不由的一紧。

    轩辕烨这才放开了她,唇也慢慢的移动到了她的面前,面对面的对着她,明知她的意思,但是却又故意地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想本王

    那低低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暧昧,而此刻虽然没有灯光,但是,他仍旧能够感觉到她此刻的风情,身子也不由的愈加的绷紧,此刻,他都不知道,她这么做,到底是是在惩罚她,还是在惩罚他自己

    不是说不回来的吗不是说不让我回王府的吗怎么又跑这儿来了不会是在王府中藏了个女人,不想让我看到吧孟拂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略带懊恼地说道。

    轩辕烨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然后一双眸子就那么直直地盯着她,久久的没有说话,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到,他那呼吸中,似乎多了些许奇怪的感觉。

    怎么不会被我说中了吧孟拂影也不由的愣了一下,然后略带试探地说道。

    她先前已经猜到王府可能会有什么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

    但是刚刚的话,也完全是随意的扯的,只是看到轩辕烨的反应,她的心,却是微微的沉了沉。

    不会真的那么巧的被她说中了吧

    何止一个女人。轩辕烨听到她的话后,却突然笑了,笑的有些奇怪,而他说出的话,却更是奇怪。

    只是那声音中,却是多了几分轻松的感觉,他说知道,她不会替他答应那件事的。

    什么孟拂影怔了怔,再次的话语听起了,多了几分闷闷的感觉。何止一个女人是什么样子,难不成还藏了几个女人

    昨天,你不是替本王答应了明妃她们送的四个女人吗今天早上母妃可是将四个女人都送进王府了

    轩辕烨再次轻声的说道,唇角却是微微的带着几丝笑意。

    虽然知道了不是她答应的,但是却又想逗她,想要看到她知道这件事后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你你说什么一向冷静的,一向伶牙俐齿的孟拂影此刻却有些结巴。

    声音中,也是满满的错愕,她什么时候答应了,她昨天明明是拒绝了的。

    而且,她今天早上,也没有看到那四个女人呀

    只是,却又随即的怔住,突然想起了,今天早上,柔妃那么早就去了羿王府,而且还当着她的面,对轩辕烨说了一句极为莫名其妙的话。

    此刻,却终于明白了,完全的明白了。

    原来,柔妃今天早上去羿王府,是送女人的,那么柔妃先前对轩辕烨说的话,此刻,便也终于可以解释了。

    只是柔妃当时的那话,似乎又给人一种,另外的误会的意思。

    怎么了,本王有说错吗而且,王妃不是吩咐了让一个丫头,在本王的房间,让她好好的服侍本王吗本王刚刚就是从王府过来的。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故意说道,要说,王妃的眼光真的不错,那个女人的确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正眼看那个女人一眼,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

    当时发现不是她时,他就恨不得杀了那个女人,只不过是感觉到事情的蹊跷,才会忍了下来。

    孟拂影愣了愣,听到他欲言又止,下意识的问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轩辕烨的眉角微挑,故意问道,只是,感觉到,她那微愣的样子,心中,更多了几分笑意。

    我是问然后发生了什么事孟拂影的声音中,突然的多了几分低沉。

    他不会真的要了那个女人吧,想到,这种可能,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中有些闷闷的,极不舒服。

    然后就是王妃想的那样了轩辕烨却是故意再次说道,他就是想要看看。

    现在的她,对他,会不会有些感觉了,就算不会那么快爱上,但是,多少有点感觉也是好的,哪怕就一点霸占欲也好。

    孟拂影没有再说话,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只可惜,黑暗中看不到他脸的上表情。

    她的手臂突然的伸出,快速的环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微微的把他拉向了自己。

    轩辕烨微怔,心中快速的漫过一丝欣喜,不是吧这个女人是要主动吻他吗

    这个反应还真是超出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也是意外的惊喜,没有想到,她也会主动吻他,欣喜的心中更是满满的期待。

    只是,孟拂影将他拉近他后,却并没有吻他,只是,靠近他的身上,微微的闻了一会,然后便松开了他。

    让轩辕烨,又是疑惑,又是郁闷。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而她松开他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下去,我要睡觉。

    切,想要骗她,想要误导她,她是那么好骗的吗

    轩辕烨怎么可能就那么听话的下去,身子更加的压住她,低声问道,你这是什么反应。

    本来还想着要看到她吃醋的样子,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如此平淡的反应,难道,她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正常反应呀你还想要我有什么样的反应呀孟拂影轻轻的扫了他一眼,风淡云轻地说道。

    每次都被他算计,被他阴,这次,怎么着,也要报一下这个仇。

    正常反应轩辕烨愈加的气结,正常反应,这就是她的正常反应,心中的怒火,不由的再次的升腾,这个女人,竟然还敢说,是正常反应。

    是呀,有什么问题吗孟拂影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声音中,是再明显不过的无辜,眸子中却微微的浮出一丝轻笑,只不过,黑暗中,轩辕烨看不到。

    孟拂影轩辕烨一字一字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偏偏又不敢吼的太大声,生怕惊动的其它的人,只是一双眸子中那不断的喷出的怒火,恨不得直接的焚烧了她。

    孟拂影极力的忍着笑,很享受地看到这个男人快要捉狂的样子,原来,他也有被耍的时候呀,哈哈

    只是,孟拂影很显然得意的有些早了,轩辕烨又岂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

    突然,他的身子愈加的用力压着她,唇再次的贴近她的耳边,低低地说道,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要了你。

    他刚刚虽然生气,此刻虽然房间内很黑,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暗暗得意,她实在是得意的有些忘形了,她的得意,便也让他明白,自己竟然上了这个女人的当。

    这儿是和寿宫。孟拂影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明显的不受他的威胁,这儿可不是羿王府,而是和寿宫,太后就在隔壁,若是略略有大一点的声音,肯定会惊动了她们。

    她料定他也不敢乱来。

    本王可不怕惊动了太后,而且,太后正急着抱曾孙呢,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多高兴呢。轩辕烨又岂能不明白她的心思。

    唇角微扯,再次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低低的声音中,有着几分刻意的暧昧,而他的唇再次的含住了她的耳垂,一只手,慢慢的移到了她的胸前,只要你到时候不要叫的太大声,不要把全和寿宫的人吵醒就行。

    轩辕烨的唇因为含着她的耳垂,所以,声音有些含糊,但是那说也的话,却是让孟拂影气结。

    这个男人,向来狂妄,霸道,根本就不会去理会别人的看法,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真的乱来,而且,若真的是惊动了太后,只要他一出声,太后知道是他,说不定就真的不会再多问了,任由着他,。

    好了。孟拂影看到他竟然还真的要解她的衣衫,遂再次压低声音喊道,停。行,她认输,因为,她没这个男人阴险。

    轩辕烨的唇角慢慢的绽开一丝轻笑,要去解她衣衫的手虽然停住了,但是,却仍旧含着她的耳垂,并没有松开的意思。

    还再次的微微的用力咬了一下,提醒着她,不要耍什么花样。

    那个,你的身上没有女人的味道。孟拂影此刻虽然郁闷到了极点,但是却还是不得不如实的说道,她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的确是占不到便宜。

    恩轩辕烨听到她的话后,却突然的抬起了脸,直直地望着她,一时间,似乎没有听懂她的意思。什么叫,他的身上没有女人的味道

    你的身上,没有其它的女人的味道,只有一股汗臭味。孟拂影望着他,略带懊恼地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嫌弃。

    刚刚她拉他靠近时,在他的身上,没有闻到女人的味道,若是他刚刚碰过女人的话,不可能一点味道都没有,而且,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明显的汗味,当然,那个臭字是她恶意的加上的。

    那明显的汗水的味道,便证明,他今天还没有洗澡,所以,她知道,他并没有碰过那个女人。

    其实,她当时也并没有怀疑他去碰那个女人,只是下意识中,有了刚刚异样的反应。

    既然确定了他没有碰过,她自然就不会着急了。

    轩辕烨再次的怔住,随即半真半假的笑道,王妃的鼻子真够灵的,那本王以后在外面,岂不是一点坏事都不能做。

    这种办法,也只有她想的出,而且,她这鼻子,也的确是够灵的,不过想到,她听到他的话,总算还是有感觉的,至少还是先去确认了,若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的话,就不会去确认了。心中,便也舒服了些。

    那是自然,若是真的让我发现了,那可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孟拂影也随着他的话说道,虽然有此玩笑的口气,但是,却也带着几分认真,若是轩辕烨真的有了其它的女人,那么,他与她之间,就再没有可能了,因为,她的爱情中,容不得半点的沙子。

    轩辕烨揽着她的手臂微微一紧,收起了刚刚玩笑的语气,一脸认真地说道,你要相信我。

    这次,他不是用的本王,而是用的我,让他的话语听起来,更多了几分平和,却也更多了几分真诚。

    孟拂影任由着他紧紧的抱着她,虽然有些紧的快要透不气来的,她的唇角却仍旧绽开几丝淡淡的轻笑。

    这一刻,她有了一种幸福的感动。

    今天的事情,是故意有人想要在我们之间制造矛盾。轩辕烨仍旧紧紧的抱着她,低声说道,想到自己先前在王府时,若是相信了那个女人的话,或者当时一怒之下,只是想着怪她,怨她,而不来皇宫求证的话,只怕就真的中了那个人的奸计了。

    那人,先阻止她回王府,然后再假借她的意思,在他的房间中安排了一下女人,让那个女人来极尽所能的勾引他,所有的一切,都是算计好了的,而且一步一步算计的都是极为的精密。

    只是没有想到,他不但没有被那个女人勾引,而且还进了宫,见到了孟拂影。

    其实,那个算计好了一切,就是为了阻止他们两个人见面,只要两人见了面,事情就清楚了。

    恩,我知道,太后这边,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孟拂影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细细的将今天和寿宫发生的事情说给了轩辕烨听。

    轩辕烨听了后,脸色也是愈加的阴沉,看来那个人的计划还真是天衣无缝呀。

    看似所有的事情,都是偶然,但是,却是一事连一事的紧紧相扣。

    只是,那人唯一没有算到的,就是,她与他之间的了解与信任。

    他相信,这件事还没有完,而且,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陪本王演一出戏,如何轩辕烨微微的侧了一下身,将自己压在她身上的重量微微的移开了些许。低低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异样的轻笑,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再次补充道,要说演戏,原本就是你的强项,相信到时候一定会很精彩的。

    切,要说演戏,我岂能比的过你。孟拂影听到她的话,顿时不满的抗议,这个男人还说她会演,他每次才就做会演,连她都被他骗了。

    呵呵,轩辕烨低低的轻笑出声,不过不敢太笑出声,听起来,便也只是一种闷闷的感觉。

    那就让我们一起演,看谁演的更精彩。他并没有否认她的话,的确,在她的面前,他可以放心的展开他的另一面,不过,以前却只是为了逗她,这一次,却是为了抓出那背后的人。

    那人设计,他们就将计就计。

    好,没问题。孟拂影这一次,倒是答应的极为爽快,只是,心中,却又有些担心。

    她心中,其实是有些怀疑柔妃的,毕竟,今天早上,是柔妃去羿王府送的女人。

    就算让轩辕烨离开的那件事,只是巧合,与柔妃无关,但是,柔妃为何,不将那几个女人事情告诉她

    难道真的仅仅是忘记了那么简单吗而且,进了皇宫中,对那事,也是绝口不提,就算一时忘记了,也不可能会一天都想不起来吧。

    而,到时只有她在王府中,也只有她,能够将所有的时间都算好了,既让轩辕烨离开了,又让她在没有看到那几个女的情况下,进了宫。

    但是,柔妃毕竟是轩辕烨的生母,所以,她也不好将心中的怀疑说出来,一切,等查出事情的真相再说吧。

    恩,本王相信,本王的女人,不会让本王失望的。轩辕烨的眸子中,浮出几分宠爱的轻笑,声音中,也是满满的轻柔。

    一只手,微微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更带着几分溺爱。

    孟拂影听到他那轻柔的话语,心中也多了几分暖意,是谁说的,这个男人像冰块的,你们见过这么温柔的冰块的吗

    浑然忘记了,说人家是冰块的,好像正是某女自己。

    拂儿他突然再次俯下了身子,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低声的喊道,此刻的声音中,带多了几分温柔。

    恩。孟拂影低低的应着,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这样喊她呢,突然发现,自己的名字,配着他那磁性的声音,更多了几分异样的感觉。

    你到底要让本王等多久他环着她的手臂再次的紧了一下,然后略带郁闷地说道,天天娇躺在怀,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但是却什么都不能做,真的是一种残忍的煎熬。

    恩,我想一下呀。孟拂影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头,然后故意思索了片刻,随后伸出自己的手指头,然后极为认真的一个一个的数道,一,二,三,四,五十。数完了十个手指头,便停了下来。

    其实,轩辕烨原本也就是发发牢骚,没有想到,她会这般的认真,而且还一本正经的数着手指头,不由的微支向身子,有些期待地望着她,看她数到十停了下来,不由的略带欣喜的说道,十天。

    要是十天的话,他是可以等的。

    十年。孟拂影红唇微动,一字一顿地说道。说完后,自己极力的憋着笑。

    等着他的反应。

    果然随即便感觉到了轩辕烨那明显的怒意,虽然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她完全可以想像的出,此刻,轩辕烨整张脸,肯定都黑了。

    好,很好,十年,本王让你知道,本王的十年有多长。轩辕烨的确是够霸道,也够耍赖的,他那话语的意思,就是,这时间,亦是由他定的。

    说话间,微撑的身子,突然的扑向她,将她狠狠的压住,然后,他的唇也霸道的吻向她。

    不过,因为他一时激动下,忘记了控制自己的力道,太过用力,便也发出了明显的响声。

    影丫头,你那边是什么声音呀。没有想到,这次竟然惊醒了太后,老人本来就浅眠,更何况太后原本就挂着孟拂影的这边,那声响动,便把她惊到了。

    轩辕烨与孟拂影的身子纷纷的一僵,轩辕烨吻着她的动作,也不由的停住。

    孟拂影连连的推开他,说道,老鼠,是老鼠。依旧是刚刚的借口,因为,一时间,她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了。

    轩辕烨再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但是这次,却也不敢再出声了。

    老鼠,老鼠咋这么大声音呀太后可能刚醒,有些迷糊,听到孟拂影的话,略带疑惑的问道。

    恩,是一只很大的老鼠。孟拂影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

    王妃,要不要奴婢过去帮你把老鼠捉了,免的它又吵到了王妃。兰梅很显然也醒了,在隔壁,慢慢的说道。

    这次,孟拂影的唇角再次狠狠的抽了一下,捉了这老鼠,她捉的住吗

    轩辕烨揽在她腰上的手,也略带惩罚的微微用力压了一下,都是她找的好借口。

    不用了,不用了。孟拂影也怕兰梅真的过来了,毕竟,她心中,对兰梅还是有些怀疑的,今天晚上,先不管他了,明天的时候,找些老鼠药来轩辕烨的手,在她腰上微微用力的捏了一把,孟拂影才连连的改口道,好了,太晚了,睡了。

    太后听到她没事,便也放心了,又躺回去睡了。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轩辕烨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听听她刚刚都说了些什么,把他说成老鼠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找老鼠药来,想要毒死他,他怎么偏偏就喜欢上这么一个狠心的女人。

    快睡了,再不睡,若是再惊动了她们,那就真的要来捉老鼠了。孟拂影却自动的忽略掉他的怒意,轻声的说道,想到他刚刚还用这个来威胁她,原来,他也是害怕的。

    当然,她知道,轩辕烨只是怕别人发现了他,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轩辕烨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揽着她的手似乎愈加的紧了一些。

    第二天,孟拂影醒来时,轩辕烨已经离开了。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孟拂影的唇角情不自禁的浮出一丝轻笑,老鼠,哈哈。

    王妃,你醒了。兰梅显然是听到了孟拂影起床的声音,在外面,低声问道。

    恩,起来了。孟拂影低声的应着,但是眉角却是不由的轻蹙,这兰梅的耳朵真是太灵了点。

    孟拂影开了门后,兰梅便让人打来了水,为孟拂影梳理。

    整理妥当,便去了太后的房间,太后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椅子时,红儿正在为太后梳头,太后虽然已经六十几岁了,但是头发,倒是很好,白的也并不多。

    影丫头,昨天晚了,被那老鼠闹腾的,没有睡好吧,皇奶奶也不知道那房间会有老鼠。太后看她进来,便轻声说道,声音中,似乎也有着几分懊恼。

    恩,还好,就是开始的时候闹了几次,后来就没听到了。孟拂影心下愕然,没有想到太后还记的这事呢。

    今天,让兰梅去弄点老鼠药来,别晚上又脑腾了。太后倒还真的跟那老鼠较了真了,再次说道。

    孟拂影的唇角微抽了一下,你那老鼠药能毒死那只老鼠吗

    放了老鼠药,他要闹腾,还是照样的闹腾。

    不过,此刻只能随着太后的话说道,好,一会让兰梅去弄。

    兰梅此刻也恰恰走了进来,便接口说道,奴婢过会就去领些回来。

    孟拂影心中暗暗好笑,若是让轩辕烨知道了,一家人都想毒死他,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孟拂影因为怕太后担心,所以也就没有把轩辕烨昨天晚上告诉她的事情,说给太后听。

    你一会,去给柔妃请个安吧。等红儿给太后梳好了头发,太后才转过身,望向孟拂影,轻声说道。

    她既然在这和寿宫没有回去,早上,自然就应该先去给柔妃请安,柔妃可是轩辕烨的生母。

    若是去的迟了,柔妃来这儿,看到了她,反而不好。

    好,拂儿这就去。孟拂影微微的点头应着,其实,她也正想着要去柔妃那边去呢,这皇宫中的礼节可是极严的,总不能让人说了闲话去。

    更何况,她也在猜想着,昨天的事情,若是真的跟柔妃有关的话,说不定,那边正等着她去呢。

    出了和寿宫,孟拂影直直的向着柔心宫走去,一路上,小宫女,小太监们,时不时的经过,看到她,都纷纷的行礼。

    这个时间,各宫的主子们都起了,这些奴才们便也开始忙了。特别是有些小太监,主要就是为主子们打探各处的风声的。

    从和寿宫到柔心宫并不远,孟拂影没走了多久,便到了。

    进去后,便看到柔妃正坐在椅子上,一个小宫女,站在她的身后,轻轻的给她锤着背。

    拂儿给母妃请安。孟拂影慢慢的走向前,恭敬的行礼。

    咦,拂儿,你怎么这么早柔妃起身,扶起了她,略带奇怪地说道,似乎并不知道,她昨天晚上留在和寿宫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出来的。

    昨天,殿下没有回府,便让人传话给拂儿,说让拂儿留在和寿宫歇息,所以,拂儿昨天并没有回去。不管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孟拂影仍旧按照她心中想好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呀。柔妃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然后拉着她的手,到了椅子边,既然来了,就坐一会吧。

    只是,孟拂影的屁股还没有沾到椅子。

    外面,便传来一声略显尖锐的女高音,而且还带着明显的兴奋,姐姐,大喜呀,大喜呀。

    随即明妃便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妹妹怎么这么高兴呀,这一大清早的,有何喜事呀柔妃望向明妃仍旧是一脸的轻笑,并没有太多的异样,那声音中,也带着些许的好奇。

    只是明妃却是先望了孟拂影一眼,然后才拉过了身后的一个丫头,一个极为标致的丫头,水灵中又带着几分妩媚。

    姐姐,这个是昨天送去羿王府的灵儿,昨天晚上,殿下竟然宠幸了她。柔妃说话间,再次扫了孟拂影一眼,眸子中,带着几分得意,也带着几分对孟拂影的嘲讽。

    然后拿过了那丫头手中的床单,展了开来,那床单上的鲜红,便映入众人的眸子中。

    那红血,有些凌乱的撒在床单上,跟轩辕烨那天早上做的假的,有着很大的差别。

    孟拂影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好毒的一招呀,若是轩辕烨昨天晚上没有来找她,那么,她看到这样的证据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一般的正常的人,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只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