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小说:神医傻妃 作者:唐梦若影

    .

    第59章

    烨儿,你干嘛走这么急呀。身后的柔妃急急的喊道,这事,虽然是拂儿答应的,却是明妃她们提出的,拂儿也不得不答应呀,你可不能怪拂儿呀,再说,拂儿这么做,也是为了

    她的喊声,让轩辕烨的脚步突然的停住。都给本王滚出去。他那冰冷的声音,毫不掩饰的怒意,突然的传开。

    他此刻背对着柔妃她们,所以,他的话,此刻是针对那些丫头的,一个都字,却又似乎连柔妃也包括在内了。

    他从来没有对柔妃这般的大吼过,但是此刻,他却顾及不到那么多了。

    话语一落,随即再次的加快了速度,柔妃的话,也便因着他的走远,而听不到了。

    哎,这孩子。柔妃对着轩辕烨离去的方向,不由的低声轻叹,似乎浑然没有意识到轩辕烨的话也是包括她的。

    柔妃娘娘,那我们那几个丫头也看到了轩辕烨那可怕的怒意,小心地望向柔妃。

    哎,这毕竟是皇上下的口谕,若是就这么回去了,那岂不成了抗旨了吗柔妃再次略带无奈的轻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再次轻声说道,你们先在这儿等等吧。

    孟拂影此刻,正在花院中,在这古代,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这空气格外的清新,特别是在这早上,静静地坐在这花院中,沉醉在这大自然的气息中,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

    轩辕烨进了主屋没有看到她,而进了大厅也没有找到她,脸色便愈加的阴沉,王妃呢

    一双眸子,冷冷的扫向一个丫头,怒声问道。

    把那丫头,当场吓的跪在了地上。

    王妃在花院。那个丫头惊颤颤地回答。

    轩辕烨这才急急的赶去了花院,而这一路上,他虽然心中有着怒火,但是却也想着这事有些不对,要说,依她的性子,她不可能会轻易替他答应了这事。

    她明知道,他的府中一直没有女人,明知道他一直都排斥着其它女人的靠近,依她的聪明,绝对不会这般的答应。

    更何况,她还要他给他时间,想要来接受他,既然,她想要接受他,就更不可能会答应让别的女人进入王府。

    想到此处,心中的怒意,也慢慢的隐去。

    来到花院中,远远的看到她,微闭着眸子,静静地坐着,一脸的恬静,不由的怔了一怔,这才慢慢的走了过去。

    回来了。因为他的脚步声很轻,所以,轩辕烨到了她的近前时,她才感觉到,睁开眸子,看到他时,轻声笑道。

    因着她此刻的轻柔,轩辕烨的心中微微的一动,她此刻,这轻柔的声音,让他感觉到一种,极为平淡,但是却极为温馨的幸福。

    只是,那件事情此刻正摆在面前,又是父王下的旨,所以,来不得半点的马虎,遂低声问道,昨天,你去母妃那边,有低低的声音中,并没有半点的质问,其实心中,也已经有了答案。

    烨儿,原来你们在这儿呀只是恰恰在此时,柔妃略带气喘的赶了过来,脸上仍旧带着淡淡的轻笑,望向孟拂影时,也是一脸的轻笑。

    孟拂影的眉头微蹙,刚刚轩辕烨想要说什么这柔妃来的真是时候

    而看到柔妃那一脸的轻笑,孟拂影隐隐的,也有些奇怪。

    昨天的事情,虽然是明妃她们提出的,但是柔妃事先肯定也是知道,她没有答应,柔妃心中,应该也是有些不满意的吧,为何,此刻,望向她时,还一脸的轻笑。

    轩辕烨的眸子微微的一沉,神情有着几分明显的不满。

    柔妃这次,倒是看出了轩辕烨的不满,脸上也微微的有些尴尬,看来母妃打扰到你们了,这样吧,母妃先去大厅等你们。柔妃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小心的歉意,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转向轩辕烨,不放心地嘱咐道,烨儿,那件事,你好好跟拂儿说,拂儿乖巧,懂事,更是通情达理

    柔妃一脸的担心与紧张,还小心的望了孟拂影一眼,那声音中,也是带着明显的担心,只是,那话说的却有些慢,也有些长。

    轩辕烨的脸色再次的一沉,她才悻悻的住了口,小心地说道,好了,你们两个慢慢说,母妃先去大厅。

    话一说完,便微微的转身,慢慢的离开,她的脚步不慢,但是却也不快,就是平时正常的速度。

    孟拂影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轩辕烨有什么事要跟她说呀

    轩辕烨望着她的背影的眸子中,再次快速的隐过一丝冷意,隐在衣衫下的手,也狠狠的紧了一下。

    直到柔妃的身影离开了些许的距离,轩辕烨刚要再次的开口,但是,却恰恰在此时,速风急急的跑了过来,一脸的紧张,还带着些许无法控制的慌乱,看到轩辕烨时,沉声喊道,殿下,出事了。那声音中,也是明显的着急。

    速风跟在轩辕烨的身边多年,是轩辕烨最为得力的助手,何时如此慌乱过。此刻,甚至不顾孟拂影在此,而直接的禀报。

    轩辕烨的眉头微蹙,很显然有些不满,但是看到速风的样子,便也明白,肯定走出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速风话说出口后,才看到孟拂影,眸子中,也隐过几分懊恼,只是,这事,却是等不得的,遂连连的向前,微靠近轩辕烨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轩辕烨的脸色也是猛然的一变,一双眸子顿时寒光猛射,他猜到可能出了大事,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如此的严重。

    拂儿,本王先去处理一些事情。轩辕烨转向孟拂影,低声说道,声音中,也带着难得一见的着急。

    孟拂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看到他们的神态便也明白事情的严重,遂微微的点头道,好,你去吧。

    轩辕烨这才快速的转身,与速风一起离开,只是走到大厅前时,突然想起了柔妃还在大厅里,遂快速的走进大厅,但是,柔妃却并没有在大厅,实在没法,而那事也耽搁不得,只能先跟着速风去处理那件事情。

    而出了王府时,竟然并没有看到那几个女人,微愣,难道是柔妃已经带着她们回去了,毕竟刚刚,他也下令,让她们滚回去的。

    若是那样,就最好了,此刻,因为那事太过严重,实在耽搁不得,他也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件事了。

    孟拂影看着快速离开的轩辕烨心中也不免有些担心,想起了柔妃此刻还在大厅中,便起身,向着大厅走去。

    想到刚刚柔妃的话,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轩辕烨到底想要跟她说什么

    听柔妃那话中的意思,似乎生怕她会听了这事生气,是轩辕烨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吗

    会是这样的吗

    反正柔妃的话语,似乎是那个意思。

    既然轩辕烨有事离开了,那就去柔妃那边打听一下吧。

    只是,她还没有走到大厅,一个小太监便急急的跑了过来,急急慌慌地说道,王妃,不好了,不好了,皇太后突然晕倒了,让王妃快些进宫呢。

    这个小太监,也是和寿宫的,不过平时只是做些碎事的,也并不传旨的,可能是这会太后突然晕倒,和寿宫里一时乱了,所以,才会临时让他来的。

    孟拂影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听到皇太后晕倒时,便只感觉脑中猛然的一轰,似乎有着什么炸开了。

    虽然她开的药,可以暂时的稳住太后的病情,毕竟是不能完全的根治的,而太后若是有些不注意的话,也极有可能会引起其它的病症。

    若是突然晕倒的话,事情就有些严重了,毕竟太后年纪大了,万一

    接下来,孟拂影不敢再去想了,她现在,只想着,快点去皇宫,去看看太后到底怎么样了

    想到柔妃还在大厅中,孟拂影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快速的抓住一个刚好走过的丫头,急急的说道,你去告诉柔妃一声

    什么事,出什么事了而柔妃恰恰在此时,走了过来,看到孟拂影一脸着急地样子,遂急急地问道。

    孟拂影一看到她,也顾不得许多,没有行礼,便快速的地说道,皇太后晕倒了,我正想要进宫。

    什么皇太后晕倒了柔妃大声的惊呼出声,错愕中也带着明显的紧张,早上,本宫去请安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呀,怎么会突然晕倒呢。

    母妃,还是先回皇宫要紧。孟拂影打断了她的碎碎念,急急地喊道。

    对,对,快点回宫,快点回宫,本宫的马车正在外面,就坐本宫的马车去。柔妃似乎突然的回过神般,随即急急的喊道,然后竟然拉着孟拂影,向着府外跑去,她的着急,一点都不比孟拂影少。

    孟拂影愣了一下,便也快速的跟着她的脚步,很快便跑到了王府外,柔妃的马车正停在外面。柔妃拉着孟拂影快速的上了马车,然后便急急的吩咐着,快,快点进宫。

    赶车的太监看到柔妃一脸着急的样子,也不敢耽搁,急急的驾着马车,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因为速度太快,路上,有几次,柔妃都差点撞到马车上,幸好,孟拂影快速的扶住了她。

    母妃也老了,身体也不行,经不起这般的颠簸,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呀真是岁月不饶人呀。柔妃对着扶住她的孟拂影微微的一笑,低声地说道声音中,有着几分感叹,也有着几分羡慕。

    母妃一点都不见老,年轻着呢。孟拂影虽然此刻心中担心着太后,但是仍旧敷衍地回道。

    你这丫头,嘴还真是甜,难怪太后那么喜欢你。柔妃再次微微的一笑,柔柔的声音中,似乎倒是多了几分亲切。

    孟拂影再次的一愣,皇太后喜欢她,可不是因为她的嘴甜,想当初,她痴痴傻傻的时候,只怕连话都说不好,皇太后还不是一样的喜欢她。

    不过,这话,她是肯定不会对着柔妃说。

    柔妃的话语顿了一下,脸上微微的满过一丝歉意,再次开口说道,拂儿,昨天早上的事,你不要怪母妃,母妃也只是一时太过冲动,事后便也想通了,只要烨儿喜欢就好了,烨儿高兴就好了,母妃何必让你们为了难。

    柔妃竟然再次的为了昨天早上的事情向孟拂影道歉,不过这次似乎是真的想通了,那话听起来,也是合情合理。

    谢谢母妃。孟拂影再次愣了一下,然后轻声说道,若是柔妃真的能够这么想就好了,她也不想,因为她,而让柔妃与轩辕烨之间发生矛盾。

    自古以来,婆媳之间的就是最难相处的,更何况是在这皇室之中,有着更多的阴谋,更多的算计。

    所以,她也不求与柔妃多么的亲密,但是至少能够和平相处,不至于让轩辕烨为难。

    呵呵,柔妃不由的轻笑出声,傻孩子,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你还跟母妃客气什么,母妃现在就等着抱皇孙呢。

    柔妃笑的一脸的灿烂,一脸的满足,不过看到孟拂影那单薄的身子,遂有些担心地说道,不过,你的身子也的确是单薄了些,要好好养着才行,要不然,生孩子也会痛苦的,你说,你一侯王府的千金,怎么会是如此的单薄呢,会不会是身体底子差了,改天,母妃让个太医给你看看,开点药,给你调调。

    柔妃说的一脸的随意,脸上也是带着几分担心,做为一个母亲,这种心思,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是,孟拂影听到她的话时,却是暗暗的一惊,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自然清楚,若是让太医去看,万一有那个方面的病症,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事来。

    但是,此刻若是急着回绝柔妃的话,肯定会让柔妃更加的起疑,遂配合着她的意思说道,恩,好的,改天拂儿去找个太医来看看。

    反正,这会柔妃也不可能会找太医来给她看。而她自己说找太医看,也就是不必再麻烦柔妃了。

    恩,那就好,记得一定要去看呀,母妃可是等着抱孙子呢。柔妃的脸上再次绽开残忍的轻笑,一脸温柔地说道。

    说话间,马车也已经到了皇宫,柔妃与孟拂影下了车,便快速的向着和寿宫赶去。

    柔妃赶的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的,但是,却还是急急的跟着孟拂影的脚步,孟拂影看她赶的实在是辛苦,而自己心中也着急的太后的事情,不可能停下等她,便对着柔妃说道,母妃,你慢着点,休息一会,拂儿先去太后那边看看。

    哦,好,那你先去,母妃实在是赶不动了。柔妃气喘吁吁地说道,然后便停了下来。

    要说,进了皇宫,还是有那种专门的轿子的,只是因为她们太过着急,并没有喊。

    看到柔妃停下,孟拂影便再次向前赶去。

    到了和寿宫,看到太后正躺在床上,还没有醒过来,太医正在检查着,皇上此刻,也是一脸着急的等在一边。

    但是,没有看到青竹,这个时候,青竹怎么会不在皇太后的身边,她现在可是神医的身份呀。

    孟拂影心中更是惊到了几点,脸上更加的多了几分担心,慢慢的走进床前,看到太后的脸色还算正常,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正在检查的太医,眉头微蹙,似乎有些疑惑,有些奇怪。

    太医,怎么样太后怎么样了皇上看到太医站了起来,连连着急地问道。

    孟拂影的一双眸子,也是急急的望向太医。

    回皇上,太后的身子并没有什么异样,一切正常,所以微臣也不知道,太后为何会突然的晕倒。那太医小声的回答,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疑惑,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才再次说道,可能只是在外面晒的太久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皇上连连地说道。

    孟拂影也不由的暗暗松了一口气,只是心下却暗暗疑惑,若是没事的话,只是晒晒太阳,怎么会突然的晕倒呢

    神医呢怎么没有看到神医,太后出了事,神医到底跑哪儿了皇上到这个时候才发现,神医不在,脸色一沉,怒声说道。

    回皇上,神医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动不了,正在房间里休息。兰梅一听,急急的解释着,只是,微垂的眸子中,却是隐隐的闪过一丝紧张。

    孟拂影再次的一惊,青竹的身手,她是清楚的,怎么都不可能会滑倒,而且还伤的动不了。

    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

    这神医,竟然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皇上此刻的心情,显然不好,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怒意。

    回皇上,神医也是人,也有不小心的时候,刚刚微臣还去看到神医的,的确摔的不轻,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那太医也连连的接口说道。

    行了,行了,下去吧。皇上极为不耐的摆了摆手,只要太后没事就好了。

    微微转身,看到孟拂影,微愣了一下,神情间,有些异样,低声道,你来了。低低的声音中,似乎也带着几分异样。

    拂儿给皇上请安。孟拂影一惊,这才想起,她还没有给皇上行礼,连连的行礼说道,倒也没有太过在意他的语气。

    起来吧。皇上的脸色微微的缓和了一些,淡淡的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望着孟拂影的眸了闪了一闪,再次开口道,你是从王府赶过来的

    看这丫头的样子,倒是极为的平静,按理说,那几个丫头也应该进府了呀,她这般的平静,难道说,真的是她同意的

    是,拂儿是从王府中赶过来的孟拂影愣了一下,这才低声说道,只是,心中却有些错愕,皇上这话,问的实在是莫名其妙,她不从王府中赶来,那要从哪儿来

    太后怎么样了皇上刚想要再说什么,这个时候,柔妃那着急的声音却突然的从外面的传来。

    回柔妃娘娘,太后还没有醒呢外面的宫女,小心的回道。

    柔妃也随即走了进来,看到皇上在,便先走到了皇上面前,先给皇上行了礼,然后才着急地问道,皇上,太后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爱妃不要太担心了。皇上望向她时,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声音中也多了几分轻柔。

    恩,那臣妾就放心了,臣妾与拂儿一听说太后晕倒了,便急急的从羿王府赶回了皇宫,只不过,臣妾实在是赶不上拂儿的脚步,倒是来迟了。柔妃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才慢慢的解释着。

    爱妃与拂儿一起从羿王府过来的皇上的眉角微挑,再次的开口问道,一双眸子,也微微的扫了孟拂影一眼。

    是呀,当时,臣妾刚好在王府中,听到太后的事,便与拂儿一起赶来了。柔妃再次一脸轻柔的解释着,一脸的温柔,没有半点的异样。

    孟拂影却对于皇上的问话有着些许的疑惑,柔妃第一句话中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为何,他还要再问一遍,似乎是在确认着什么

    可是,这有什么好确认的呢

    皇上听柔妃这么说,便没有再多说什么,柔妃今天去羿王府,就是带了那几个女人去的,既然拂儿是跟着柔妃一起从羿王府过来的,肯定也是见过面了的。

    此刻,那丫头没有半点的异样,或者真的是她答应了的。

    他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总不能,他下了口谕,送给儿子几个女人,还要再去刻意的问儿媳妇的吧。

    好了,朕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回去了。皇上看到太后的样子,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估摸着,也不会很快醒来,朝中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便开口说道。

    好,那皇上先去忙,臣妾在这儿照顾着太后。柔妃十分善解人意地说道,那轻柔的声音,便是一种最大的安慰。

    皇上离开后,太后仍旧没有醒来,孟拂影便走到床前,不着痕迹的细细的察看着。从太后的脸色,气息,以及心跳,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而此刻的太后,就完全跟睡着了一样。

    因为柔妃在这儿,她也不能做的太明显,生怕柔妃看出异样,虽然柔妃一再的向她道歉,一再的对她示好,而且也是极为的温柔,极为的亲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不太喜欢柔妃。

    就连青竹的事情,她也不敢问,只是看到兰梅的脸色有些沉重,便猜想到青竹只怕真的伤的不轻。

    突然想到,她住在太医馆时,那双暗中监视着她的眼睛,心中再次的一惊,难道是那人动的手

    快到中午的时候,太后才慢慢的醒来,看到孟拂影,微愣了一下,这才轻声的笑道,影丫头,你来了。哀家睡着了,怎么也不喊哀家一声。

    只是看到外面的天色时,却是微微的一愣,有些奇怪地说道,咦,哀家这一觉竟然睡的这么久,都已经是中午了。

    孟拂影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太后,看到太后

    的样子,心中更加的多了几分疑惑,太后说,她只是睡着了

    也就是,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舒服。

    怎么影丫头怎么这么看着皇奶奶,有什么不对吗太后对上孟拂影的眸子怔了一下,然后略带疑惑地问道。

    没,没什么。孟拂影掩饰下脸上的错愕,微微的一笑,然后装似不经意地说道,皇奶奶怎么一大清早的就睡着了呀隐隐的,她总是感觉这事有些奇怪。

    皇奶奶也不知道,就是早上出去晒晒太阳,晒着晒着,就睡着了,可能是这两天晚上,都没有睡好的原因吧。皇太后微微蹙了一下眉,然后慢慢的地说道。

    孟拂影的眸子转向兰梅。

    兰梅明白孟拂影的意思,遂急急地说道,早上,奴婢陪着太后在院子里晒太阳,后来,太后就兰梅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才再次说道,睡着了,奴婢连连喊了几声,太后都没有应,奴婢以为太后晕倒了,所以便传了太医。

    你这丫头,做事竟然也这么莽撞,怎么不弄清楚了呢。柔妃此刻却突然望向兰梅,有些生气地说道。

    奴婢该死。兰梅猛然的跪在了地上,连连说道。

    好了,你也别说她了,她也只是因为担心哀家。太后的眸子快速的闪了一下,然后才轻声说道。

    孟拂影的心中,却是更加多了几分怀疑。

    就算是睡着了,也不可能会睡的那么死呀,喊也喊不醒,而且,太医来检查,都没有醒。

    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

    刚刚让皇上都虚惊一场,先去跟皇上禀报一声,就说太后这边没事了,刚刚只是睡着了。柔妃微微的蹙了一下眉,思索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吩咐道,她说的话,也是极有道理。

    没有任何不妥当的。毕竟刚刚皇上的确很担心。

    太后既然没事,这事,表面上,便也平息了下来。

    好了,哀家没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这儿有影丫头照顾着这行了。太后望向柔妃再次说道。

    恩,那臣妾就先回去了。柔妃这才慢慢的起了身,恭敬地说道,然后转向孟拂影,不放心地嘱咐道,你就在这儿好好陪着太后,小心照顾着。

    是,拂儿知道了。孟拂影低声地应道,她自然会好好的照顾好太后,何必他人吩咐。

    兰梅,青竹到底怎么了柔妃离开后,孟拂影便问向兰梅,青竹的身份兰梅是知道的,原本也没有告诉她,但是,青竹以前在皇宫中服侍太后的时候,是天天跟她一起的,兰梅机灵,竟然发现了破绽,所以,便也不好再瞒着她了,好在,她是太后信的过的丫头。

    回王妃,青竹昨天晚上,被人偷袭,受了重伤。兰梅见没有了外人,也不再掩饰,一脸沉重地说道。

    太后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听到兰梅的话,一脸惊讶地说道,难怪没有看到她,原来是受了伤。

    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担心,随即脸色一沉,冷声道,在这皇宫中,既然也敢伤人,当真是大胆之极。只是,这事,又不敢明查,毕竟青竹那丫头

    孟拂影的心中也是微微的沉了沉的,是呀,现在青竹是假扮成神医的样子,若是让人去细查的话,万一查出什么,有些事情就不好交待了,也难怪兰梅会谎称是青竹自己摔伤的。

    只是,今天这事,也太巧了,昨天晚上,青竹被人打成重伤,今天太后就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睡着。

    孟拂影此刻,更加怀疑,太后并非真的只是睡着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皇奶奶,你细细的想一下,你早上在院子里的时候,到底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哪怕是很细微的。孟拂影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太后,一脸严肃地问道。

    太后的眉头也微微的皱起,似乎在回忆着,片刻之后,却是微微的摇摇头,轻声道,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感觉晒的暖暖的,很舒服,后来,就慢慢的睡着了。

    早上,太后在院子里的时候,有没有其它的人来过,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孟拂影思索了片刻,然后转向兰梅,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凝重。

    越是如此,她心中就越是担心。

    没有呀,早上几位娘娘来请过安后,太后便说要去晒晒太阳,奴婢便扶着太后去了前院,奴婢一直都守在太后的身边,没有人来过,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兰梅小心地回答道,眉宇中,也有着几分凝重。

    带我去院子里看看。孟拂影突然的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兰梅也连连的跟了上去。

    来到前院,正中间,摆着一张贵妃椅,正是早上太后躺的椅子,因为先前都以为太后是晕倒了,所以,还没来得及收。

    孟拂影快速的走向前,细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但是,并没有找到任何异样的东西,眉头不由的紧紧锁起。

    几位娘娘来请安的时候,可有什么异样孟拂影想到刚刚兰梅说,几位娘娘来请过安后,才来这院子里的,会不会跟她们有关

    也没有呀,柔妃娘娘今天来的倒是有些早,说是有事要出宫,哦,对了,说是要去羿王府一趟,所以请了安就走了,几位娘娘是后来来的,明妃娘娘与柳妃娘娘是一起来的,媚妃娘娘是最后来的。兰梅一边回忆着,一边慢慢的回道,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平时也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没什么异样呀

    孟拂影的眉头锁的更紧,要说,那几位妃子,在这和寿宫里,也不敢动什么手脚,而且,她们也没那个动机呀。

    太后平时对她们,都是一视同仁,并没有丝毫的偏袒,而且,也一直都极为的和善,不可能跟她们结怨。

    对了,柔妃娘娘有没有说,去羿王府有什么事呀孟拂影突然再次问道。

    柔妃这么早去羿王府做什么再次想起了,她跟轩辕烨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轩辕烨因为有急事出去了,她本来是想要去问柔妃的,结果那太监就突然来传话,说太后不舒服,然后,她就与柔妃一起回宫了,柔妃这一路上,也没有跟她说什么事呀

    柔妃娘娘倒是没有说是什么事。兰梅再次思索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

    孟拂影微愣了一下,跟太后都没有说那到底是什么事

    还是等轩辕烨回来后再问他吧,既然回宫的跟上,以及柔妃先前在这和寿宫待了那么久,都没有跟她,她现在,也不可能再去问柔妃,而且,她现在也不放心太后这边。

    因为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孟拂影只能慢慢的走回房间,兰梅也慢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此刻已经接近中午,炽热的阳光下,身上微微的渗出了些许的细汗,孟拂影下意识的去擦额头上的细汗。

    此刻,她是背对着阳光,虽然快中午,但是,仍旧在面前映出一个很短很短的影子,她因为在擦汗,脚步微停了下来。

    她身后的兰梅一直都在微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似乎并没有看到孟拂影停了下来,差一点就撞在了孟拂影的身上,兰梅连连的停下步子,身子向后一缩。

    按理,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兰梅是习武之人,反应本来就很快,发现快要碰到孟拂影时,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

    只是,孟拂影此刻并没有转身,她只是看到她面前,兰梅的影子,看到那影子刚刚的闪动,她的眸子微微的一沉。

    按理说,太后这件事,兰梅是最清楚的,结果,兰梅却是一问三不知,看起来,回答的很是全面,但是,实际上,她的回答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兰梅在宫中等了这么多年,又是习武之人,反应肯定是比一般的人快,观察力肯定也比一般的人敏锐。

    若是,太后真的是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兰梅不可能会一点都没有察觉。

    难道太后真的只是睡着了那么单纯吗

    但是,若是太后真的只是睡着了,依兰梅这么多年照顾太后的经验,怎么会误以为是太后晕倒,还惊动了皇上,喊来了太医

    兰梅是最靠近太后的人,会不会

    但是想到,兰梅跟了太后这么多年,一直都对太后忠心耿耿,深得太后的喜欢,太后在皇宫中待了这么多年,早就练成精了,不可能会看错了人,用错了人,而且还用了这么多年。

    或者,只是,她多心了。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太后看到孟拂影进来,看到孟拂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略带担心地问道。

    没有。孟拂影慢慢的摇头。

    好了,本来也没什么事,可能是哀家刚刚睡的太沉了,兰梅那丫头没喊醒哀家就着急了,结果就闹了这一出,你呀,也别放在心上了。太后不想让孟拂影太担心,遂轻笑地说道。

    恩。孟拂影微微点头应着,但是心中,却仍旧放不下,就算太后是真的睡着了,那么青竹呢,青竹昨天晚上受伤的事情,又要如何解释。若是今天青竹不受伤的话,那个时候,应该也是陪在太后的身边的。

    皇奶奶,我去看看青竹。不知道青竹到底伤的怎么样,她实在放心不下,而青竹伤了,只怕还不敢请太医,所以,她要去看看。

    恩,也好,你去看看吧,就说是哀家的意思。太后微微的点点头,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随即嘱咐道。

    站一边的兰梅原本一直微垂着眸子,只到孟拂影的话后,快速的抬起头,略带急切地说道,奴婢陪着王妃去吧。

    不用了,就让红儿陪着就行了,你留下来,照顾太后。孟拂影的眉头,微微的轻蹙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

    红儿也是专门服侍太后的,只是,她不懂武功。

    是。兰梅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低声应着。

    孟拂影出了内屋,喊了在外面站着的红儿,去了太医馆。

    参见王妃。孟拂影是侯王府的千金,又一直深得太后的宠爱,所以是经常出入皇宫的,所以那些太医自然也都认的她。

    而轩辕烨又将她带回王府的事情,昨天也都已经传开了,所以,几个太医看到她后,急急的向前行礼。

    都起来吧,不必多礼,太后听说神医摔伤了,有些担心,便让本宫来看看。孟拂影沉声说道,平静的脸上,没有露出半点的异样。

    青竹是在这太医馆受伤的,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也不清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还隐藏在这儿。

    回王妃,神医这次倒是真的摔的不轻,躺在床上动弹不的,几个太医都去看过他,本来想要给他看看,但是他却死活不肯,只说养两天就好了。一个太医听到孟拂影的话,略带谄媚地说道。

    恩,既然他不让看,就算了,毕竟他自己就是神医,对于自己的伤最清楚。你们都退下吧,本宫进去看看。孟拂影再次慢慢的说道,只是心中却明白的青竹的心思,她是怕会暴露了身份,给她带来麻烦。

    是。那些太医纷纷的应着,然后退了下去。

    红儿,你去跟着太医拿点摔伤药来。快到青竹的房间时,孟拂影突然对红儿说道,带着红儿只是为了方便,但是却也不能让红儿知道青竹的身份,现在她对这皇宫中的事情,越来越担心,似乎到处都藏着阴谋,对谁她都不敢太相信。

    哦。红儿轻声的应着,然后去拿摔伤药。

    孟拂影这才进了青竹的房间,快速的关了门,走到了床前,青竹看到她时,微微一惊,低声喊道,主子,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伤到哪儿了伤的怎么样孟拂影看到她一脸的惨白,心中不由的更加担心,急急的说道。

    主子,青竹没事。青竹极力的挤出一丝笑,慢慢的说道,只是那声音中,却带着几分虚弱。

    孟拂影径自掀开了她的被子,看到她的腹部衣衫上渗出的鲜血,更加的惊滞,连连扯开了她的衣服,看到那骇人的伤口时,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这丫头,不要命了,伤成这样还说没事,她那伤口又长又深,若是不及时的医治,随时有生命危险。

    而她竟然就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连那血都还没有止住,那包扎的绷带上,鲜血正不断的渗出。

    幸好,她早就知道,她是被人打伤的,所以带了刀伤药,她快速的处理了青竹的伤口,止了血,然后才快速的包扎了起来。

    这才低声嘱咐道,不要乱动,明天,我会再来给你换药。

    谢谢主子。青竹一脸感激地说道。

    要不是我,你也不用受伤了。看到青竹的感激,孟拂影却是愈加的愧疚,她原本是想让青竹引出那背后的人,却没有想到,那人这般的厉害,竟然把青竹伤成这样。

    主子要折杀了青竹吗这事怎么能怪主子,昨天晚上,青竹是有察觉的,也是知道那人进了房间的,但是,却连那人的一招都没有避开,那人的确是厉害,而青竹怕惊动了宫中的人,也不敢出声。青竹连连说道,说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脸上还带着此许的害怕。

    那人若是要杀青竹,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他却只是刺了青竹一剑后便离开了。青竹微微的皱起眉头,略带不解地说道。

    孟拂影也不由的愣住,既然那个冒险动了手,为何却只是刺伤了青竹那人到底是何目的

    是有所顾及,还是另有目的

    可有发现那人有何持点孟拂影思索了片刻,然后再次沉声问道。

    那人一身黑衣,蒙了面,看不到样子。青竹一边思索着,一边慢慢的地说道,突然想起了什么,双眸一闪,急声道,那人身子略显纤细,似乎是个女人。

    女人孟拂影的双眸一沉,女人不知道为何,她的脑中,突然的闪过兰梅。

    你有伤到她吗孟拂影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脸上更多了几分凝重。

    青竹的剑,当时,划上她的肩膀,但是,青竹的手,还没有来得及用力,便被她的剑刺中,黑暗中,倒是没有看清,不知道到底伤没伤到她青竹再次思索着说道。

    孟拂影的眸子却是再次的一闪,先前,兰梅在她的后面时,她从那影子中看到,兰梅在向后退时,肩膀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

    兰梅早上来看过你吗孟拂影再次装做漫不经心般的问道。

    开始只是一个小宫女来,说是太后晕倒了,让青竹过去,青竹只能说是自己摔伤了,过不去,后来,兰梅才过来,才知道青竹受了重伤,然后才请的太医过去的。青竹不知道孟拂影的用意,只是将早上的事情告诉了她。

    孟拂影想了想,感觉倒是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兰梅竟然来过,自然就知道青竹受伤的事情。

    恩,我知道了,你先养着,等会我会让人给你送饭菜来。孟拂影隐下心中的疑惑,淡淡的说道。

    这时,红儿也已经拿了摔伤药过来,只是走过来时,脸上却微微的浮出几丝红晕,小声地说道,要不要奴婢帮神医上药。

    说话间,双眸微微的望向青竹,脸更红了,一脸的羞涩了。

    孟拂影愣了愣,唇角微抽了一下,这丫头不会是对青竹有了意思吧,遂沉声道,不用了,神医伤的地方,自己可以擦药,你跟本宫回去吧。

    哦。红儿轻声的应着,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声音中似乎又有着一丝失望。

    孟拂影暗暗摇头,这丫头,真是的

    回到和寿宫时,已经到了用膳的时间,太后看到她回去,才吩咐人传膳。

    太后的食欲,倒也不错,吃的跟平时也差不多,没有丝毫的异样。

    用过午膳,兰梅将太后的药端了上来,孟拂影接了过来,刚想要递到太后的面前时,双眸却是猛然的一沉。

    这药,有问题。

    乍一看去,这颜色,这味道,倒是没有多大的差别,一般人,肯定也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但是,她却是对这些极为精通的,一下子便发现了这里面的蹊跷。

    这药,被换了一种,原本是补养的药,却换成了致寒的药,这样一来,不仅对太后的身体无益,反而有害,若是长时候服用的话,只怕

    孟拂影端着药的手,紧了紧,心中更是暗暗的惊滞。

    是谁这么大胆换了太后的药

    这药,原本一直都是青竹负责的,从抓药到熬药,全部都是青竹,但是今天青竹受了伤,这药肯定不是青竹熬的。

    这药是今天去太医那儿抓的吗孟拂影一边轻轻的扇着药,做着一种想要快点让药凉下来的动作,一边装似随意的问着兰梅。

    不是,是青竹昨天就抓来的。青竹每次抓的药,都可以喝三天,今天青竹受伤,这药是奴婢熬的。兰梅微垂着眸子,小声的回答。

    是青竹抓的

    昨天,她还看过太后的药,没什么问题,那也就证明不是青竹抓错了药。

    药是兰梅熬的,是她换了药还是先前药就被人换过了

    恩。孟拂影轻应了一声,然后似乎突然的想起了什么,再次说道,对了,青竹还没有用膳,你去给她送点饭菜过去。

    好。兰梅这次抬起眸子,回答的极为的快速。

    等到兰梅离开后,孟拂影悄悄的将那药倒在了窗外的花丛中,原本那里面,也倒了一些平时剩下的药渣,所以,不至于被人看出什么异样。

    拂儿,你这是在做什么太后看到她的动作,一脸惊愕的望着她。

    这药有问题。孟拂影转过身,望向太后时,一脸凝重地说道。

    太后更加的惊愕,一张脸也慢慢的沉了下来,眸子中,隐过几分沉思,但是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皇奶奶的药,影儿会重新给你熬,不过,这件事,先不要生张,不要打草惊蛇。孟拂影再次压低声音说道,药出了问题,那么,熬药的人的嫌疑便最大。

    相信,太后也想到这一点了。

    所以,兰梅回来后,太后什么都没有说。

    孟拂影因为怕晚上的药也有问题,所以,便没有敢提早回去,想等着用了晚膳,等查过了太后的药后才离开。

    奇怪的是,晚上的药,竟然又没有了问题,不知道是不是那人察觉到了什么。

    既然药没有了问题,孟拂影刚想要准备回去,此刻,一个小宫女却过来传话,说殿下让人来通知王妃,说今天晚上他不回王府,所以让王妃就在和寿宫歇息。

    恩。孟拂影低声应着,只是唇角却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她突然明白了昨天晚上轩辕烨跟她说的那句话

    想明白了他的那句话,再细想今天的事情,心中,突然有了答案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