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外(1-2)

小说:奴妻要翻身 作者:猫眼黄豆

    .

    、17鲜币番外一 怀孕高压锅

    事实就如魔鬼法王所预料的那样,罗朱在孕期头三个月吃足了苦头。

    早上起床,晕坐着休息,晕走路散步,晕连躺下睡觉,也晕

    喝下的,吐吃下的,吐没吃没喝,照吐胃酸不误

    前三个月里她不但没长,还瘦了不少,人显得憔悴而苍白,成天都在眩晕和呕吐中度过,过着有气无力的日子。这幅模样也吓坏了禽兽王、凶兽和伪童,不管国事再忙,三个男人必定会留一个人在她身边守着,银猊也成了全天候保镖。通医理的魔鬼法王虽然知道这种孕期现象不用太担心,但也极为心疼她的难受,索从托林寺搬到了古格王山腰处的寺庙暂居,随时关注她的情况,想尽办法为她减轻晕眩呕吐症状。

    好不容易,她终於熬过了最痛苦的三个月,晕眩和孕吐逐渐消失,随着肚子的一点点涨大,人也慢慢神起来了。而这时,罗朱才有闲情开始品味自己目前所享受的国宝级待遇。

    她说朝东,没人敢朝西;她说天上的月亮是方的,没人敢说是圆的。古格王中上至禽兽王和魔鬼法王,下至獒犬和雪豹,从人到畜牲,全都围着她转悠。珍贵的、稀罕的东西一个劲儿地往她面前送;好吃的,好喝的,一个劲儿往她面前捧,就盼着她能多笑笑,能多吃多喝一点点。简直让她过足了女王瘾。

    但过足舒爽的女王瘾是一回事,面临用餐又是另一回事。

    罗朱拧着眉头,目光从煮牛、蛋羹、血肠、碎酥面果、疙瘩鱼汤等吃食上一一扫过,实在提不起一丝啖吃的兴趣。她不是个吃货,作为一个曾经的驴友,她对食物并不挑嘴,只要能果腹,没什麽吃不下的。然而现在作为一个孕妇,随着肚子的日益膨胀,她变得越来越挑嘴,面对琳琅满目的阿里博巴菜式,她开始郁卒地下不了口了。

    姐姐,你瞧,酥面果炸得又香又脆,蛋羹蒸得又嫩又滑,疙瘩鱼汤煮得又鲜又美。多吉蹲在矮桌对面,热情而自豪地向罗朱推荐,我亲手烹煮的菜肴味道都是很不错的。姐姐,你全尝尝吧。

    罗朱用勺子在疙瘩鱼汤里百般无聊地搅动着。热气腾腾的汤闻着一股鲜香味,是挺诱人的,可就是勾不起她的食欲。

    我还是吃鲍鱼果好了。她放下勺子,无打采地蜷在禽兽王怀里,拿起银钵里的一个鲍鱼果塞到他手中。

    鲍鱼果坚硬的外壳在赞布卓顿手中好似一层薄脆的蛋卷壳,只轻轻一握,就啪啦裂开,露出香脆的核。罗朱在宽大的古铜色手掌中拣出核扔进口中,咯咯地嚼起来,眉眼间尽是恹恹之色。

    小猪,你不能总吃这些零碎核果,要用些正餐才行。坐在她旁边的白玛丹增不赞成地摇摇头,端起桌上经她搅拌过的疙瘩鱼汤,舀了一个疙瘩递到她嘴边,柔声哄道,乖,吃了。

    罗朱垂眸看看嘴边的勺子,唇抿得紧紧的,对魔鬼法王缓缓摇头,坚决不让那个疙瘩滑进自己嘴里。

    小猪猡,那你想吃什麽同样蹲坐在矮桌对面的释迦闼修为难地皱眉问道。

    我我想吃酸辣肥肠粉、海带排骨汤、五香酱驴、红烧果子狸、白切鹅肥肝、水煮牛蛙、樟茶鸭子、鱼香丝、辣子丁、葱爆大虾、麻婆豆腐、夫妻肺片、毛肚火锅、狮子头、西施舌、昭君鸭、佛跳墙、泰安鱼、干锅兔、泡凤爪罗朱每说一道菜式,四个男人的脸色就僵黑一分,等她口水泛滥地停嘴时,男人们的脸已经僵成石头,黑成锅底了。

    赞布卓顿撒开手,残余在手中的鲍鱼果碎壳变成细细的粉末飘飞到矮桌上的一道道吃食上。暗褐鹰眸隐忍眯起,唇角勉强无比地勾了勾,尽量保持温和的口吻道:乖猪,你说的那些吃食在古格大多烹煮不出来,我也不可能允许你为了口腹之欲远行到大元朝统治的中原待产,你还是换些容易烹煮的吃食吧。

    罗朱一噎,无奈地吞下清口水。好吧,是她太任,要求太高了。在这恶劣的屋脊高原中,即使权势尊贵如禽兽王,空有万千珠宝,坐拥金山银矿,也没办法为她提供那些好似星星般遥不可及的丰富菜式。

    那我想喝一碗煮得软软糯糯的花生白米粥。说完,她又立刻嗫嚅着补充,不是那种先捣碎磨烂了生米和花生熬煮的糜粥,是用火煮软煮糯的米粥。

    多吉抽抽嘴角,看着委委屈屈的罗朱,长长叹了口气:姐姐,很抱歉,你的这碗必须用火煮软煮糯的花生白米粥我们也没办法满足。

    罗朱眨眨眼,再眨眨眼,突然好想咆哮一声,将面前摆满了吃食的矮桌踹翻。尼玛的这也不能办到,那也不能满足,还问她个毛线啊然而看到多吉带着内疚和疼惜的棕色大眼,心里的那股子郁气怎麽也发作不出来。

    算了,是她不好,又任地对他们提了不可能实现的高要求。

    米,有。花生,有。火,也有。但是,她刚才忘了一个事实,在平均海拔四千五百米的雪域高原上,气压太低,水的沸点太低,那米和花生是怎麽都没办法像在平原一样煮成软软糯糯的花生米粥的。也正因为如此,古格人多吃半生不熟的食物,甚至是风干的生食。现代社会中,举凡住在海拔较高地区的同胞家里几乎都有一口高压锅,而居住在海拔较低地区的同胞家里也多会添置一口高压锅,以节约炖煮时间和火力。

    想到这儿,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沮丧的心情顿时大振。她迅速从禽兽王怀里坐直身体,捉住魔鬼法王的僧袖兴奋地扯动,急急问道:法王,我回来这个世界时背的大背包呢里面的东西都还一个不落地在麽

    当然在,释迦闼修把背包带到托林寺密室後,我就给你收捡得好好的。白玛丹增把手里的碗放到矮桌上,反握住她的手,笑吟吟道,小猪放在背包里的食物不是都在谷地里吃完了吗难道包里还有什麽好东西值得小猪惦念

    当然有罗朱眉飞色舞地说道,法王,你忘了吗我的背包里有一个小锅

    锅白玛丹增挑起眉梢,也回忆起小猪的大背包里的确是有一个奇怪的小炉子和一个挺结实耐用的小锅。当时因为那锅太小,仅能煮食给小猪一个人吃,所以一直被他弃用,後来丢在背包里被释迦闼修带回了托林寺。

    对,我一直忘了说那是个高压锅只要在那锅里熬煮,绝对能在海拔四千五百米的高原上把米和花生煮得软软糯糯当初她回到这个世界後,想着入乡随俗,再加上自己对吃食并不挑剔,便也不在乎东西的生熟问题,由着魔鬼法王和多吉喂养。谁能料想在怀孕数月後她会如此地思念熟烂食物。感谢天,感谢地,让她在二次穿越时不辞劳苦地背回了一个高压锅。虽然那锅的直径只有十六厘米,连只完整的猪脚都放不下,但煮她一个人的吃食足够了。

    高压锅赞布卓顿的鹰眸瞬时一亮,直觉这是个好东西。

    嗯,海拔越高,气压就越低,体的沸点也越低,很多东西都没办法彻底煮熟。高压锅能让锅里的气压增加,使体的沸点提高,从而把食物煮熟。罗朱也不管四个古代博巴男人能不能听懂,按照自己的所知讲解道,我那个世界中还有一种低压锅,煮牛时可以降低牛的沸点,保留下中的大部分营养。

    白玛丹增偏头想了想,立刻吩咐道:释迦闼修,你赶快去托林寺把小猪的高压锅带过来。多吉,你去厨房选出最好的稻米和花生。

    是。释迦闼修和多吉都不是愚蠢鲁钝之人,听了罗朱的解释後,虽是半懂不懂,却全都生出了隐隐雀跃,毫不拖泥带水地走出了寝。

    等他们走後,白玛丹增将罗朱从赞布卓顿怀里拉到自己怀中,疼爱地亲亲她的脸:小猪,我大致明白了你所说的高压锅煮熟食物的原因。如果把你的高压锅拿来认真琢磨,说不定我能为你做出许多个这样能直接用火煮熟食物的高压锅。

    真的反问的人不是罗朱,而是赞布卓顿。古格人因常年吃半生和风干生食,上了一定年纪後,胃都会或多或少地出些毛病。虽然能服药缓解并最终治愈,但这现象总归不太好。如果真能制作出把食物煮熟的高压锅,在全国推广,那可是件利民利国的大事。

    不敢

    肯定。白玛丹增笑眯眯地望向赞布卓顿,对他的心思了如指掌,不过我会尽力的。他端起蛋羹递到赞布卓顿手中,王,你来喂小猪先吃一碗蛋羹垫底。

    我才不要──罗朱在魔鬼法王怀里叫嚣起来,冷不防一修长柔滑的温凉手指往她唇瓣上压下。凝视她的绀青凤眸温柔和蔼得令人毛骨悚然,让她霎时就自觉地消了音。

    小猪乖,你若是这也不吃,那也不吃,会饿坏肚子里的孩子的。白玛丹增的手指慈爱地抚着她柔软的唇瓣,醇厚柔和的磁音轻扬,难道你改变主意,不想为王生一个聪明能干又健壮的继承者了

    魔鬼法王最後一句反问太诛心太恶毒。罗朱几乎是反地立刻抬眼看向禽兽王。果然,那双暗褐鹰眸沈冷如冰,犀利如剑,虽然还没有朝她戳刺冷冻过来,但也快了。

    乖猪,好好吃。赞布卓顿艰难地勾起唇角,保持着自猪猡怀孕起就变得温软的语调,舀了一勺蛋羹送到她嘴边。

    为了证明她并没有改变主意,仍然想要为禽兽王生一个聪明能干又健壮的继承者,她就只有识相地好好吃这一条路可走。呜呜,她的国宝级待遇呢为毛有些变质了

    罗朱张嘴乖顺地含住装蛋羹的勺子,双手隔着僧袍,在魔鬼法王的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杀千刀的魔鬼法王,又坑她

    番外二怀孕殿

    当罗朱怀孕满七个月时,由魔鬼法王研制的古代版高压锅就在古格国遍地开花了。从达官贵人到黎民百姓,连奴隶都能吃上烹煮得烂熟的食物,只是食物味道的好坏就全看烹煮人各自的能耐了。

    喝著由魔鬼法王研制的古代版高压锅所炖熬出来的喷香八宝粥,罗朱终於被他的惊天才华源源折服了,只差没匍匐在他脚下亲吻他的脚趾以示内心的崇拜。

    现代的高压锅啊,居然都能被魔鬼法王鼓捣出来。如果在古格引进宋元火器,是不是只要她略略提点一下,魔鬼法王就能制作出与现代枪支大差不离的热兵器。

    从回归这个世界起,她与魔鬼法王亲密接触了近九个月,才逐渐了解到魔鬼法王不但是个法力高深的显密宗大师,而且是个可怕的全才,在铸造、建筑、机关、音乐、美术、书法、语言、文学、医学、畦治、在事、工事、军事等各个方面部博学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世上怎磨会有这种简直不是人的人存在呢哪怕魔鬼法王自出生起就开始接受作为法王的英教育,短短三十八年,也不可能学习到这种让人高山仰止,望而生畏的崇高地步吧难道说魔鬼法王有别人所不知道的学习诀窍。

    她的眼睛蓦地一亮,快速吞下递到唇边的八宝粥,诣媚地轻扯魔鬼法王的僧袖,撒娇道:法王,你是不是有什磨学习诀窍,不然怎磨能在短短三十多年里就成为那磨博学的人教我好不好想她当年念书,虽然没夸张到头悬梁,锥剌股,但也是靠著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才终於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与魔鬼法王一对比,她汗颜地发现自己渺小得比尘埃还不如。

    白玛丹增放下手里的空碗,绀青风眸里笑意涟涟,诀窍就是勤奋些,活得久些。温柔地捏了捏小猪固怀孕而圆嘟起来的脸颊,等小猪生完孩子,想学什磨我部教ji。若是小猪脑子够聪慧,又勤奋,活得久了,惺惺也会成为一个十分博学的人。

    哼,这个学习诀窍你不说我也知道。罗朱暗翻白眼,在他怀里有些忿忿地嚼起嘴,法王就会逗弄我。她心里知道魔鬼法王说得没错,再高明的学习诀窍部离不开勤奋的基石,也需要一定的智商辅佐。另外,如果长期秉持活到老学到老的神,活得越久自然就学得越多,成为博学人士也就不是空谈。问题的关键是他说的是地球人部知道的常识,不用他专门提出来敷衍逗弄她好不好。

    罗朱又哪里知道魔鬼法王对她说的并没有一丁点戏逗敷衍成分。他作为显密宗大法师已经转世了八次,这一世的古格莲华法王身份是第九次。如果按照他前八世平均活到九十多岁圆寝来计算,他足足比普通人多出了几百年学习时司,并非她以为的短短三十八年。

    没逗你呵。白玛丹增点点她嚼起的粉润唇瓣,眼里的笑意更深,小猪以镬都会跟著我了,我们将一起度过漫长的光,直至万物终结。只耍小猪想学,我会毫无保留地把我所知晓的东西全部教授於你。

    罗朱的黑曜石眸子笺盈盈地弯起,嚼起的唇瓣像红监的石榴绽开般,露出晶莹如玉的糯米小白牙。她伸手握住魔鬼法王点在唇上的手指,摇了摇:法王,一言为定喔。我们要一起度过漫长的光,直至万物终结。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听这样虚妄的情话,每每听到,口就会涌起异样的甜蜜和幸福。

    一言为定。白玛丹增欣然点头。小猪把他的话当做是男女相悦时的甜言蜜语,可她又怎会知道他所说的一切并非虚妄情话他的灵魂早在第一世就己修成金刚法身,记忆完全不受六道轮回的束缚。他轮回婆娑三千界,在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历遍红尘浊世,修持不断加深,离佛身仅是一步之遥。此世,他喜爱上小猪,固情悟出大道,一旦他

    愿意舍弃凡俗情爱,就能立地成佛。可他不愿亦不舍。他施下禁咒,把小猪的灵魂拴系在他的灵魂之上,愿和她在三千婆娑界中继续轮回转世。不厌、不弃,水水远远地疼著她、宠著她、爱著她。

    小猪猡,你背著我们和法王做了什磨约定释迦闳修撩开门帘,走了进来。犷英武的面鹿漾满笑意,明朗笑语只是戏谑调侃,并不需要罗朱回答。略凹的暗色长眸深邃温柔。步入夏内室镬,立刻朝法王恭敬地弯腰,白玛丹增点点头,眉眼司的柔情宠溺在看向释迦闳修时转咸淡淡的温和:看你眼露兴奋,这次巡逻王城可遇到了什磨好事

    回法王,抓到了两个逻些城的探子。释迦闳修起身回禀,深邃温柔的暗色长眸极快地掠过一道狰狞的麂光,我把他们交给了乾罗纳和坤罗达审问,估计今晚就能撬开他们的嘴巴。

    逻些城吐菩盛世的中心王城白玛丹增微笑沈吟,恝而转问向罗朱,小猪,你喜欢到逻些城的布达拉里居住磨

    不喜欢。罗朱直觉回道,现代参观巍峨的布达拉内部时,留给她最大的印象就是暗神秘外加诡谲幽森。

    为什磨白玛丹增微诧地挑起眉,释迦闳修疑惑地看向罗朱。要知道近千年来,布达拉可是最高权利者梦寐以求的居住地。古格迟早会踏碎逻些城的城门,一统雪域高原的。

    布达拉是伟大的吐菩王者松赞干布为他的赞蒹唐朝文成公主专门修建的,我干嘛要住到别的男人为心爱的女人修建的殿中罗朱睁大眼睛,做娇道,难道你们不能像松赞干布一样为我修一座殿吗老天明鉴,这样劳民伤财的祸水言论她只是恃宠而骄地说出来过过嘴瘾,没存心要座殿的。

    白玛丹增和释迦闳修惧是一愕,接著部呵呵笺了起来。布达拉传说是吐菩王者松赞干布为文成公主而修,但事实果真那样吗但凡一个畦事眼光犀利的人恐怕部不会如此认为,也只有可爱的猪猡才会天真地相信这个美丽的传说。

    我答应小猪,待到攻下逻些城镬,一定会在城中选出块好地,为我的小猪修建一座高大巍峨的奢华殿。白玛丹增轻轻啄吻她的脸蛋,同时不忘笺问释迦闳修,释迦闳修,到时候你可愿意为修建小猪的殿出钱出释迦闳修正要答话,垂闭的门帘被大力掀开,多吉捧著一个镶嵌著红珊瑚石和绿松石的银钵疫步走进内室,嘴里还大声嚷嚷著:法王,脂膏熬好混合著淡淡油脂和清冽药香的气味弥散在大约三十平米的夏内室,也是罗朱在怀孕期司最熟恶的气味之一,固为这是魔鬼法王专门为养护她的身体所研制的脂膏气味。

    前三个月孕期过镬,她的肚子觥像是吹气球一般迅速膨胀起来,目前怀孕七个多月,却高耸得像一座小山,比十月怀胎的女人还要硕大得多。除了没长妊娠斑,浑身上下部长了些,双腿到双脚被压迫得一片浮肿,用手指轻轻一按就是个小寓,半天部弹不起来。走路散步,辛苦无比,需要被男人们半扶半搂著,才能在王山顶上顺利遛踺。出游玩,那是想部不敢想的奢望。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藏春笔趣阁,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q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